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黃巾亂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從三人被迎入衛府開始,本該脾氣暴躁的張飛倒老實倒是關羽不住冷眼相看。劉備自然知道自己這三兄弟脾氣秉性,關羽本來便是河東解良人氏,因為土豪欺淩當地百姓,憤而舉刀殺之,亡命北走。正當是黃巾為禍,關羽本心也不願當一輩子的盜匪流亡他鄉,便起心思,參軍避禍,便向薊縣郡而去,正值在郡遇上劉備張飛。因為貼榜招募兵士,這才使得關羽按照原來的步驟在郡三兄弟得遇,完全是一個讓人驚歎的巧合。

可不得不說,桃園三結義卻終究還是流傳下去。關羽出身苦寒,又因為鄉紳欺人,暴起殺人,所以,關羽自然也就對衛寧這樣一個豪門大富人家怨怒不已。

反倒是張飛自幼有個良好的家庭,年幼時,便被其父壓迫習字,受過高等教育,隻是性格不合,才轉而習武,那一手好字好畫卻沒落下,隻是少了經略學問。但不論怎麽說,麵對文人,張飛還是頗為懂得尊敬的,是以,作為河東有名的士族衛家,張飛卻也勉強收斂起了那點暴躁。

衛寧本聽見有人來訪,疾步向著大堂而去,自然因為有美酒這個誘餌,但這短短一路,心思卻沒有被麻醉,聽那下人形容描繪,紅臉美髯,大耳長手,虯髯豹眼,自稱三個兄弟,衛寧腦中早就驚炸開來。

三國人人都說曹操蓋世梟雄,但實際上。論起成就,劉備可以說絲毫不比曹操差,甚至還有過之。

曹操畢竟還有本家那麽多個兄弟,還有他那個太監祖父當過太尉,還有從小便接受過高層教育和接觸過顯赫人物。一門曹家,加上本家夏侯,便是這最雄厚的根基,給了他起兵地強大後盾。而在這最重視身份地位出身的時代。曹操雖然背了一個閹黨家庭出身的尷尬地位。但其人的才幹卻早得那些有識名士的賞識,比起劉備卻也好上太多。

反觀劉備,漢末三雄,真正白手起家的實際上隻有劉備一人而已!即便他半生潦倒,半生逃竄,也掩蓋不了他出身微末而登大寶的事實。至於漢室宗親,虛名而已。帶來的實惠實際上卻是因為他前期憑借雙手奮鬥才逐漸昭顯,可以說,如果沒有他前麵地打拚,讓人看到了他地才幹,就算他是漢獻帝,也沒任何人會去投奔於他!

能在最艱苦地環境下,打出偌大名聲,他的能力。自然能夠引起衛寧的重視。尤其他那兩個兄弟,卻也讓衛寧害怕不已。

不等到大堂,既然猜到是劉備來訪。衛寧腳步卻也緩緩放慢下來,見是不見,讓衛寧很是煩惱。他自然是不想和劉備有太大的牽扯,但又害怕張老三這個亡命徒暴起,連諸葛亮都差點被他燒掉茅屋,衛寧很害怕這個腦子裏多肌肉的家夥會不會幹出什麽不可理喻的傻事……

最後無奈,衛寧苦著個臉對那下人吩咐道,“快速速去請典韋來!”

最後還是旁邊有個最一流的保鏢在身邊才能讓衛寧心安……

“你這家夥,不是該去中山國當你那小縣令麽……那該在東北,你來我河東幹嘛啊!”衛寧兩根眉毛幾乎擰成了一股麻繩,劉備這個家夥,典型地就是粘著就難甩的家夥,這也是衛寧最苦惱的事情……

劉備在大堂中十分悠閑,自己渾身上下早換好了包裝,一襲青衫貴綢,錦帶束腰,配上他那出眾的“儀態”自然很是多人眼球。加上那不菲的禮物,還有從張飛口中搶救下來的幾壇美酒,劉備自信衛寧定然會出麵見他……隻要能見上一麵,嘿嘿,他們劉家的始祖劉邦,當初卻也正是憑借空手套白狼拜得呂家,打出的天下……

衛府地茶盞自然不是外麵那些大路貨色可比,而且劉備三兄弟一身行頭和出手,加上不驕不躁地儀態,讓府中下人造成了一個錯覺,自以為這三兄弟身份定然不低,無論待客禮儀皆是比較高的規格,這讓劉備那點虛榮心很快又膨脹起來……

等衛寧來時,便見劉備閉目端坐,似乎很喜歡這種受人重視的感覺。關羽,張飛挺立在他身後,衛寧自然也不難認出,到底誰是老大了。

“寧來遲矣!還望玄……呃,還望先生莫怪!”衛寧慌忙快步上前,恭聲抱拳道。

劉備聞言慌忙睜開眼睛,衛寧那一副孱弱而蒼白地模樣自然還是讓劉備微微愣了愣,隻是那股淡薄卻睿智的自信氣質,還是讓劉

一亮。

“在下劉備,攜兩位兄弟不請自來,還望公子莫怪!”劉備溫和的笑了笑,恭敬的回了一禮,卻沒有半點因為身份差距而露出的卑色,反倒似兩人平等論交一般不卑不亢。

衛寧畢竟還不是家主,隻坐在次席,聞劉備自報家門,見他不卑不亢的神態,心裏大為讚賞,卻又故作驚奇道,“莫非郡起兵,破程誌遠,黎陽城外,擋張角的劉備,劉玄德乎?那玄德公身後兩位壯士,定然是萬軍中斬程誌遠,黎陽衝陣毫發無傷的關羽,關雲長和張飛,張翼德兩位世之猛將了!”

“蘭陵侯謬讚矣!正是不才劉備與兩位兄弟……”衛寧身份尊貴不假,名聲又亮,得他如此驚奇讚揚,張飛嘿嘿一笑,便是關羽冷峻臉色也微微緩和下來,劉備更是謙讓的連稱不敢。

“呃……玄德公破黃巾有功,乃我大漢棟梁之才,寧聞公如今得蒙聖上彰詔,表為安喜縣尉,卻不知為何來有空我河東境內?”衛寧也不想來什麽沒營養的廢話,直接就說了出口,事實上,倒現在為止,他根本沒有想道,劉備會憑借自己這點身家就起招攬之意,打的主意,便是學他劉邦老祖宗,空手套白狼……

安喜縣尉比蘭陵侯,兩名爵一比,劉備那點身份自然根本放不到台麵上來。被衛寧點破,劉備聞言神色一變,頗為尷尬,但他卻是三國裏最為有名的察言觀色之人,自見衛寧眼中沒有半點瞧不起他的意思,反倒多了幾分讚賞和敬重,心裏大喜。

咳嗽了一聲,劉備頓時端坐身子,肅然開口,語氣越發激昂,“如今黃巾為禍,雖賊首張角得除,大勢崩分瓦解,然其餘賊寇為禍四裏,備得聖上詔命,得除安喜縣尉,掌一縣之兵,有心驅賊,然中山府境內有那黑山張燕為禍,區區安喜一縣之兵,豈能與那張燕數萬賊眾相抗。備聞衛侯助虎賁校尉楊奉將軍,以弱勝強,轉戰千裏,勢如破竹,戰無不勝,備有心掃平賊寇,還我大漢朗朗乾坤,是以請教衛侯可能教我?”

劉備見衛寧神色不改,當即又甩出自己的兩枚殺手鐧,打大義和自家那個身份,驀然傷感道,“備如今雖不過區區小職,然我劉備畢竟還是中山靖王之後,漢景帝閣下玄孫,如今大漢遭逢賊寇襲擾,民不聊生,觀天下百姓,戰火紛飛,牽連甚廣,備心委實不安。見天下滿目瘡痍,備實睡不能寢,食不知味,每每想起天下依舊還未太平,上為國家蒙難而傷,下為百姓受苦而哀,備身為帝室之後,實則心裏難安,還望公子教我,如何應對!”

“我故意不問你出身,沒想到,你還是自己拋出來了……”衛寧很是鬱悶,但看劉備身後關羽,張飛兩人很有感觸,似乎因為劉備如今雖有大誌而不得展很是不平,心裏更是鬱悶……

衛寧瞥過頭去,死命揉了揉眼睛,回過頭來時,兩眼微紅,“感動”道,“玄德公有此壯誌,實是天下大幸,倘若天下之人皆是玄德公這般體恤愛民,又肯為我聖上分憂,天下何有這跳梁小醜容身之所……聽君所言,實則讓寧心中敬服不已!玄德公,如此情操,還請受衛寧一拜!”

劉備見衛寧眼眶微紅,似乎還有點晶瑩的**,心裏越發歡喜不已,連忙上前扶住衛寧,唏噓激動道,“備何德何能能受公子如此大禮,唉……備雖有心除賊,然我身單力寡,身旁隻餘兄弟兩人相助。雖是漢室之後,然卻無甚家財,有心無力啊……”

“太赤裸裸了……”衛寧眼睛一停,大為鬱悶。

卻在這時,大堂偏門處一陣轟響,便見典韋大刀闊斧的衝了,看了關羽和張飛一眼,微微一愣,眼睛也霎時閃過一絲凜冽氣息,頓時肅然向著衛寧而去,嗡然道,“公子喚我?”

“老典啊!你終於來了!”衛寧心下大喜,咳嗽了一聲轉頭道,“唔!此乃劉備劉玄德,那兩位乃是玄德公之弟關羽與張飛,皆有萬夫不當之勇,我想老典武藝不俗,特請來與兩人一見!”

“嘿嘿,典韋可是猛將啊!英雄惺惺相惜,張老三,我可喜歡你的緊咧……”

劉備乍然見典韋出來,眼睛閃過一絲驚喜,此等猛士,絲毫不比那兩個兄弟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