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擔心她

兩個心事重重的人,一路無話。

“謝謝二少給我當司機。”

蘇淺淺禮貌的道謝完準備下車,安全帶的按鈕卻被白景軒按住,驚訝之餘回頭看過去,四目相對。

“你的腳怎麽樣?”白景軒的眼神有些別扭,隻是一閃就掠過了蘇淺淺的臉,看向窗外的燈光。

回來路上蘇淺淺一直捏腳踝的小動作被他看在眼裏,她的腳應該很疼……

“沒事,薇薇安說包紮的嚴實隻是為了三天後的訂婚宴,訂婚宴當天拆開就能穿高跟鞋了。”

蘇淺淺淡淡地說完,心裏卻已經把白景軒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要不是這個黑心的家夥,她的腳怎麽會傷這麽重?

“嗯……高跟鞋?”

白景軒似乎想到了什麽,嘴角的笑漸漸舒展開來,眼神掃過蘇淺淺淡定的臉,語氣卻極度惡劣,“我哥說他會參加?”

提起白景離她心裏就膈應,尤其是他說的那些傷人的話!

就算蘇淺淺再怎麽能裝的淡定,現在臉色也垮了下去,她的心還沒有強大到刀槍不入的地步。

“他參不參加沒關係,丟人的是你們白家不是?反正該說的話我都跟他說明白了,我隻需要做好我的事情就行。”

蘇淺淺抿著唇說完,用力拽了一下身上的安全帶,提醒白景軒放她走。

“二少,我們身份上畢竟是未來嫂子和小叔子,在淩家眾目睽睽之下呆這麽久不合適吧?”

白景軒有點走神,手卻聽話地收了回來,蘇淺淺趁機解開安全帶下了車,一抬眼就看到雲姨已經站在不遠處等著她。

“淩小姐,你很有意思,訂婚宴見。”

白景軒微微抬了下下巴,妖孽的狹長眼睛帶著笑,如同夜裏璀璨的星空一樣閃耀。

如果是以前,蘇淺淺一定會花癡地流口水,可是現在看著和白景離同樣驚豔的眼眸,她的胸口卻像堵了一團棉花一樣無力,匆匆朝雲姨走去。

“小姐回來了,夫人和先生都在等小姐呢。”

雲姨精明的眼神落在白景軒的車上,卻因為車窗反光什麽都看不到,臉上的笑容帶著疏離和冷淡。

“嗯,走吧。”

蘇淺淺歎了口氣,朝雲姨笑了笑,就算她再怎麽不開心,這場戲終究是要走下去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道理她懂。

金碧輝煌的別墅裏,淩夫人和淩清風端坐在沙發上喝茶,蘇淺淺一瘸一拐地跟著雲姨走了進去,在他們對麵無聲落座。

“回來了?”

開口問話的是淩清風,四十歲出頭的精明商人,長相不俗風度翩翩,想必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是讓少女尖叫的對象。

“嗯,您們久等了。”

蘇淺淺笑著答,卻不知道這麽晚了他們找自己有什麽事要聊,畢竟,他們是雇主和被雇傭者的關係,不是真的家人!

淩夫人瞥了一眼蘇淺淺的腳踝,隻見裹得像個粽子,眉頭不由自主地一皺,語氣也有些冷:“你今天也太不小心了,腳扭了三天後訂婚宴怎麽穿高跟鞋?”

“淩夫人別擔心,薇薇安說三天後拆開就能恢複正常,如果不這麽固定起來的話,沒準兒三天後就腫了。”蘇淺淺耐心地解釋道,笑容自然。

演員自然要聽導演的,如今她這個替身演員的直屬上司就是淩夫人和寡言少語的淩先生!

淩夫人聽了她的話才放下心來,不過她仍然很不理解,當時從包間裏出來的時候,她正好看到了白景軒推蘇淺淺那一下,可是……

“蘇小姐認識白二少嗎?你是不是得罪過他?”

蘇淺淺愣了一下,搖搖頭,“今天是第一次見麵,白二少似乎很針對我,不過我也問清楚了,他大概是覺得我會對他哥哥不好,所以對我有敵意。”

“隻是這樣嗎?”淩夫人追問,想想倒也說得過去。

坊間傳聞白家這對雙胞胎關係特別好,甚至車禍白景離雙腿癱瘓之後,避不見人的他隻願意見白二少一個,就連白家主宅都隻是一年回去一兩次。

“嗯,隻是這樣。”

蘇淺淺點頭,心裏卻在唾棄那對奇葩的雙胞胎,反正她蘇淺淺已經記住他們了,兄弟倆兒沒一個好東西!

淩夫人和淩清風對視一眼,臉色緩和多了,不得不說她們找的替身很聰明,隻要能安穩渡過兩年,白家老爺子死了之後,他們花出去這筆錢也就值了。

“以後不管人前人後,蘇小姐還是注意稱呼,萬一說漏嘴容易引起懷疑,我讓雲姨整理了一些新的資料,都在這裏了,你拿回去盡快記住。”

淩夫人把桌上的文件袋推到蘇淺淺麵前,打了個哈欠準備去做麵膜,櫻兒的婚事解決了,現在總算能做個安穩夢了。

蘇淺淺笑著應了,拿著厚重的文件上樓,一進門就重重地撲倒在床上,臉上表情猙獰。

“白景軒你個混蛋!以後千萬別落在我手裏!”蘇淺淺揮舞著小拳頭,磨著牙把枕頭當成假想敵一頓暴打。

這會兒白景軒正開車回家,猛地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不解地看了一眼窗外,順手關掉了車子裏的空調。

奇怪,明明沒有變天,難道他感冒了?

想了想,白景軒還是撥通了醫生的電話,“薇薇安,你睡了嗎?”

“還沒,這麽晚了,二少有事嗎?”

薇薇安的聲音似乎很失望,隻是那一抹失望很快立刻被壓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歡快。

白景軒“嗯”了一聲,笑道:“沒事就不能找你呀,薇薇安什麽時候跟我這麽見外了?”

“當然不是,說吧,找我什麽事兒?該不會是你真病了吧?”薇薇安的目光停留在眼前的油畫上,心思卻已經飄遠了。

“淩家小姐、她的腳沒事吧?”白景軒的語氣帶著幾分小心,竭力掩飾卻有點欲蓋彌彰。

“哢嚓!”

手裏的畫筆斷開,薇薇安皺了下眉,語調依舊平靜。

“淩小姐的腳踝軟組織二次挫傷,沒傷到骨頭,不過要是再扭一次的話,不保證她的腳會不會腫得像饅頭。”

白景軒皺眉,半晌說了一句“晚安”就掛斷了電話,心情卻變得有些複雜。

他這是怎麽了?在擔心那個丫頭嗎?

《豪門絕戀:替身小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