帝國的黃昏 343、老人的豪賭 二合一

幸好接下來的二皇子多明戈斯宣布的幾條軍部軍令將眾人從迷惑的雲端拉回到了踏實的大地——

在帝國南方戰場的戰爭結束之後,【狼牙軍團】將解散,各國精銳回歸附屬國王室治下,和香波王並不急需存在附屬關係,而香波王也隻能以一個國王的身份兼任帝國軍團軍官長官秩,並不掌握真正的軍權。

“【狼牙軍團】將在十五日之後,正式開拔前往帝國南方前線。”二皇子多明戈斯笑眯眯地立於將台第九層最高端,放下手中的令箋,這是本次獎勵儀式的最後一道命令。

接下來的三四個小時,又到了繁瑣而又冗長的階段。

在帝國帝都治安所的士兵的引領下,各附屬國國開始按照所獲的獎勵到臨時軍部領取財物、魔法石、武器、鬥氣魔法秘籍,當然,也有一些這場長時間比試之中的失意者,不得不前往臨時軍部交接一些印信文件。

財物什麽的孫飛當然很喜歡,但是這種拍著車水馬龍的長隊去軍需處領取的過程簡直堪比前世在銀行取款機門口排隊那樣令人乏味,幸好此時他的身份是一國之王,自然有人去替他完成一切,不用操心太多,獎勵儀式結束之後,國王陛下很快就返回了香波大營。

此時的孫飛已經貴為堂堂一等附屬國國主,又是帝國二等世襲貴族,又可掌控一個滿編的【狼牙軍團】,身份尊貴無比,絕對算的上是澤尼特帝國新貴,炙手可熱的實權人物,自然得到了各方的熱切追捧。

孫飛回到營地的時候,嚇了一跳。

香波大營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周圍車水馬龍,要不是看到那些無數衣著華麗的貴族和平日裏帝都的名流們都帶著大量的禮物眼巴巴地等待在大營門口,孫飛還以為有人什麽吃了狼心豹子膽打上門來鬧事呢。

這些人全部都是來送禮的。

看著這樣火熱到火爆的場麵,孫飛心中一顫,立刻知道要遭,趕緊切換到【刺客模式】,無聲無息就離開了魔法馬車。

果然,在他離開馬車的下一秒,‘圍困’香波大營的客人們中有人發現了國王陛下的車攆,有人高聲喊叫幾聲,頓時圍困大營的人流像是潮水一樣湧了過來,一張張諂媚十足的臉上掛滿了笑意,有人大聲高呼著自己主人家的名字和所送的尊貴禮物,恨不得將東西直接從馬車的門簾之中塞進去。

悄悄回到大營之中,孫飛聽著外麵一片喧嘩,心中有點兒小興奮。

輕聲叫過一名聖鬥士,在耳邊叮囑幾句,這名叫做伊萬諾維奇的聖鬥士躬身領命而去……

接下來的事情讓每一個香波人笑歪了嘴——

很快香波大營之中就擺好了好幾副桌椅,營地中間平時用來進行士兵操練的空曠場地也被圍了起來,前來送禮結交的人一個個被放進來,進行登記之後交出禮物,然後又被很客氣地請出營地。

隻要是來送禮的,來者不拒。

但是想要見香波王,那卻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兩個身形彪悍曾經殺入了高手戰十三強的香波大漢會‘和顏悅色’地向你解釋,此時國王陛下剛剛結束演武作戰大賽高手站的決賽,消耗甚巨,身體疲乏至極,正在進行休息,如果這個時候被驚擾,國王陛下暴怒之下絕對會殺人的。

就算是再強悍的人,身份再高的貴族,也隻能在半強製之下灰溜溜地離開。

這才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整整半個下午,香波城負責登記送禮人來路和禮物內容的人寫字寫到手軟,先後換了十幾個人,而那些負責搬運擺放禮物的城管和聖鬥士們也累到膀子發麻發酸,就算是參加帝國團戰賽都沒有這麽辛苦過。

一直到夜色降臨,營地周圍送禮的人才慢慢稀疏了一些。

幾乎每個香波人臉上的笑容從來都沒有消失過,嘴巴都快笑的抽筋,就連好吃懶做的【落難公主】維多利亞也主動跑出來幫忙分類整理擺放禮物,一雙媚意十足的丹鳳眼看著堆成小山一樣的禮物直冒小星星,要不是擔心黑麵神國王陛下突然冒出來嗬斥,她真想脫掉鞋子撲倒這些禮物堆裏打滾兒了,還要一邊打滾一邊大喊:“這些都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

下午的時候,安琪拉就排出了快馬信使前往香波城報信。

如果一路順利的話,明日日落之時,處於帝國北域邊疆的那個弱勢小城,隻怕會迎來一次瘋狂的狂歡,到時候,整個帝國都會震動,從今之後,帝國之內在也沒有任何附屬國敢於對抗香波王,而以往曾經和香波城結怨過的臨近附屬國,隻怕也得卑躬屈膝上門乞饒了!

“香波人實在是太無恥了。”

入夜,最後一個前來爭搶著送禮的中年貴族離開香波大營,轉身看著裏麵歡呼慶祝的香波人和那逐漸關上的營門,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感歎。

曾幾何時,以他這樣的身份也不得不親自卑躬屈膝來結交一個鄉巴佬下臣,而且這群無恥的家夥,而且這些野蠻貪婪的家夥似乎根本就不懂得禮尚往來的道理,整個下午他們隻做了兩件事情,一件是收禮,另一件還是收禮。

除此之外,完全忘記了回禮這件事情。

別說是回禮,甚至對他們這些人連一個笑臉或者是一個口頭應付式的承諾都沒有,幾乎所有人都是衝著香波王來的,但是所有人都沒有能夠見到那個故意躲起來的貪婪家夥。

……

“啊哈哈哈,今天這樣的場景,算是數錢數到手抽筋嗎?”

國王大帳之中,孫飛看著【落難公主】維多利亞呈上來的收禮匯總表,得意地哈哈大笑,雖說國王陛下手握【赫迪拉克方塊】這樣的逆天合成器想要發財並不難,但是看到如此數量驚人的財富,依然忍不住哈哈大笑。

僅僅是半日受到的財物,估價就超過了昔日香波城整整十年的王室財政收入,絕對是一筆數額驚人的巨款。

國王大帳之中,一種香波高手掩不住滿麵的喜氣,就連蘭帕德臉上也是一陣笑吟吟。

香波城能夠一鳴驚人到今天這樣萬人樣式的程度,最大的功勞當然要歸屬於此時坐在王座上得意地哈哈大笑的年輕王者,不過這其中自然有他們一份微薄的功勞,他們也為今天的到來流過汗水和鮮血,親眼目睹著香波城的強勢崛起並親自參與其中,讓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心中都充滿自豪感和成就感。

哪怕是日後香波城成為縱橫大陸的超級帝國,哪怕日後王上麾下有無數勇士高手聽令從遣,但是這種認同感絕對是絕對是他們無法理解的。

向來粗線條的德羅巴甚至激動到有點兒娘的程度,舉著手中的就被就流下了眼淚。

換在其他任何時候,皮爾斯絕對會抓住機會笑死他,但是此時白發**自己卻也忍不住哽咽,想象半年之前那個流血的下午,黑甲軍攻城之時他揮灑熱血以命搏命以為必死無疑,又怎麽會想到奇跡就在那個時候發生,更不會想到奇跡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隻有親身感受過香波城那段朝不保夕的艱苦歲月的人,才能體會到這一刻是何等讓人禁不住潸然淚下。

羅本和父親老阿爾楊靜靜地坐著,目光從眾人的臉上掠過,這一刻也被香波人的情緒所牽引,忍不住一陣陣的心潮澎湃。

“維多利亞,你將今天收下來的財禮,分作兩份,一份分發給所有大營的將士,每個人都有份,另一份準備馬車裝載起來,我有其他用處……”孫飛將禮單遞回到好吃懶做的落難公主手裏,第一次給這個身份不明的家夥安排了任務。

但是維多利亞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價值已經得到了承認,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另一件事情上,雙眼冒著精光大喜道:“人人有份?那是不是我也有份?”

“就知道貪財,你到底時不時公主出身?”孫飛皺眉,對於這個女人簡直無語了。

“啊?”

維多利亞垂頭喪氣地啊了一聲,眼淚汪汪。

不過下一瞬她突然意識到雖然被國王陛下罵了,但是自己那一份也沒有被剝奪,頓時歡歡喜喜地拿著禮單跑出了國王大帳,去整理分發禮物了,她身穿著一襲火紅色的緊身裙子,跑起來惹火的曲線畢露,隱隱露出裙裾之下那粉嫩白皙的修長小腿,白生生勾人心魂,實在是一個天生魅惑惹火至極的小尤物。

眾人都是哈哈大笑。

這個自稱是公主的小女人實在是一個活寶,整個香波大營之中,能夠讓國王陛下動不動板著臉訓斥的人,就隻有她這麽一個了。

孫飛也是搖搖頭。

這個叫做維多利亞的小尤物的來曆雖然暫時還沒有查出來,但是也許是處於天生對於金錢的敏感,又或許是以前有過這方麵的經曆,在理財方麵倒是有一手,真有些獨到的見解,而且身為女人的細心,孫飛倒也放心把這份繁瑣工作交給她去處理,反正一個不懂武技的小女人,就算是玩什麽幺蛾子,也逃不出國王陛下的五指山。

香波大營之中多數人隻知道打打殺殺,人才匱乏啊。

“王上,關於新軍團【狼牙軍團】的組建,您準備如何進行?”一直沉默不語的老阿爾楊突然恭恭敬敬地站起來行禮,小心翼翼地問道。

“呃……這個,還有沒有什麽想法。”一

提起這個,孫飛就一陣頭疼,不論是前世身為三流大學大學生得到的知識還是在暗黑破壞神世界得到的東西,都沒有關於軍事方麵的內容,讓他一個前世宅男今世白癡去幹組建軍團這樣的事情,說實話,孫飛今天晚餐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刷牙呢。

“王上,我這裏倒是有一些想法,可以供陛下參考……”阿爾楊似是早就有所準備,從袖子裏掏出一個白色的紙質小卷軸,站在大帳中央雙手舉過頭頂。

對於老阿爾楊這樣的做法,在座很多人都有點吃驚,甚至連羅本都詫異地看著自己的老父親,身為聖鬥士小隊長,羅本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兢兢業業地訓練麾下的士兵,照料老父親的事情也少了,當然這也是因為老父親的積傷在國王陛下的治療之下慢慢恢複的原因,卻不知道父親什麽時候竟然準備好了這樣一個內容頗多的卷軸。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父親已經六年沒有談論軍事,怎麽今天竟然……”羅本看著一臉平靜的老阿爾楊,能夠感受到父親瘦弱的身體裏那一顆驕傲的心,似乎正在漸漸地活過來。

大帳之中的氣氛一時間沉寂了下來。

作為一個來到香波城還不到多半個月的‘新人’,老阿爾楊並無任何的職位,今天得以出現在國王大帳之中,也是因為羅本的身份,現在卻突然提起這個話題並且毛遂自薦提出建議,多多少少顯得有點兒突兀,說的更加難聽一點,那就是沒有自知之明,組建新軍團是國王陛下目前最為核心的事情,關係著日後香波城的興衰,又怎麽會貿然交給一個‘外人’?

孫飛的視線像是兩道閃電,在老阿爾楊的臉上掃過。

老阿爾楊神色自若。

微微躬下的身軀像是石雕一樣沉穩,兩鬢的銀發更添了幾分滄桑氣息,臉上皺紋駁雜,似乎是常年流浪的生涯和雙腿疾病讓他顯得比實際年齡更老,五十歲的人看起來像是六七十歲一樣,不過那一雙明亮的眼眸卻並不渾濁,反而流露著一種經曆了世事滄桑的睿智。

孫飛示意貼身侍衛官托雷斯將白色卷軸呈過來,打開來低頭仔細觀看。

半晌之後。

“都退出去吧。”孫飛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又在老阿爾楊的臉上看了一陣,朝著坐席上神色不一的眾人擺擺手,卻又對老阿爾楊說道:“你留下來。”

盡管不知道國王陛下打算做什麽,但是眾人站起來行禮,很快都退了出去。

羅本有點兒擔心地看了看父親,嘴巴張了張,最終卻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也默默地退了出去。

大帳之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阿爾楊老師請坐吧,我先看完這份卷軸……”孫飛看了一眼老阿爾楊,指了指他身邊的座位,然後繼續低頭看手中的白色紙條卷軸,全神貫注,沒有絲毫的分神。

老阿爾楊輕輕地籲了一口氣。

說實話,在遇到香波王之前,他幾乎已經放棄了任何的希望,但是上天似乎在殘酷折磨了他和兒子之後,突然之間開始變得憐憫了起來,將一個天大的契機擺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堅信自己的判斷,經曆過輝煌和苦難的眼睛做出了最為準確的判斷,像是今天那些低聲下氣蜂擁而來送禮的人,他們看到的隻是香波王現在的輝煌,而老阿爾楊的雙眼卻已經預見了很久很久以後的將來,預見了眼前這個年輕的王者那不可思議的潛力。

從來到香波大營的第一天,老阿爾楊就開始暗中觀察,而經過這麽多天觀察,他的眼睛已經看的清清楚楚看到了香波城的優勢和劣勢。

優勢在於他們有一個與眾不同並且個人武力、魅力驚人的王者,而且這個王者還相當地年輕,有著無窮潛力,當然,香波王手下一票悍不畏死的猛士也是老阿爾楊看好香波城的原因之一。

而劣勢在於,香波城畢竟是一個偏安一隅的小城,地域和人口數量眼中地製約了香波城的繼續發展,在這個陰謀、陽謀、武者、強者、魔法、鬥氣縱橫,天資驚豔之輩頻出的艾澤拉斯大陸,光靠著個人實力和百十名勇士想要問問立足是不行的。

就算是那些頂級強者,也都是擁有者自己的實力的。

遠的不說,就說澤尼特帝國大帝雅辛酒館天資縱橫號稱方圓萬裏百年無一的天才,可屹立於大陸多年不倒,除了個人實力超強之外,下轄澤尼特這樣一個大陸一級帝國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而維係一個真正的國家,需要武力和智力並駕齊驅才行。

而目前的香波城目前不缺武力因素,缺的是智力因素,有了猛將,卻沒有行軍打仗的帥才,沒有管理軍事和政事的人才,顯然無所不能的香波王雖然屢創奇跡讓老阿爾楊看無法看清,但是並不是一個軍事方麵的帥才。

當然,老阿爾楊並不會因此而看輕香波王。

恰恰相反,蓋世的王者很多時候並不真正的軍事家,香波王身上有一種看不清摸不著的神秘色彩,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可以將任何人都捏合在身邊,讓那些桀驁不馴之輩都能貼貼服服地追隨在他的身邊。

這從這次演武作戰大賽過程就可以看出來,一向以來【一劍】是何等的聲名顯赫,也是無數英雄之輩追捧的對象,但是不管是在武技方麵還是人格魅力方麵,都在這屆比賽之中被比了下去。想那古洞國蠻族的【風火雙絕棍】卡努特和胡爾克兩個蠻人、【銀甲狂士】那等狂傲之人,還有冰山一般布藍國魔法公主、大黑馬舍普琴科等人,不論是有沒有直接和香波王交手,就連那些敗在香波王手下的高手,甚至都對這個年輕的王者多多少少有一些敬佩和欽慕。

反觀早就享有盛譽的【一劍】,卻是在比賽過程之中,終於暴露出了個性和性格方麵狹隘的弱點,從神壇上跌落了下來,就算是那些普通的草根武士門,內心感情上也開始倒向香波王這一方麵,何況一些有著自己見識和看法英雄之輩。

香波王如今成為帝國二等世襲貴族,更重要的是香波城晉級一等附屬國,疆域更廣,人口更多,又被允許組建新的軍團,可謂大勢已成,剩下的就隻剩最為合理的運作了,在老阿爾楊看來,香波王封疆裂土的時機已經到來,這場戰爭,這個新軍團,就是最新的契機。

香波王現在需要的,是人才。

方方麵麵的人才。

而老阿爾楊自認為自己就是這樣的人才,特別是在軍事方麵,他有國屬於自己的輝煌,也有著心底裏那不容置疑的驕傲,隻要能夠得到香波王的信任,給他一個機會,他就可以讓香波王成為龍吟九霄的王者。

當然,他也要借助著香波王的手,飲下仇人的鮮血,洗刷自己的汙點。

老阿爾楊在這些天時間裏已經將整個局勢觀察的清清楚楚,現在香波王聚精會神拜閱著的這份卷軸文件,是老阿爾楊早就準備好的,因為他早就確定香波王必定奪魁無疑。

在今天這樣的一個場合以他的身份提出這樣一份文件,老阿爾楊是冒著一定的風險的,他是在賭,賭香波王是一個值得自己效忠和投資的對象,是一個有著雄心和魄力的王者。

而現在,他知道自己賭成功了。

香波王沒有讓他失望。

剛才一句‘阿爾楊老師’,就已經說明了一切,老阿爾楊心靜神和地坐在座位上,靜靜地等待著香波王認真地看白色卷軸文件。

他在上麵詳細訴說了組建新軍團的各種建議和措施,更是提出了不少建議可以保證日後就算是戰爭結束,香波王也可以將【狼牙軍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被解散,成為一個真正掌握時機軍權的一方諸侯。

他相信,這些絕對可以打動眼前這個年輕卻又不可測的王者。

……

兩個小時之後。

“怎麽這長的時間都還沒有出來?”

羅本有些焦躁不安地在國王大帳外麵來回徘徊。

此時的快刀高手已經誠心效忠於孫飛,但是對於自己的父親,從小以來的累積的威嚴讓他對於自己的父親有有些畏懼,他知道父親的性格,所以擔心父親一時倔強的脾氣犯上來,衝撞了陛下,鬧得不愉快,羅本反而不知道該站在那一邊。

和羅本有著同樣心思的還有香波城的一眾高手。

因為在兩個多小時之前,當老阿爾楊站出來問出那樣的問題,又遞上白色卷軸文件,讓很多人意識到他們之前看輕了這個雙腿有點兒殘廢的老頭。

這個老人的來曆,不一般。

就在眾人等待到耐心快要被消耗光的時候,卻見國王大帳的門簾微微一動,國王陛下親手扶著老阿爾楊走了出來,看到國王陛下臉上的笑意,所有人都輕鬆地籲了一口氣,看來事情並沒有朝著壞的方向發展。

但是國王陛下接下來所說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驚呆了。

“從今天開始,由阿爾楊老師全權負責【狼牙軍團】的組建,所有人都必須聽命於他,如有違令,等同叛國!”——

今天情節分開更不太合適,二合一了,所以晚了點,大家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