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風起雲湧

事情果真和想象的一樣,淩家的傭人連續折騰了一個半小時,蘇淺淺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餓得不省人事。

“蘇小姐,您的午餐來了。”

雲姨親自端著盤子進了化妝間,嘴角的笑卻帶著不屑。

這個冒牌兒貨真是沒見過世麵,這麽重要的場合居然都能不化妝就去,她以為高跟鞋就已經是自己忍受的極限,沒想到還有更坑的!

“哦,啊?”

蘇淺淺微微睜開眼,盯了一眼雲姨手裏的午餐,幾乎有一頭撞死在牆上的衝動。

雲姨朝旁邊的淩若櫻努努嘴,笑得十分得意:“禮服太窄,所以午餐最好是流食,熱量足夠了,您跟小姐吃的一樣。”

“謝謝……”

蘇淺淺無語的看裏一眼淩若櫻,認命地端起來巴掌大的一小杯粥,希望味道不要太坑爹,千萬不要是什麽芥末海鮮的味道!

淩若櫻一邊吃東西一邊瞥著蘇淺淺,盯著她的臉看了三分鍾之後,忽然轉頭看向化妝師:“再加一層雙眼皮貼和睫毛,她眼睛比我大。”

“好的,小姐。”

化妝師認真的打量了蘇淺淺一眼,點點頭開始動手。

蘇姑娘心裏有些崩潰,說好的她是去替補的,為什麽現在會變成真假千金的戲碼?

淩若櫻真是無聊,兩個人打扮的一模一樣,不同時間出現在白家宴會廳裏,是要去嚇人嗎?

“你為什麽一點兒也不驚訝,我們長得這麽像。”

淩大小姐百無聊賴的問道,聲音有些含糊不清,心情卻激動不已,這是她第一次真正站在白景離身邊,她要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壓過所有女人的風頭。

“唔,這事兒得去問我媽,為什麽把我生成了這樣。”

蘇淺淺無語的答道,淩家這位小姐看起來聰明,其實有時候挺缺心眼兒的,一些顯而易見的事情她總是喜歡煞有介事的拿來討論,可是這並沒有什麽用。

“嗬嗬,你這麽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你媽媽恢複的怎麽樣了?”淩若櫻目光流轉,看蘇淺淺的眼神有些怪異。

“勞您費心了,我媽恢複的挺好,過幾月我就能去照顧她了。”

蘇淺淺漫不經心的答道,如果可能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和京城這些人這些事扯上半點關係,每天活得這麽累有什麽意義?

淩若櫻不置可否挑了下眉,再次和蘇淺淺確認下午的事情,“下午隨時保持聯係,你隻管呆在車裏,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叫你,如果被看出來破綻,我立刻就找借口回來,然後你出去。”

“嗯,知道了,車裏放點兒水,我正好能睡個覺。”

蘇淺淺點頭,一臉困倦的打了個哈欠,一小杯流食早就喝完了,隻能吃米粉糊糊作午餐有種回娘胎重造過的感覺,不過幸好味道不算奇怪,隻是能不能扛餓就不知道了。

“這些雲姨都會準備的,不會餓死你。”

淩若櫻撇嘴,看蘇淺淺的眼神十分嫌棄,這個吃貨是怎麽做到沒胖死的?明明比她能吃的多,看起來卻比她還瘦一圈!

“謝了啊。”

蘇淺淺轉頭衝雲姨笑了笑,挑了個舒服的姿勢倚在沙發裏,趁現在還沒穿禮服,她再睡上一小會兒。

白家主宅。

平日裏安靜的院子這會兒四處洋溢著喜氣,傭人們進進出出準備宴會供應,向來不怎麽管事兒的白老爺子都出來了,等著一眾孩子們回來。

“老爺,您要不先上樓休息一會兒?”

白叔有些擔憂的瞥了一眼白老爺子,目光再次看向門外。

“不必了,上次景離和景軒都回來還是景離訂婚的時候,今天我有話要跟他們倆兒說說,就在這兒等吧。”

白老爺子拄著拐棍緩緩地走到椅子上坐下,麵前的棋盤上放著上次和老幺家小子沒下完的局,就像如今京城未知的局麵。

“那我給離少爺打個電話問問他們什麽時候到吧。”白叔說完,也不等老爺子開口回答,徑自走到電話麵前。

老爺子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他想看著孫子們都成家,完成最後的心願……

黑色的邁巴赫緩緩駛入院子裏,穿過前麵的噴泉,停在了樓門前。

“咦?白忠啊,別打了,他們已經到了。”

白老爺子笑眯眯的站起來,打理的一絲不苟的銀發看上去神采奕奕,沒有半點兒病人的模樣。

“來了嗎?喲!真的來了。”

白叔放下手裏的電話,小跑到門口去,眼神卻飄向了黑色邁巴赫後麵,見火紅色的瑪莎拉蒂緊接著停了下來,知道是軒少爺一起回來了,眼角笑出了皺紋。

“景離自己嗎?還有其他人嗎?”

白老爺子的臉臭臭的,景軒那個臭小子,自從上次被他趕出國之後就再也沒跟自己聯係過,真是氣死他老人家了,以前都白疼了!

“軒少爺的車來了,本人肯定一起來的,後麵來跟著兩輛車,看樣子是蘇少爺和夏家的小少爺,這麽多年過去了,他們四個人的感情還是這麽好。”

白叔一邊張望一邊道,眼底的笑意慈祥的像年畫裏的老爺爺。

“哼!感情再好又怎麽樣?一個個都讓家裏的老人家操碎了心吧,有本事好好結婚生個重孫子!”

白老爺子吹胡子瞪眼的道,語氣十分孩子氣,不過這樣的對話,向來隻有沒人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人前,老爺子向來都是最沉得住氣的。

“是是是,您別激動,一會兒等他們都進來再挨個兒罵一頓,讓他們趕緊找媳婦結婚。”

白叔笑嗬嗬的點頭,忽然想到了那次軒少爺跪了半夜祠堂,淩小姐一大清早找來的事兒,心裏不由得感慨萬千。

感情的事情,又哪能容得了外人說道?

“爺爺,我們回來了。”

白景離推著白景軒的輪椅,臉上難得笑的發自內心,景軒的回歸昭示著這段災難就要結束了。

“哼!是你回來了,別人還有誰離開過嗎?”

白老爺子瞪了白景離一眼,眼神停留在輪椅上的白景軒身上,笑得一臉慈祥,“景離吃飯沒?餓不餓?”

“……”

白景離和白景軒對視一眼,滿心都是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