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你好看

轉眼又是周末,距離蘇淺淺逃走失敗整整七天,正好是淩家老爺子的生辰。

蘇淺淺打量著鏡子裏的禮服,有點理不清白景離對自己的畫風突變,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今天出門的安全問題。

從一周前她逃走失敗開始,淩家就已經站在了她的對立麵,她現在不需要替淩家演戲,隻需要掩飾好自己的身份,然後找機會離開。

“咚咚咚!”

敲門聲響過,蘇淺淺還沒來得及開口,房間門已經被推開了。

這棟房子裏一共隻住著三個人,用腳趾頭想,她也知道進來的人是誰。

“我在換衣服!”

蘇淺淺從鏡子裏瞪了白景離一眼,趕緊背過身去拉拉鏈。

“不是換好了?”

白景離抱著胳膊靠在門邊,卻還是好心的帶上了門,隻不過他人留在了門裏麵。

“當然沒!”

蘇淺淺撅了下嘴,反擰著的手怎麽也拽不動分毫,拉鏈正好卡在腰上麵一點的位置,不動了。

“卡住了?我看看。”

白景離朝蘇淺淺走過去,覺得她的表情有些好笑。

明明他進來之前還很平靜,一看到他就像炸毛的貓一樣,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緊張的,以至於頭發卡在拉鏈裏都渾然不覺。

“不用,我自己可以弄好。”

蘇淺淺後退了一步,手捏著拉鏈的位置不讓它滑下去,心情立刻緊繃起來。

“等你弄好了,頭發也得重新弄了,我等不了。”

白景離沒搭理她表現出來的過度防備,隻是在她麵前站定,手一搭就把蘇淺淺轉了個身,背對著他站好。

“為什麽要弄頭發?”

蘇淺淺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到頭發上來,忽然聽到後背拉鏈拉上的聲音,以及她頭發斷裂的聲音,頓時有些尷尬。

原來是頭發卡住了,難怪她剛才怎麽用力都拉不上!

“好了,下次這種技術活兒找我,你就別糟蹋自己頭發了,怪可惜的。”

白景離捏著幾根頭發在蘇淺淺麵前晃了晃,笑得一臉促狹。

蘇淺淺一把奪過去自己頭發,臉色還有些惱:“我謝謝你,下次我不穿帶拉鏈的成嗎?”

明明是他買的禮服,現在倒打趣她笨?她哪裏笨了!

“唔……可以是可以,隻是……”

白景離笑了下,眼神從頭到腳打量了她一遍,道:“如果你敢穿出去的話,我會記得把你扛回來的。”

“為什麽?”

蘇淺淺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他說的什麽意思。

不過對方不懷好意的笑和語氣,卻讓她不得不往某些方麵想,臉一下子就黑了,這個色狼想到的究竟是什麽笑點?

白景離搖頭,低頭看了一眼時間,“走吧,不早了。”

蘇淺淺蹙著兩道小眉毛跟了上去,心裏卻好奇的要死,沒拉鏈的衣服到底怎麽了?沒拉鏈的有什麽問題值得他笑成那樣?

淩家,遠郊別墅。

淩若櫻目送精心裝扮過的蘇美憐離開,站在陽台上遠遠地發著呆。

“小姐,外麵天涼,您還是進來吧。”

雲姨溫柔的提醒道,心情有些激動。

再過幾個小時,那個窮丫頭就會落到他們的手裏,隻是想想都覺得心情好得不得了。

“他們出發了。”

淩若櫻收回手裏精致的望遠鏡放到雲姨手裏,豔紅的指甲按下了手機的一個快捷鍵,轉身踱步朝房間裏走。

“我的好堂妹,你怎麽這會兒才給我打電話?我都等了一上午了!”

電話裏傳來男人的聲音,流氣又帶著討好的語調讓人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霍江,你少跟我貧,你的目標出發了,坐的是白景離那輛黑色的邁巴赫,後麵就看你的了。”

淩若櫻冷笑,不等霍江說話,她已經掛斷了。

“小姐……您這……”

雲姨有些猶豫,想問淩若櫻答應過把蘇淺淺那個窮丫頭給她侄女報仇的事兒,但又不敢說的太明白。

“你急什麽?等過了這幾天,霍江會聯係你侄女那邊的。”

淩若櫻撇嘴,就怕到時候他們都懶得報複了。

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出賣家人,蘇美憐雖然蠢,但是用人方麵一直很小心,雲姨對她衷心自然可以利用,但如果她有二心的話……

“小姐的意思是……那白家三少那兒怎麽跟他交代?”

雲姨忽然覺得後背湧出一陣冷汗,心裏頓時沒底了。

那個姓蘇的丫頭固然可惡,但是小姐忽然改變主意對她下死手的原因又是什麽?

“交代?我跟他熟嗎?我承諾的是那個癡情的林琛,又不是白家近來的新寵三少。”

淩若櫻勾了下嘴角,猩紅的唇泛著幾分冷意。

如果,她和自己不是那樣的關係的話,興許她還會慈悲心腸把她交給白景琛,反正白家再怎麽也不可能是老三的!

“小姐說的是,您餓了嗎?我給您溫燕窩上來。”

雲姨垂下眼,不再追問其中的原因。

因為小姐剛才的眼神,和當年的夫人簡直一模一樣!

“嗯,去吧。”

淩若櫻欣賞著嫣紅的指甲,嘴角露出個不屑的笑來,任她蘇淺淺再怎麽聰明伶俐會勾引男人,到了她淩若櫻手裏也照樣沒什麽好下場!

跟她鬥,她蘇淺淺還嫩著呢!

車子平穩的上了高速,不知道為什麽,蘇淺淺心裏有些不安,“白景離,去淩家常走哪條路?”

白景離轉過臉,朝她努努嘴,“這個方向就這一條高速,還能有幾條路?”

“能走輔路嗎?”

蘇淺淺蹙眉,心裏最先想到的是之前白景琛提醒她千萬別出門的話。

如果淩若櫻會對自己動手的話,雇人偽造車禍確實再容易不過,也不會被查處端倪。

“理由,我們要遲到了。”

白景離認真的看著蘇淺淺,仿佛真的不明白她的用意一樣。

蘇淺淺頭痛的揉了下眉心,眼圈頓時就紅了,“我胃痛,想找家藥店買點藥。”

白景離挑了下眉,敲了敲前排的隔窗,“走輔路,找家藥店停下。”

蘇淺淺鬆了口氣,一轉頭卻發現白景離的眼睛還盯著她看,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麽一般。

“你幹嘛看著我?”

“你好看。”

白景離煞有介事的說完,沒事兒人一般轉過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