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崩塌

好奇心嚴重的唐小鬧趴在白景離胳膊上,一雙大眼睛緊緊的盯著桌上的平板電腦,等了半天都沒看到動畫片,小臉上有些失望。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小鬧,你們在嗎?”

唐糖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來,瞬間把白景離拉回到現實中,但他臉上的震驚表情仍然沒有褪去。

“媽媽,我在這兒!”

唐小鬧衝門外揮舞著小胳膊,笑眯眯轉頭看向白景離,“走吧,媽媽要生氣了。”

“好,我們下樓吃早飯。”

白景離抱著唐小鬧站起來,腳下忽然有些不穩,不過隻是片刻就恢複了平靜。

所謂真相,就是能把人從天堂拉入地獄的詛咒。

唐糖站在門口,見唐小鬧和白景離那麽親昵,也忍不住笑了,正如景軒所說的,他的哥哥是個很好很好的人,除了不愛笑以外。

“景軒想帶小鬧去遊樂園,你也他們去吧。”

白景離有些詫異的挑了下眉,想到剛才那段錄音,心情幾乎沉到了穀底,“抱歉,有點急事我得馬上回國,你陪他們去吧。”

唐糖詫異的看了一眼白景離,雖然有些意外他會這麽說,可是他的表情卻沒有騙人,滿眼都是震驚和擔憂。

“好吧,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唐小鬧早已經邁著小短腿跑到了樓下,乖乖的爬到椅子上做好,盯著一桌子好吃的默默流口水。

白景離這會兒才徹底緩過神來,從手機裏找出一張單人照片,遞給了唐糖:“唐小姐,我還想請你幫個忙,你認識她嗎?”

唐糖接過白景離的手機,滿眼的笑意都在看到照片上的人之後凝固了,月白的裙子和開心的笑容,郝然是她認識的淺淺!

“我……”唐糖遲疑了一下,把手機地還給白景離,揉了下眉心,“白先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先回答我。”

“你說。”

白景離盯著唐糖,她臉上的表情已經給了他答案,雖然這並不是他期望的,但卻是比珍珠還真的事實!

她認識照片上的這個女孩兒,因為白景離的未婚妻不是淩家的大小姐淩若櫻,而是唐糖最好的姐妹,那個叫蘇淺淺的女孩兒!

“你跟她,是什麽關係?”

唐糖緊張的幾乎不能呼吸,她也曾想過淺淺也許遇到了壞人,否則她不需要隱瞞那麽多事情,更不用瞞著自己把蘇姨悄悄轉移……

“她是我、喜歡的人。”

白景離自然的拿回手機,自嘲的笑了。

他甚至沒有資格說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他的未婚妻是淩家大小姐,名叫淩若櫻!

“啊?”

唐糖的嘴驚訝的張成“o”形,看白景離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她雖然呆在地球的另一邊,可是她仍然清楚的知道,白景離有個感情很好的的未婚妻,她的名字叫做淩若櫻!

“唐小姐認識她嗎?她叫什麽名字?”

白景離又重複了一遍,語氣卻毫無壓迫感,有的隻是無盡的悲哀。

“媽媽認識誰?”

唐小鬧站在椅子上,小腦袋伸到白景離懷裏,大眼睛幾乎貼到了白景離的手機屏幕上,見唐糖不說話,她才大聲道:“這是我姨姨!”

唐糖抿著唇,沒有爭辯也沒有責怪孩子,感情的事情外人永遠都說不清對與錯,她也沒權利幫淺淺做任何決定。

白景離徹底沉默,整個人似乎還在整理這件事,臉上的表情卻冷淡的嚇人。

“開飯了,都站著幹嘛?”

白景軒把最後一道甜點放上桌,轉身才發現白景離和唐糖的表情都不對勁。

“景軒,我要立刻回國,不能陪你了。”

白景離撥通了蕭黎的電話,轉身走出了客廳。

白景軒看了唐糖一眼,又看了看呆呆的唐小鬧,笑了笑:“我們先吃,不管他。”

“景軒,你哥哥是怎麽認識淺淺的?”

唐糖拿著筷子,眼神卻直勾勾的看著白景軒,滿臉都是擔憂。

上次見麵,淺淺和蘇若白認識就已經很讓她驚訝了,可是現在,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麽淺淺會對她的事情閉口不談。

“這件事……很複雜,但是你可以放心,景離不會傷害你的朋友和她的家人,我可以保證。”

白景軒安撫道,心情也變得有幾分複雜起來,他們剛才說了什麽,讓景離忽然要回國?

“你哥哥說,淺淺是他喜歡的人。”

唐糖試探的說道,觀察白景軒的眼神卻十分仔細,生怕遺漏了什麽。

“噗……”

白景軒一口牛奶直接噴了出來,不過當他抬頭看到唐糖的眼神的時候,忽然怔住了。

唐糖咬了下唇避開他的眼神,卻見白景軒擦了下嘴角,一本正經的道:“你先告訴我,剛才他跟你說了什麽?”

“他從手機裏翻出一張淺淺的照片,問我認不認識她。”

唐糖瞥了一眼站在房簷下打電話的白景離,那種從骨子裏透出來的疏離和冷漠,真的像景軒說的那樣,不容易讓人接近。

“他手機裏的照片?蘇淺淺的照片?你確定?”

白景軒的聲音一句比一句高,表情也越來越驚悚,顯然是被嚇了一跳的樣子。

“嗯,這有什麽問題嗎?我問你哥哥怎麽認識她的,他說,淺淺是他喜歡的人,你怎麽看?”

唐糖敲了敲白景軒麵前的桌子,直接開啟了審問模式。

“……你等會兒,讓我捋順一下思路。”

白景軒杵著腦袋,揉了揉眉心,已經混亂的思路在震驚中慢慢變得清晰起來,隻是真相越接近,他的表情就變得越恐怖。

“景軒……淺淺她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唐糖已經完全沒了胃口,心情也差到極點,淺淺為什麽會背著她忽然讓蘇姨離開,又為什麽不敢告訴她真相?

半晌,白景軒才搖了搖頭,瞥了一眼門外幾乎暴走的白景離,認真的點了點頭:“我想,她一直都處在麻煩的中心。”

白景離從門外進來的時候,整個人的氣場都徹底變了,冷漠得讓人膽寒。

“抱歉,你們先去遊樂場吧,我在這裏等蕭黎接我去機場。”

白景軒和白景離對視一眼,眼神變得有些複雜:“景離,我需要和你談談。”

“我不需要。”白景離睨了白景軒一眼,聲音放軟了幾分:“記得按時吃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