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你怕我

蘇淺淺的心情瞬間崩潰,卻懶得去管他們白家兄弟怎麽鬧騰,扶著白景鈺淡定地往外走。

“我就是好奇問一下,沒別的意思。”

林琛抿著唇,看白景離的表情也透著審視,但凡他白景離對淺淺有半點在意,他也不會容忍白景軒覬覦她了,由此可見這兄弟倆兒都不是什麽好東西!

“林琛,有心思好奇我的未婚妻或者是弟弟的事兒,不如好好想想回去怎麽跟爺爺解釋,白家的家規想必你不怎麽明了。”

白景離漫不經心地道,周身的氣息卻冷得能凍死人,隻是淡淡的在那兒,周圍的氣場都擋都擋不住。

設計部看戲的眾人都不由自主垂著頭,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以免被boss看不順眼處理掉。

“我不是白家人,不需要知道什麽家規。”

林琛瞬間黑臉,心裏卻不停吐槽白景軒那個紈絝到底是怎麽知道自己的身份的,雖然他有打算要重回白家,但卻不是現在!

“這話你對爺爺說去,順便告訴他老人家你和景軒一樣不懂事,在外麵瞎胡鬧。”

白景離微微勾了下唇角,最後三個字咬的極其輕,因為在他看來,林琛從來都不是問題,唯一能讓他感到頭痛的人,始終隻有那個想法太多的小東西!

眾人屏氣凝神,裝作聽不懂這對兄弟在打什麽機鋒,不過心裏都微微發寒。

白景離不愧是白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不管麵對什麽問題他都能麵不改色地解決,仿佛又回到了幾年前的時光,眾所周知,白帝是白景離的!

蘇淺淺和白景鈺站在盥洗台前,兩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白景鈺因為夏曇心事重重,蘇淺淺則是在擔憂白景軒。

“小四,夏曇他知道了吧?”

蘇淺淺遞過去一張紙巾,輕輕的拍著白景鈺的背。

“被林琛那麽一說,夏曇再怎麽遲鈍也猜到了,不過他知道也沒關係,反正我跟他已經沒關係了。”

白景鈺咬著唇道,蒼白的小臉泛著幾分不正常的紅暈,整個人最近瘦了一大圈,幾乎要到風吹倒的程度了。

“嗯,看夏曇的反應就知道了,他昨晚找你聊過嗎?”

蘇淺淺摸了摸白景鈺的腦袋,給她順了下頭發,心裏卻有些苦澀。

白景鈺任性,是因為她有任性的資本,可是如果換做自己的話,她未必會有選擇。

想到這裏,蘇淺淺的心裏一陣擔憂,緊接著又釋然了,如果白景軒連這個都處理不好的話,她也不可能安然這兩個月了,現在看來,小四的煩惱她應該是沒有的。

隻是,蘇淺淺說不出心裏是什麽滋味,有些慶幸,更多的是悵然。

“就算他找我聊,我也不想理他,我現在看到他就討厭,也不知道當初我是怎麽喜歡他這麽多年的,可能是腦子壞了吧。”

白景鈺自嘲地道,如果夏曇昨晚找她談的話,興許她會覺得這個人渣起碼還有點良知,可惜,人家隻是在人前裝關心,人後冷漠依舊!

她白小四才不稀罕嫁到夏家去呢!頂著一個虛有其表的名頭,背地裏卻要忍受夏曇和他的地下情人真愛的存在,除非她瘋了,不然這輩子都不可能再發生這種事!

“沒有?”

蘇淺淺有些錯愕,卻也不好再多說什麽,隻好努力去逗白小四笑,“沒有最好了,不然做惡夢怎麽辦?”

“噗!就是就是,那個人渣長得那麽醜,嚇到我是小事,要是嚇到我的寶貝,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白小四笑嘻嘻的說著,沒心沒肺的語氣足以讓當事人吐血三升,她卻毫不在意。

設計部的姑娘們要是知道她們心目中的男神夏設計師被說成人渣醜八怪的話,估計要集體發瘋的吧?

“嗯。”

蘇淺淺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見白景鈺說起孩子溫柔的眼神,也替她感到高興,畢竟這個孩子是她愛了那麽多年的夏曇的孩子,也是他們之間唯一恢複關係的紐帶。

“哎對了,我還沒審你呢,我景軒哥哥到底什麽時候走的?你們……”白小四一臉不正經地笑道,根本沒有半點當媽了的認知。

“咳!”蘇淺淺咳嗽了一下,板著臉道:“白景離不是說了嗎?別胡思亂想的,注意胎教!”

白景鈺不滿的撅嘴,手卻溫柔地覆在肚子上,歎氣道:“是是是,我不問了,反正景離哥哥都不管,我瞎操心什麽心啊?”

蘇淺淺見她不高興,隻能老實招了,“我跟景軒提分手了。”

“啊?景軒哥哥一定氣瘋了吧?”

白景鈺蹙眉,心裏糾結的要命,兩個都是她哥哥,兩個哥哥對她都一樣的好,她該怎麽辦?

蘇淺淺蹙眉,笑著調侃道:“我怎麽忽然覺得白景離挺淒涼的呢?他人緣就兒這麽差啊?”

“問你正經的,景軒哥哥怎麽說的?他不會答應了吧?”

白景鈺惆悵了,如果若櫻是因為她說的那些話和景軒哥哥分手的話,那她就是罪大惡極的千古罪人啊!

雖然景離哥哥以後有人照顧了,可是心裏總覺得別扭。

蘇淺淺搖頭,捏了捏白小四的臉頰道:“你別激動,深呼吸保持安靜知道嗎?景軒跟我都沒事兒,好著呢,反正我跟白景離肯定要劃清界限了,他真是……”

“讓你寢食難安?”

白景離冷不丁地道,寒氣瞬間席卷了洗手間,惹得門口經過的女人們頻頻回頭。

“噗!”

白景鈺沒忍住笑噴了,一轉頭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件什麽蠢事,趕緊收住笑吐了下舌頭,“對不起,景離哥哥,我不該笑的。”

白景離似乎不在意白小四的嘲笑,隻是平靜地看著蘇淺淺,他坐著輪椅停在洗手間門口,卻絲毫都不會讓人覺得有什麽不妥。

“我問你話,淩若櫻。”

“不至於,但是也差不多。”

蘇淺淺揉了揉眉心,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反正白景離遲早都要知道她和白景軒沒有分手的事兒,不如早死早超生……

白景離撇嘴,嘴角卻多了幾分笑,慵懶得像正在太陽下舔爪子的狼,“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你這麽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