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他不會

天蒙蒙亮,蘇淺淺渾身酸痛地翻了個身,一下子就驚醒了靠在她腿上的人。

白景軒茫然地揉了下眉心,瞥見半倚在沙發裏的蘇淺淺的時候,心裏猛地驚了一下,“我怎麽睡在這兒了?你一直沒睡?”

蘇淺淺揉揉眼睛,緩緩地伸了個懶腰:“你昨晚喝醉了,給你喝完醒酒湯的時候你已經睡著了,誰知道你睡得那麽快?”

白景軒的視線落在蘇淺淺扶著的腰上,見她尖尖的小臉透著幾分白心底忽然一緊,“你笨啊,不會叫醒我嗎……”

蘇淺淺蹙眉,朝他露出個笑容來,故作輕鬆道:“沒事兒,我睡得挺好。”

一邊說著蘇淺淺還一邊悄悄地活動了一下腰,結果安靜的房間裏立刻響起骨骼哢哢作響的聲音,兩個人的臉色頓時變得很精彩。

“這叫沒事兒?”白景軒拉下臉來,伸手把蘇淺淺拎到自己麵前。

腰上瞬間痛的她齜牙咧嘴怪叫起來,就連額頭上都開始冒冷汗,“唉唉唉唉唉……”

“不是沒事兒麽?”

白景軒睨著蘇淺淺,動作放輕了許多,昨晚他明明打算裝死聽她傾訴心情的,可後來不知怎麽就睡著了,也許是靠在她懷裏覺得太舒服了。

“痛!我的腰好像扭了……”

蘇淺淺眼淚汪汪地瞪了白景軒一眼,動作緩慢地往沙發上一趴,腦袋枕在白景軒腿上,也不裝沒事兒了。

“你躺著別動,我去拿藥膏。”

白景軒抿著唇,想罵她蠢死了又開不了口,因為罪魁禍首畢竟是他自己。

“哦,好。”

蘇淺淺眨眨眼,乖乖地趴在抱枕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含著淚,卻又一言不發。

白景軒從櫃子裏翻出急救箱,找了半天才從角落裏找出來舒緩肌肉酸痛的按摩藥膏,又拿了白藥噴霧才急匆匆上樓,心裏後悔不迭,昨晚他明明沒喝醉,怎麽會睡得這麽沉?

“你昨晚真的睡著了嗎?不是一夜都睜著眼?”

白景軒睨著蘇淺淺,臉上寫著全都是不滿,她就該扔著自己不管去睡覺,哪有人這麽傻乎乎的自虐……

蘇淺淺蹙眉,整張小臉都皺起來了,不滿道:“看你睡著之後隨時都要滾地上的樣子,我想走也走不了啊,不過我倒是真的一會兒就睡著了,剛剛才醒。”

“真笨!”

白景軒一臉嫌棄地瞥了蘇淺淺一眼,心裏卻心疼得不行,放下手上的藥就去拉她的睡衣,動作再自然不過。

“……”

蘇淺淺拽了下身上的睡衣,覺得有些不自在,隻是她的小動作和別扭的表情卻讓白景軒不悅,原本隻是卷邊的動作,一下子變成了撕扯。

“你想去醫院?上夾板在病床上躺個十天半個月的?”白景軒戲謔地看著她,手上的動作微微停頓了一下。

“不想!”

蘇淺淺哪裏不明白他話裏的意思,她要真的因為腰扭了進醫院的話,她和白景軒在外人麵前就真說不清了,到時候白老爺子指不定會怎麽生氣呢……

白景軒撇嘴,也不拉她的睡衣了,極度不耐煩地道:“自己脫了,快點兒,你渾身上下有哪裏是我沒看過的嗎?”

“……”

蘇淺淺瞪圓了眼睛,臉卻不由自主地紅了,想到之前他們做過的親密事情,似乎真像他所說沒什麽可矯情的。

腰上一陣陣的疼痛提醒著她肌肉拉傷的事實,雖然她極不願意承認自己在糾結什麽,但心裏多少還是有點別扭。

“淩若櫻,還在發什麽呆?”

白景軒沉著臉,手不耐煩地蹂躪了蘇淺淺的頭發幾下,似乎有些不耐煩。

“……”

蘇淺淺沉默地把睡衣扔一邊,趴在抱枕上一動也不動,腦海裏浮現出來的全都是白景離那張冷冰冰的臉。

冰涼的噴霧接觸到皮膚,帶起一陣顫栗,腰上火辣辣的痛感微微得到緩解,卻還是痛的離譜。

“過三分鍾再上藥。”

白景軒放下噴霧,轉身倒了兩杯溫水,一大早睜眼就嚇一跳,還是先喝口水壓壓驚吧。

“哦……”

蘇淺淺撅著嘴,乖乖地趴在沙發上,目光盯著不遠處來回走動的白景軒,滿腦子都是疑惑。

她很想問他,最近這半個月和蘇若白幹什麽去了,可是話到嘴邊又問不出來,她想告訴他白景離最近對她越來越過分的舉動,可是這話她更說不出口……

白景軒挨著沙發邊蹲下,把手裏的溫水喂到她嘴邊,抿著的唇看起來很認真,“來,喝點水。”

“嗯。”

蘇淺淺偏著頭喝水,撅著嘴的表情顯得很呆萌,就像一隻乖巧的小狐狸,無辜的小眼神讓白景軒不由自主的笑了。

“昨天為什麽不和我們出去?我問過夏曇了,他說他並沒有壓榨你的剩餘價值讓你幹加班的活兒。”

白景軒眯著眼,狹長的眸子裏透著審視,還帶著幾分蘇淺淺看不懂的意味。

“昨天太困了……”

蘇淺淺心虛的垂著眼,自己接過杯子來喝水,腰痛的連臉都皺起來了,像極了在跟白景軒撒嬌。

“真的?”白景軒笑著捏了下蘇淺淺鼓鼓的臉頰,搖頭道:“你一撒謊就緊張,說話打結不說,眼睛都不敢抬起來了。”

蘇淺淺到了嘴邊的“真”字又咽了回去,心虛地咳嗽了一聲沒在說話,隻是很明顯她的反應已經出賣了自己。

“最近發生了什麽事嗎?”白景軒睨著蘇淺淺,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寒。

如果說之前他還樂此不疲地逗她的話,現在他連逗她的心思都沒了,當年事情的真相一點點被揭開,他們這樣的狀況不知道還能繼續多久。

“沒……”

蘇淺淺微微閉了下眼,深吸一口氣之後忽然轉過身,看白景軒的眼神也透著濃濃的審視,“你為什麽這麽放心白景離,你真的那麽確定他不會對我做什麽?”

白景軒愣了一下,看著忽然滿臉怒意的蘇淺淺,遲疑了幾秒之後還是點了頭,“我確定,他不會。”

蘇淺淺在這一瞬仿佛覺得連心都開始顫抖,再也不想繼續掩飾自己的心事,鄭重其事地道:“那你就這麽確定,我不會對他有任何想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