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彩蝶無奈的指了指腳腕處,“好疼,怎麽辦……好像走路……有些困難了呢……”

葉寒川眯眸,視線深邃如底,“所以?”

淺笑,帶著抹嫵媚,伊彩蝶朝葉寒川眨了眨眼,“能不能……抱我進去?”

凝著伊彩蝶,葉寒川並不是傻子,相反,他更是個精明之人,分明看出伊彩蝶好像對自己有幾分曖昧的暗示。

這是為什麽?

還是,她想做什麽?

或者,是因為一見鍾情,喜歡上了自己?

可是不管是哪一種,他都想看看伊彩蝶接下來會做什麽,說什麽。

他伸手,攔腰抱起了伊彩蝶,英俊的臉龐俯下去幾分,熱氣噴灑到伊彩蝶的臉頰上,聲音低沉,“怎麽這麽不小心?”

嘴上這麽問,心中卻是譏誚不已。

什麽崴到腳,不過是做戲,一個借口而已,便是想對他投懷送抱?

這樣的戲碼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對他用過,其中也包括白嫣然!!

伊彩蝶小巧伊人的依偎在葉寒川懷中,傾聽著男人的心跳,她用手指點了點男人有力的胸膛,曖昧的開口,“不知道為何,你的懷抱……讓我很有安全感呢。”

葉寒川並不知道伊藍溪會在這裏出現,注意力也一直放在伊彩蝶身上,所以沒有留意到遠處的伊藍溪。

而伊彩蝶卻是清楚的知道,所以,她演戲得演得逼真些,讓某些人誤會才是呢。

曖昧的話語越發的明顯,葉寒川抱著伊彩蝶,挑唇,“你在暗示我?”

伸手,伊彩蝶親昵的摟住葉寒川的脖子,在他耳邊低吟,“那你……給我這個機會麽?”

似信非信的看著伊彩蝶,冷哼一聲,“不要告訴我,你對我一見鍾情?”

伊彩蝶在葉寒川的耳中吹了口氣,低聲說,“這個不重要。”

“那什麽才是重要的?”

伊彩蝶眼眸中全是笑意,卻沒有立即開口,而是突然抬起頭,將唇遞了上去,直接覆蓋上了男人的唇瓣。

姿勢,曖昧至極。

她的手更是親昵的捧住男人的臉,想要深入……

這樣的畫麵,清晰的傳入伊藍溪的眼中,讓她看了個透徹,看了個清楚。

葉寒川,伊彩蝶,他們怎麽會在一起,而且還這樣的曖昧。

分明……有著什麽。

腦海中閃過什麽,早前,葉寒川為了權勢,要與白嫣然聯姻,而現在,伊彩蝶成為葉家千金,他便與伊彩蝶在一起,想用這樣的一種方式得到葉家權杖?

不,不是這樣的。

葉寒川不是這樣的人……

葉寒川險惡的想要推開伊彩蝶,卻聽得她開口,“葉家的繼承權,葉家的權杖。”

身子一震,“你什麽意思?”

“親我一個。”伊彩蝶挑唇,她溫柔的看著葉寒川,卻是深意十足,說,“我會告訴你一個秘密,一個對你絕對有利的消息!!”

話已至此,葉寒川深深清楚,這關乎葉家。

猶豫一瞬,他俯下唇,在她的唇上印了一吻,“現在,可以說了吧?”

可伊彩蝶卻沒有放開,而是趁著機會吻住了男人的唇,纏綿……

這一次,葉寒川並沒有推開伊彩蝶。

不過就是女人,逢場作戲而已,又有什麽所謂?

伊藍溪看到這一幕,看到葉寒川吻別的女人,她步步往後退去,心涼到了極點,之前是白嫣然,而後是伊彩蝶,那麽接下來呢?

若他知道她才是葉家千金,又會怎樣?

是為了權勢殺她滅口,還是換一種方式,將她抱入懷中,說盡甜言蜜語,然後得到葉家?

突然,伊藍溪覺得好惡心,好惡心。

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道口子,疼痛不已。

逃離,是她倉促離開的身影。

看到伊藍溪慌亂的拋開,伊彩蝶陰冷的笑了。

來到喬宇會館內,包廂裏。

伊彩蝶從葉寒川的懷抱脫離,她正了正身子,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後放下,終於進入主題,開了口,“其實……我並不是真正的葉薇薇!!”

“你說什麽?”葉寒川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帶著震驚,帶著疑問,又轉為疑惑。

伊彩蝶笑了笑,“你是不是覺得奇怪,這樣的事情,我應該藏著掖著才是,此刻說出來,讓你知道我的秘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畢竟,你將會是我繼承葉家的最大阻礙物。”

“真正的葉薇薇是誰,又在哪裏?”事情發生的太快,葉寒川也還未來得及去深入調查,了解。

早上從老爺子書房出來以後,他便離開了葉家,與伊藍溪去了海邊,手機一直未曾充電,他命人去查的事情,即使查到了有了消息,也聯係不到他。

故而,葉寒川還沒有收到手下稟報回來的消息,那便是伊彩蝶與伊藍溪的關係。

“伊藍溪!!”伊彩蝶毫不掩飾,直接道出實情。

“你說什麽?”葉寒川大驚,卻又害怕至極,他一把抓住伊彩蝶,“她現在在哪?”

不安的感覺彌漫,他不想伊藍溪遇到危險。

因為他的心裏,她是他最愛的女人!!

“你放心,她還活著。”伊彩蝶冷冷一笑,說,“而且活的很好,很滋潤,原本我是想殺人滅口,可她命大,讓冷景陌救了她,此刻她正待在冷景陌的別墅裏呢,你說孤男寡女,他們會發生些什麽呢?”

“冷景陌?”葉寒川是知道冷景陌的,也一直覺得冷景陌對伊藍溪有意思,但伊藍溪喜歡他,這是葉寒川感覺得到的,所以也就沒把冷景陌當回事,不覺得是什麽威脅,但現在……

“你與冷景陌相比,一個是養子,前途堪憂,一個是冷家長子,是繼承冷家的無二人選,又對伊藍溪有救命之恩,不像你棄她於不顧,更是與別的女人訂婚,這定然是讓她失望透頂,也絕望的吧?”伊彩蝶犀利的開口,“尤其是在這樣脆弱的時候,我想,她一定會投入冷景陌的懷抱,而不是對你這個薄情之人苦苦等待。”

“住口!!”葉寒川情緒激動,咆哮著。

伊彩蝶卻不為所懼怕,繼續說到,“現在的伊藍溪,有了冷景陌作為依靠,有了他的幫助,回到葉家指日可待,得到葉家的繼承權更不是難事,而到了那個時候,你葉寒川又還有什麽地位?憑著你對她的態度,她豈能不恨,又怎會對你留情,到時候你在葉家,又還能得到什麽?”

“藍溪不是那樣的女人。”葉寒川閉了閉眼,萬千情緒掙紮著。

“你對伊藍溪可真是一往情深。”伊彩蝶諷刺的說到,“可是在權勢錢財麵前,你又作何選擇?”

這句話問到葉寒川內心深處。

是啊,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抵抗錢財的誘惑。

他可以為了這一點不惜一切代價,而伊藍溪又會怎樣?

早上,他約伊藍溪在海邊見麵,她是否就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卻對他隱瞞不說,便是在防備著他?

“做個交易吧。”伊彩蝶直接道出自己的意思來,“如果除掉伊藍溪這個威脅,葉氏,咱們共同享有如何?”

葉寒川危險的看向伊彩蝶,“你覺得我會答應你的條件?”

“如果伊藍溪回到葉家,那麽葉家將會是她一人繼承,而你葉寒川,隻不過是葉家的樣子,爺爺早上的話,你也聽到了,葉家的繼承,根本沒你的份。”伊彩蝶一字一句的開口,“現在的伊藍溪,已經與冷景陌在一起了,她早已不是那個苦苦等待你的伊藍溪,而是葉薇薇,來到權欲這個大的染缸裏,沒有人還會單純善良!!”

沉默,亦是煎熬。

良久,葉寒川挑唇,“我相信藍溪。”

“哼。”伊彩蝶冷笑不已,“你相信她什麽?相信她繼承了葉家之後,還會與你在一起相愛,白頭到老?可是葉寒川,就算事情朝著這一步發展,你又有沒有想過,別人會怎麽看你,說你是小白臉,吃軟飯的那一個,等到哪一天伊藍溪不高興了,隨意對你踐踏,將你趕走?畢竟,葉家是她的,想怎麽做,還不是憑著她高興,不是麽?”

葉寒川的心陡然一顫。

他向來驕傲,又怎麽願意女強男弱,願意有一天事情發展到那一步呢。

“不要再說了。”葉寒川不想聽,一點也不想聽。

可是,伊彩蝶卻還是要繼續說,她道,“這是事實,亦是現實,如果你希望主宰一切,而不是由人支配,那就與我聯手,與我合作,咱們共同得到葉家,我對集團事務不感興趣,隻要有足夠的錢,我就會離開,而葉氏集團,就是你葉寒川的了!!”

“相反,如果你心軟,選擇伊藍溪,將會一無所有,站在絕對被動的局麵。”

“夠了!!”

葉寒川怒吼一聲,他離開了喬宇會館。

伊彩蝶看著葉寒川,也不著急,她冷笑一聲,掏出手機撥出了一串號碼……

******

外邊,夜黑的有些讓人窒息。

伊藍溪跌跌撞撞的,心碎到了極點。

身後,葉離突然做了一個意外的決定,他將車靠邊停了下來,搖下車窗,他挑唇,“上車。”

低沉冷窒的聲音,沙啞磁性。

伊藍溪抬頭,看到葉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