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清楚這個女人已經死了,但是保鏢們還是不敢說,依舊按照步驟坐著急救。

見‘葉藍溪’遲遲沒有反應,歐擎戰揮開一旁的保鏢,顫抖著雙腿上前,一雙手疊在她的胸口,墨棕色的瞳孔卻不敢落在她的臉上。

別死!別死!

隻是不管他怎麽按,‘葉藍溪’都毫無動靜。

“少爺,少爺。”女仆人邁著小碎步快速的朝著歐擎戰的方向跑過來。

她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人接,隻好自己跑出來找人。

看到地上一身狼狽瑟瑟發抖的歐擎戰時,女仆人驚呆了。

“少爺?”

少爺的身邊好像是個女人,女仆人仔細看了看,這不是昨天消失的小梅嗎?

難道她出事了?少爺竟然在給她做急救!

女仆人表示自己收到了打擊。

“少爺,小梅出了什麽事?”女仆人穿過保鏢,站在一旁不解的看著地上,臉色已經泡的有些發福的小梅,然後迅速的別開了眼。

小梅?

歐擎戰顫抖的身軀猛然停了下來,抬著頭看著女仆人:“你說什麽?”

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害怕,女仆人往後退了一步:“小,小梅阿,少爺不是在給她做急救嗎?”

這個莊園裏平時死幾個人很正常,她都已經見慣不怪了,但是要讓少爺親自動手救的,小梅還是第一個。

歐擎戰猛的低頭,看著麵前女人一張陌生的臉。

不知為何,心裏壓著的一口氣忽然鬆開。

“少爺您沒事吧?”

“葉藍溪呢?”歐擎戰猛的站起身來,一隻手死死的鉗住麵前的女仆人。

“葉,葉小姐已經回去了,我打了電話沒人接,所以……”

女仆人的話還沒說完,隻覺得身邊一道風刮過,在一看,哪裏還有歐擎戰的影子。

赤著上身,歐擎戰一路進了主宅。

“少爺!”劉姨一震驚嚇,歐擎戰並沒有理她,朝著葉藍溪住著的房間疾步而去。

身後劉姨快速的從沙發上抓了一條厚毯子就朝著歐擎戰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房間裏,葉藍溪剛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了一身衣服,坐在鏡子邊擦著頭發。

濕漉漉的臉上還掛著水珠。

房間裏的暖氣開的恰到好處,洗了一個熱水澡整個人都不那麽冷了。

葉藍溪拿起風筒準備將頭發吹幹,忽然嘭的一聲,嚇的她差點將手中的風筒丟出去。

帶著怒氣剛想抬頭,人已經被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冷氣的胸膛抱住。

葉藍溪下意識的將手中的風筒朝著對方的腦袋砸去。

嘭的一聲風筒落地。

歐擎戰高大的身影晃了一下,鮮血順著腦袋往下流。

身後跟來的劉姨尖叫一聲:“啊,少爺!葉小姐你怎麽可以打少爺!”

葉藍溪被劉姨的尖叫聲嚇的回神,才發現歐擎戰居然抱著她!

她發誓不是故意的,那一下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

葉藍溪一想掙紮,就聽到頭頂傳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別動!”

他剛剛以為她死了,現在感受到葉藍溪的體溫,他才能確認,確認葉藍溪好好的活著,一顆心才不會慌亂的那麽可怕。

“歐擎戰,你又玩什麽把戲?”

葉藍溪不悅,這個男人竟然不穿上衣,渾身是水衝進她的房間,還抱著她!

身後劉姨想說什麽,結果看到抱在一起的兩個人,最終還是閉了嘴。

女仆人也從外麵追了進來,看到歐擎戰好好的頓時鬆了一口氣。

劉姨拉著女仆人,把她帶到了房間外,虛掩著房門問道:“到底怎麽回事?少爺好端端的怎麽會這麽狼狽!”

劉姨神色嚴肅,女仆人唯唯諾諾的回答:“少爺以為,以為葉小姐掉進了泳池裏,所以……”

聲音透過門縫傳了進來。

後麵的話不用說,葉藍溪也差不多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你以為我死了?”這個結果讓她有些意外。

歐擎戰默。

他還沒有完全緩過來情緒,那種失而複得的心情。

“放開我!”葉藍溪冷冷的出聲。

這算什麽?她和冷景陌沒有好下場不是他希望的嗎?

現在這幅樣子做給誰看?

或者這又是他玩的什麽手段?

歐擎戰的內心一陣冰冷的刺痛,抱著葉藍溪的一雙鐵臂非但沒有鬆開而且越來越緊。

“你到底想幹什麽?”

“葉藍溪,你這個女人……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你了。”

歐擎戰的話音一落,葉藍溪整個人瞬間如遭雷擊。

“歐擎戰,不管你想幹什麽,我都不會如你的願,憑你的智商,你會看不出我有沒有掉進水裏?”葉藍溪猛的推開他,一雙眼睛帶著深深的質疑。

她明明讓仆人給她回了電話的,難道他看不到她在雪地裏留下的腳印?而且又那麽巧的沒有接到電話?

歐擎戰站在她的麵前,一雙深邃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她看:“你不信我?”

“我為什麽要信你!”葉藍溪冷冷的回答。

男人扯了一下僵硬的嘴角。

他也在想,當時明明有那麽多的漏洞,為什麽他卻想到了最糟糕的一種,為什麽在得知葉藍溪有可能掉下水池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的下水,為什麽那個死掉的女人一身的仆人裝扮他卻害怕那萬一是她?

不是沒有察覺,而是所有的理智都已經被情感支配了!

對上葉藍溪一雙帶著質問的眼睛,歐擎戰猛的上前,扯過她的肩膀,一雙凍的烏紫的唇印上她的。

葉藍溪掙紮著,卻被他緊緊的束縛。

他的舌如遊龍一般抵開了她的牙關,一路帶著一股涼意闖進了她的嘴裏,與她糾纏。

葉藍溪一口咬了下去,鮮血的鹹味在口中彌漫,歐擎戰凍的麻木,似乎毫無知覺得低吻著。

葉藍溪狠狠的瞪著一雙眼睛,看著貼在麵前男人的臉。

歐擎戰目光回視著她,眸子裏的深情和認真看的葉藍溪心裏一抖。

他是認真的!

不知吻了多久,久到葉藍溪滿嘴都是血腥的味道,歐擎戰才停了下來,大掌將葉藍溪攬在了懷裏,在她的耳邊落下一句話:“我也想問,當時為什麽沒有了理智,沒有發現那不是你,但是現在明白的時候才知道,我是愛上你了。”

葉藍溪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握著。

愛上她!

“歐擎戰,你知道和你接吻我是什麽感受嗎?”

“什麽感受?”

“惡心!”

就是惡心,胃裏一陣翻滾的惡心。

歐擎戰虎軀微顫,緩緩的放開了抱著葉藍溪的手。

一鬆開,她就迅速的轉身進了浴室,拿出牙刷擠了牙膏塞進嘴裏狠狠的刷著。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歐擎戰上次吻她的時候,她差點把自己的脖子給刷爛,嘴裏也刷掉了一層皮,這一次她恨不得將這個舌頭都給拔出來!

看到葉藍溪的反應,歐擎戰一顆心掉進了冰窟。

一瞬間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個男人的眼神和葉藍溪一模一樣,帶著厭惡和憎恨。

僵硬的手拉開了房門,歐擎戰站在門口,最終還是走了出去。

劉姨雙眼含著淚,看著走出來的歐擎戰,趕緊上前將羊絨的毯子裹在了他的身上。

“少爺。”

劉姨這一聲帶著苦澀。

剛才裏麵說的話她一字不差的都聽進了耳朵裏。

心裏埋怨著上天,這孩子究竟做錯了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對他。

“我沒事。”

他沒事,怪隻怪他竟然對那些虛無縹緲的情情愛愛起了心思。

“少爺,要不然我們把葉小姐送回去吧?我再給你找一個好姑娘……”

歐擎戰一回眸,冷眼看了劉姨一眼:“這種話別讓我聽到第二遍。”

劉姨一瞬間淚流滿麵:“難道,難道你還想走夫人的老路嗎?”

難道你還想走夫人的老路嗎?

一句話將歐擎戰的偽裝激的粉碎,雙拳緊緊的握著,歐擎戰臉色發狠,這一切都是拜冷家人所賜!

“我不是她!”

他不是她,所以不會走她的老路。

他比她更心狠,更果斷,更有權勢!

看著歐擎戰漸漸走遠的背影,劉姨一時間心痛的喘不過氣,一旁的女仆人忙扶著她的胳膊。

“劉姨,劉姨您不要緊吧?”

剛才兩個人的對話她聽的不是很明白,不過大概也知道了,這個表麵風光無限的少爺似乎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劉姨扶著女仆人,將全身大部分的力量都靠在她的身上,許久之後擦了擦眼淚。

“把你今天聽到的看到的全部忘掉,不然,後果你知道。”

劉姨說話時,神色瞬間變的帶著寒意。

跟在歐擎戰身邊這些年,她什麽沒看過,什麽苦沒吃過,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什麽都不懂的善良小仆人了。

女仆人臉色微變:“知道了劉姨。”

大家族就是有一些不能對外人道的秘密,或者說是死穴,要麽爛在肚子裏,要麽帶進棺材裏。

劉姨深深的看了一眼緊閉著的房門,在女仆人的攙扶下離開了。

房間裏葉藍溪站在盥洗池邊,嘴裏的泡沫帶著紅色,不知道是她的血還是歐擎戰的。

一雙明亮的眼睛裏,眼淚無聲的往下掉。

為什麽?為什麽所有人都借著愛她的名義肆意的傷害她?

難道愛一個人就一定要不停的傷害才能顯出自己有多愛?

葉寒川對她,她對冷景陌,歐擎戰對她,她對歐擎戰。

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打著愛的名義傷害著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