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潦倒,病倒。兄弟相會

“我乃陽翟人,姓郭名嘉,快速速叫你們都督來接我入府。他不來,我便不進去了!哼哼……”

雁門郡守府外,一幹宿衛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門前兩個年輕人,隻見其中一文若書生裝扮的男子一臉塵灰,依稀有些俊朗的輪廓卻未見半點清晰,漆黑滿麵,饒是那半長的胡須也似因為泥垢而擰成一股麻繩,重垂在下巴底下,任風再吹也飄逸不起來了。

衣服也有不少撕爛,袖口幾乎便是布襟條條一般,總而言之一副潦倒落魄的德行。

便是這般悲慘模樣,那青年竟還口出狂言,直讓如今貴為六郡總督的衛寧親自紆尊降貴出府相迎?不少人心中雖是破口大罵,但見來人氣度不凡,一番大方行徑卻也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隨手不知道從哪掏出一個酒壺,就這般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便在郡守府大門口自飲自酌起來。

同時,還時不時嬉皮笑臉將酒壺高舉過頭,遞到另外一名青年胸口,企圖也將那矜持的同伴拉入夥中。

換來的,自然是一對無奈的白眼。

相比較郭嘉的不羈,與他同行守候在府門之外的年輕小將在一旁肅容以待,卻反而得了眾位宿衛重視。這樣一副沉穩模樣,而渾身掩蓋不了的鋒芒畢露,在雁門如今兵凶戰危的時局之中,更顯得敏感。但雖如此,這青年小將,環顧街道上已經漸漸密密麻麻圍攏了一群百姓指指點點,清白的臉色也忍不住開始火辣辣的赤紅。

現在的郭嘉,配上那一副破敗寒酸的德行,哪有半點超然氣度?更像是一個潑皮無賴一般,但當事人,卻依舊沒有半點自覺,還在那兀自扮著高人。

青年小將很是丟人,用腳尖輕輕的點了點郭嘉的屁股。反惹得他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看什麽看?相當初,我和你們都督可經常在門口這樣鬥酒的哈!嘿……還不快去通報!?”看了一幹宿衛還楞在門口遲遲未有動作,郭嘉清眉一皺不滿道。

這些私兵自然便是衛寧的心腹嫡係了,聞得郭嘉地話雖一呆,卻暗自琢磨,以他們家公子的德行。少年時候恐怕還真敢這麽丟人的席地坐在街上和人鬥酒。

不過,以衛寧那身裝扮,便是臥倒街上也該是一副隱士大才的樣子,而眼前這個滿臉漆黑而衣衫殘破的家夥來說……人人心中閃過一絲鄙夷,當然……是對現在的郭嘉地。

“大膽!都在外麵喧嘩什麽!卻不知道公子如今需要精心修養否!?”卻在這時,一陣雷鳴轟雷大聲從府中傳來。典韋幾乎是倒提雙戟滿臉寒霜而出,一臉駭人殺氣。

眾宿衛看典韋怒氣勃勃,心口狂跳,便有人慌忙上前幾乎,手指郭嘉與另外一年輕小將對典韋附耳起來。

典韋聞言,臉色稍變,“陽翟人郭嘉?”

但回頭看門口兩人時,典韋臉色一正。當即怒聲作喝道。“混賬,既是郭嘉公子前來,何不早通報與我!快來人速速去稟報公子!”

眾宿衛心頭一跳,緊接著卻也是不由一陣苦笑,便是郭嘉此時此刻的那副德行,誰敢進去通報啊?但卻不敢怠慢,早有人應了一聲,匆匆向府中跑去。

他們卻不知道典韋此刻心中卻也是一片驚疑,兀自想道。“早聞公子曾求學潁川,與那郭嘉十分交厚。曾聽公子言,那郭家公子,應該也是個文弱書生,這家夥麵貌雖俊朗不錯。但看上去卻是一名武將……?呃……”

但典韋卻也不敢怠慢。慌忙上前,拱手道。“郭嘉公子遠來,軍士不知公子身份,還望見諒。我家公子如今身體微恙,不能遠迎,某乃貼身近衛典韋,公子可速入府中……”

郭嘉席地而坐,見典韋一邊作揖向前,一邊恭敬歉意,兀自抿了口酒,正要尖酸刻薄一下,“哼……我兄長以前有句話叫狗眼看……人……”

卻在這時,典韋忽然雙眼一瞪,將目光回頭放到一幹宿衛的身上,驀然大怒喝道,“混賬!這哪來的乞丐!還不速速給我轟走!休要驚擾了公子貴客!”

“噶…”郭嘉張了張嘴巴,啞然。

與此同時,那一直矜持肅然的年輕小將卻也閃過一絲愕然,旋即哭笑不得的看著席地而坐在他腳邊地無賴。

“咳……這位將軍,你認錯人了……”青年小將看著典韋那五大三粗的塊頭,別在腰間兩根煞氣騰騰的雙戟,眼睛不自然得流過一絲期待,卻還是勉強壓下自己身體裏那點漸漸沸騰的血液,咳嗽了一聲,依舊有些掩蓋不住的尷尬,指了指腳邊正是被典韋稱呼為乞丐的家夥。

與此同時,郭嘉哼了一聲,配合的揚了揚炭黑地臉,下巴幾乎朝天。

典韋牛眼一瞪……俯視地不可置信和仰視的得意洋洋,兩雙眼睛綻放出了激烈的火花,而整個場麵一下子詭異的沉靜了下來。

驀然,典韋一拍額頭,在眾人驚訝的眼光中,大手一揮,也不多言,陰沉著臉色便如同提著小雞一般,直將郭嘉拎在空中,任他撲騰,飛快的向郡守府內而去。

而被提著,一聲淒厲的驚呼,慌忙雙手掩住衣衫,不停的怪叫起來,“哇……混賬!快放我下來!本公子可是你家都督的摯友,你敢這般無禮?!哇……那個誰,快救我下來啊!”

“咳……咳咳……”一幹人等哭笑不得,卻是一聲虛弱地咳嗽霎時介入進來,終究使得場麵終於安靜了下來。

典韋停住了腳步,看了看手上倒提著的家夥,卻見他也早停止了掙紮。

郭嘉眼中,卻是一個幾乎認不出來的故人。

一身雪白的長衫雖未變化,但那顯然消瘦,而麵無半點血色,甚至摻雜著蠟黃,而腰背彎曲,站立也需在侍衛的攙扶下。縱然在過往相交地日子,郭嘉也未曾看到衛寧地臉色能成這般慘淡模樣。而那往昔裏神采飛揚早被憂慮所取代。

一個病弱公子,一個落魄書生。兩人的重逢,似乎有著相似地悲慘。

衛寧將掩嘴的手帕緩緩放下,上麵依稀還有些許血絲。但是嘴唇微微顫抖,依舊掩蓋不了他的激動。

不提郭嘉能否給他帶來什麽破敵良策,解決他如今的困境。便是有一個交厚的兄弟在身邊分擔,也好過獨自扛下這副重擔。典韋雖然已經被衛寧視作兄弟,但他的智慧顯然給衛寧帶來不了多少幫助。

“奉……奉孝?”衛寧孱弱的跨前幾步,一如同郭嘉眼中的他一般,衛寧也不敢確定眼前這個渾身破破爛爛,滿臉炭灰的家夥到底是不是當初那個浪子。

不知道什麽時候,郭嘉早已經沒了剛才的嬉皮笑臉,看著衛寧那一副慘病模樣,心裏沒有來得一顫。尤其,視線可及,衛寧手上還握住那一抹白裏觸紅的血色。

“是我……兄長,嘉……來遲矣……”郭嘉點了點頭,卻也忘記了身上多日未曾清理,慌忙上前,扶住衛寧,嘴唇顫抖道。

“咳……不遲,不遲,咳咳……嗬……”衛寧喜形於色,好似這幾日來的病痛也一下子煙消雲散一般,雖嘴角抽搐咳嗽,但也有了幾分氣力,“嗬嗬……可惜為兄這身體,唉……”

“來人……快速速差人安排一間上好廂房,叫膳房多備些酒菜……”衛寧笑了笑,這才回頭對侍衛虛弱令道。

“公子身體未愈,不適風寒……還是速速入堂中再與這位……呃,這位公……公子敘舊為好……”典韋一歪腦袋,看了看郭嘉,還是嗡聲上前低聲道。

“嗬嗬……也罷。賢弟,且快快入內!”衛寧點了點頭,笑了笑,卻才皺眉對郭嘉道,“如今雁門兵凶戰危,莫非賢弟途中遇上了鮮卑遊寇?”

郭嘉苦笑一下,“兄長莫提,嘉也未料到如今雁門周邊竟然如此凶險,小弟一路北來,正是一彪蠻夷截住,本以為我命休矣,卻正巧有一人縱馬提槍,殺散賊子,小弟得以生還,嗬嗬……若非此人,小弟怕也是來不了這雁門城中了……也幸虧此人一路護送小弟而來,一路上此人單槍匹馬殺散蠻子甚多,否則……”

“哦?鮮卑遊寇皆百人肆虐,此人武藝竟如此強悍?而能救下賢弟,為兄當要重謝!”衛寧心中一驚,脫口而出,“此人可還在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