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潰不成軍(一更)

(今天第一更,後麵三章馬上就來,不過我想要淩晨才能更完咯···也不知道算不算今天更的。

前陣盾兵,緩緩讓出身後的步卒,一列列槍兵,刀兵蜂擁而出,兩翼兩百騎兵也不甘寂寞,紛紛舉起手中長槍,大喝一聲縱馬殺上。

一千五百步卒,兩百鐵騎霎時露出猙獰的獠牙.形成一條漆黑的鋼鐵洪流。

漢軍擊鼓不僅為了鼓舞士氣,還代表著某些簡單的軍令。徐晃早聽得進軍鼓響,察覺到身後那群虎狼鐵騎也縱馬殺來,頓時揮起大斧,一馬當先,向著賊軍衝殺過去。

“黃巾反賊,速速受死!”縱然是身後千人的喊殺,也依然掩蓋不了徐晃那炸雷般的嗓門。

成方此刻哪還有心思再戰,徐晃威勢在剛才已經震懾到他的骨髓,反觀自己部屬,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他一合之將,若那把斧頭自己砍到自己身上……成方頓時打了個冷顫,眼看徐晃殺來,慌忙向手下大聲吼叫道,“擋住他,擋住他,不要讓他過來!”

自己卻急忙縱馬向後麵逃去。

黃巾軍憑借的本就是眾多的數量已經初期那種攻無不克的士氣,如今早被徐晃敲打到低穀,更在身為主將的成方逃走的那一刻,根本沒什麽軍隊素質的流民這再也堅持不住。

眼看那官兵駭人的威勢,無數人已經落荒而逃,向著後軍跑去。但是這卻讓本就沒有陣勢的整之隊伍立馬混亂起來,逃兵互相踐踏,還未接戰便死傷了更多的人,同時,恐懼,害怕頓時猶如瘟疫,快速的向整整一萬人的隊伍擴散而去。

當先百騎,眼開就要和黃巾軍接觸而上,驀然壓下手中長矛,平舉衝刺,瞬間洞穿了數百企圖向後逃走的人的身體,加上馬匹的衝擊力,那還在噴湧這鮮血的屍體一直被拖起,砸倒更多還來不及跑開的黃巾賊寇。

騎兵強大的衝鋒,雖然對於一萬人的隊伍兵沒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卻讓所有人感覺到了死亡撲麵而來的猙獰。

漢軍緊緊接而來的步卒,更是揭開了這場血腥殺戮的序章。

兵敗如山倒。

一但雜牌麵對精銳,失去了那可以抗衡的士氣,整支隊伍隻能成為被任意宰殺的羔羊。

徐晃暢快的舞動起手中的大斧,每一次斧光一閃,都會飛起一顆帶血的頭顱或者漫天血霧。渾身浴血,猶如殺神,沒有人看到他的模樣還能站著,恐懼而扭曲的臉到死還在悔恨沒有多長兩條腿。

“痛快,痛快!!哈哈!”徐晃聞了聞滿是血腥味的戰場,放肆的笑了起來。

戰場,就有一種刺激男人血液的元素,可以讓任何人變成隻為殺戮的野獸,即使再冷靜,也不可能在這裏保留原本的堅持。

黃巾軍中此刻已經全數潰敗,每一個人都隻為了逃命而拚命撒開腳丫,生怕下一刻就會倒在漢軍的刀下。但是漢軍卻沒有絲毫放過他們的意思,尤其是那兩百鐵騎,單靠馬的踐踏,就有成千上百的人倒在他們的身下,後麵的步卒也不甘落後,簡單卻又有效率的保持陣型,收割走一條一條的生命。

萬人的隊伍終究還是有不少亡命之徒,眼看漢軍追趕甚急,終於開始揮舞起刀槍向這自己的同伴,這就讓本已混亂不已的隊伍,再次變成了人間煉獄。但,還是有不少黃巾賊寇,在生死之間選擇了戰死,握起手中的武器不要命般的衝向漢軍,一時之間,讓漢軍措手不及,反而還平添了不少傷亡。

杯水車薪,不過螳臂當車,一但隊伍潰敗,也終究沒有反敗的本錢……徐晃奮起大斧一把劈開一個怪叫著衝向他的黃巾賊寇,眼睛裏充滿鄙夷,“垃圾!就這點水平還敢造反!找死!”

“兄弟們,加把力,讓這些狗娘養的砸碎後悔他媽的為什麽不給他們多生條腿!”徐晃哇哇大叫著對身邊的騎兵說道,引得眾人哈哈大笑起來,於是更加賣力的收割著潰兵的生命。

“唔?”徐晃正待追殺上去,卻感覺到了細微的變化,耳朵裏不似自己人的馬踏聲,眯了眯眼望向東北,敗軍潰逃的方向,臉色忽然一變。

“不對,是騎兵的聲音,難道反賊還有騎兵?”徐晃看東北煙霧迷蒙,顯然是大股部隊踏起的灰塵,“不可能!如果有騎兵,他們早該拿出來了!而且,這是潰逃,並非詐敗,莫非……糟啦!”

徐晃這時腦中忽而響起那個蒼白少年的告誡,“如今漢軍過於自負,一戰或可勝,但黃巾軍目前普遍士氣高昂,且數量眾多,為禍八州……”

“反賊援軍!該死,我軍已經戰了許久,目前連潰敵還未殺盡,哪還有能力再麵對那支不知道從哪來的生力軍!”徐晃皺了皺眉頭,焦急的想到。

“如今這萬人已經元氣大傷,難成氣候,是時候收兵了!”徐晃很快做了決定,眼看那援軍已經清晰,連忙砍翻身邊一個賊寇,回馬看向身後漢軍,臉色再次變得鐵青。

注意到賊寇援軍的兵不止他一個,漢軍中早有人看到東北的煙塵,卻並沒有人想到撤退。

一千多人殺得萬人大敗,而自己卻沒折多少,自信,傲氣,甚至是那還未褪盡的殺戮yu望,驅使他們再次無懼的撲了上去。

黃巾軍都是廢物,這是所有漢軍如今達成的共識……

“不可!速速退後,結陣禦敵!”徐晃慌忙驚怒的大聲斥道,卻隻有自己那數十騎部屬策馬停下向他迅速靠攏。

有人看徐晃攔在身前,略微躊躇了一下,但看同僚依然步伐不減撲了上去,心裏那股嗜血的渴望也驅使著衝了上去。甚至有人看徐晃充滿了鄙夷……

畢竟徐晃現在也不過隻是一個小校,官階比他們高不了多少……

“該死!隨我速速返回後陣,請將軍鳴金收兵!”徐晃一咬牙,焦急的策馬而回,身後眾人也緊隨在後。

“敵情未明,居然就如此莽撞……將軍難道沒看到地方援軍嗎?為何不鳴金收兵?”徐晃頓時心急如焚,連踢馬肚,飛馬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