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溪失神的坐在床上,看著冷景陌在一旁為她忙碌著。

“阿陌,我想出去走走。”

再這樣密不透風的房間了,葉藍溪隻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好,你乖乖坐著,我給你穿鞋。”冷景陌拿過葉藍溪的鞋子,彎下腰套在了她的小腳上。

白玉般的小腳還不足冷景陌的一個巴掌大,他甚至有種自己隻要一用力隨時都能折斷的感覺。

葉藍溪任由冷景陌給她穿鞋,心裏一片柔軟。

這一夜的時間她想了很多,但每次想到伊正平的臉和死去的葉暖心時,葉藍溪心裏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養了你十多年的‘父親’卻是害死你父母的凶手。

多麽的戲劇性,多麽的諷刺。

以前不管陶柳枝如何對待自己,不管伊正平是什麽態度,但是葉藍溪從來沒有恨過伊正平。

“別想了,有我在你放心。”冷景陌握住葉藍溪的手,俊臉上寫滿了擔憂。

“阿陌,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一張口,葉藍溪哽咽,眼神裏全是糾結和心痛。

“傻丫頭,我會替你處理好一切事情的,你隻要乖乖的呆在我的身邊,不要去看不要去聽。”

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淚,舍不得看她難過無助的樣子,那麽一切就都交給他來做,不會讓葉藍溪為難。

趴在冷景陌的懷裏,葉藍溪抽了抽鼻子。

“不是說要出去走走嗎?我現在帶你出去好不好?你想去哪裏?”冷景陌一把將葉藍溪抱起,她小小的身子整個的嵌進了懷裏。

“帶我去花園。”

聽說那裏是葉暖心以前最喜歡的地方。

聽說喜歡花花草草的人都會很善良,葉藍溪想到那裏去感受一下那個離她最近的地方。

在一眾仆人的關注下,冷景陌抱著葉藍溪下了樓。

把葉藍溪放在花園中的涼亭裏坐下,冷景陌貼心的將西裝外套脫下來裹住葉藍溪的身體。

坐在相同的位置,看著相同的景象,葉藍溪試圖把自己放在葉暖心的位置。

媽媽,告訴我,我該怎麽做?

她知道,憑冷景陌和葉家實力,想要找到伊正平隻是遲早的事情,所以她沒有問過這件事,與其說是沒有過問不如說是不敢麵對。

即使在伊彩蝶對她做出那樣的事情的時候,葉藍溪都沒有想過牽連伊正平進來,但是現在,隻怕就是她不過問,葉老也不會就此放過他。

冷景陌看著葉藍溪一直發呆,心裏的怒火怎麽都壓不住,悄悄的退到一旁,撥通了程黎浩的手機。

那邊很快就接通。

“找的如何了?”

“總裁,有消息了,正準備聯係你,找到一個人寄照片的人,按照他的描述,照片是伊彩蝶讓他們寄的。”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伊彩蝶知道自己如果親自去寄東西,隻要監視器一查就會查到,所以她自認為聰明的出錢雇人,讓被雇的人在去找人,一次類推不低於十個人。

但人都是貪心的,到手裏的錢怎麽還會分給別人,所以難免有一個兩個貪心的私自吞了錢,程黎浩才能順藤摸瓜的找到伊彩蝶。

“伊彩蝶還在寧城。”冷景陌皺眉,雖然在意料之中,但是對於伊彩蝶將自己父親推出來這件事還是感到很意外。

“是的,而且有意見很重要的事,伊彩蝶付給那些人的費用都不是小數目。”

對於一個身無分文還在逃亡的伊彩蝶來說,這巨額的傭金就不是她輕易擔得起的。

“查,我要知道這件事情幕後的那個人是誰,不惜一切代價。”

“是。”

與此同時,整個寧城都籠罩在一股莫名的壓力中。

有人居然出了千萬的高價去尋找一個女人,大街小巷都貼滿了伊彩蝶的照片,而且還有其他暗中的勢力在尋找著什麽人,這一消息甚至片刻間就席卷了全國乃至國外的地下組織人手一份伊正平的照片。

伊正平不可能還在寧城,所以冷景陌不得不誇大搜索的範圍。

伊彩蝶沒想到自己這麽快就暴露了,現在的她就如同過街老鼠一般,接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她就逃出了現在住的地方。

畢竟那一千萬的賞金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極具誘惑的數字。

伊彩蝶用圍巾包住頭,鼻梁上架著一個大大的墨鏡躲在公園的橋洞下麵。

她撥通了那個人都手機號碼,許久之後才傳來那邊惺忪的聲音,似乎剛剛睡醒。

伊彩蝶心裏生氣一股怒火。

“你到底什麽時候送我走?現在整個寧城都在通緝我。”自己如此狼狽的時候,那個女人竟然還在睡覺!

“怎麽回事?”

對麵也是一個激靈,沒想到事情這麽快就暴露了。

“冷景陌出了一千萬要找我!你到底讓我寄的是什麽照片?”伊彩蝶低吼。

那個女人威脅她不許看照片的內容,否則她們之間的合作就作廢,她還會親自將伊彩蝶送給葉藍溪,所以伊彩蝶才沒有去看,現在後悔的心肝兒疼。

對麵似乎隻是稍微驚訝了一會,然後又恢複了常態。

“你慌張什麽,這不是正好,沒想到你還挺值錢的。”

“你什麽意思?”

伊彩蝶怕了,真的怕了,她應該在逃出伊家的第一時間就離開才對,不應該被那個女人蠱惑。

雖然沒有和冷景陌過多的接觸過,但是伊彩蝶知道,自己隻要落在她的手裏就死定了。

“放心,我對錢不感興趣,告訴我你的地址,我派人去接你。”

一聽對方要派人來接她,伊彩蝶懸著的心終於有了著落。

“我在三角洲公園這邊的橋洞裏,你快派人來。”

“等我。”

掛了電話,女人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笑,真是個蠢女人。

整整一個上午,葉藍溪都是獨自坐在花園裏不言不語,冷景陌就這麽默默的陪著她,直到中午十分,張管家過來告訴她們,找到寄照片的人了。

“找,找到了?”葉藍溪發出這半天來的第一句話,聲音有些沙啞。

“小小姐,人現在正在被送來的路上,老爺已經在客廳等著了。”

葉藍溪看了一眼旁邊的冷景陌,握著的小手指骨泛白。

“我們去看看吧。”

冷景陌遞過一個安慰的目光,牽著葉藍溪的手。

“走吧。”

葉藍溪動作機械的跟著冷景陌往前走,腦子裏一片混亂。

不是她矯情,而是關於親人這樣的事一直都是她不願意麵對的事情,要是其他的事情她可以眼都不眨一下就把那些人送進監獄。

冷景陌時刻的關注著葉藍溪的狀況,她的每一個表情都深深的影響著冷景陌的情緒。

剛才他就已經收到了程黎浩的消息,知道了接下來要被送來的人是誰,但是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告訴她,隻希望一會葉藍溪能夠冷靜的麵對。

很快三人就到了客廳。

而此時葉霆遠正坐在沙發上,一臉正經的看著下麵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葉霆遠臉上青筋暴起。

葉藍溪一進門就感受到了那種明顯得不一樣的氣氛。

順著葉老的視線往下看,居然是那張讓她恨到牙癢癢的臉。

伊彩蝶!

怎麽會是她?

伊彩蝶腦子一片混沌,她明明是在公園裏等那個人派來接她的人,誰知道沒過多久隻覺得眼前一黑,結果醒來就看到了葉霆遠那張恨不得撕了她的臉。

她居然被送到了葉家!

那個女人居然背叛了她!

“伊彩蝶,怎麽會是你?”

葉藍溪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伊彩蝶竟然會出賣自己的親生父親。

“藍溪,藍溪你救救我。”

伊彩蝶努力的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她的手腳都被綁著,根本就沒辦法動彈。

她能夠明顯得感覺到葉霆遠的那股殺氣,內心的恐懼已經快要把她逼瘋了。

葉藍溪的出現無疑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葉藍溪閉了閉眼,將視線轉移。

“你寄那些照片究竟是為什麽?”

對伊彩蝶失望透頂。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是有人威脅我,不是我做的。”伊彩蝶驚恐的搖頭,身子一骨碌翻了過來,伊彩蝶用下巴撐著想要爬到葉藍溪的麵前。

冷景陌一皺眉,一記利眼,伊彩蝶瑟縮著停止了前進,隻是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葉藍溪,盼望著她能夠救救自己。

葉霆遠冷眼看著這一幕,始終不說一句話。

“不是你?不是你是誰?”

伊彩蝶的話葉藍溪甚至一個字都不相信,這個女人現在做出來什麽事她感覺自己都不會意外了。

“我,我不知道,她每次見我都沒有露過臉,這都是她讓我做的,她答應我隻要寄了照片就會送我出國。”

伊彩蝶努力的解釋,她不想坐牢,她還年輕,又那麽漂亮,她怎麽可以去坐牢?

“藍溪你相信我,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她不敢去求葉霆遠,甚至連回過身看一眼葉霆遠都會覺得渾身發冷猶如掉進了冰窟。

現在葉藍溪是她唯一的突破口。

葉藍溪轉過頭去,不想看伊彩蝶那張狼狽的哭喊的臉。

“藍溪,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害你,不該覬覦葉家的東西,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放過我。”

伊彩蝶蜷起身子跪在的地上。

“我,我給你磕頭,給你磕頭。”

伊彩蝶彎著身子不住的給葉藍溪磕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