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芳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雖然陳俊的情況很危險,但是也不可能醫生和護士這麽置之不理!

轉瞬之間,方芳就想到了什麽,看著床上氣若遊絲的陳俊,她咬著牙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邊的人三言兩語說了個清楚,方芳的臉色一陣慘白。

唐一爵,唐一爵!

你做的這麽絕,就不怕思雨恨你嗎!

而此刻,唐一爵靠在沙發上,麵色發愣,手指裏把玩著林思雨頭上的一個小發卡,剛才掉落到了地上,他後來才看見。

他天生愛將別的東西把玩在自己的手裏,不管是東西還是人都是這樣,與生俱來的帶著掌控的欲望和爭勇鬥狠的霸氣,卻從來都忽視了對方是否能承受。

而不能承受的代價,唯獨隻剩下毀滅。

可是偏生這個女人,偉大的讓他把控不住,說起毀滅,卻又下不了狠心。

一想到這裏,卻突然一驚。

多久了?

心裏蔓延開一陣刺痛,他猛然站起身來,卻在轉身那一刹那停住了腳步,遲疑了幾秒鍾,便邁開步伐衝著浴室走去。

浴室裏麵寂靜一片,隻有一陣“嘩嘩嘩”的寂寥的水聲,卻聽不見別的什麽聲音,他抿唇擰開了門,卻發現裏麵一片冰冷的水霧。

方才還那麽意亂情迷的柔白此刻倒在一片水花裏,被水花泡的上下浮沉,纖細的身體透著幾分冷,慘白一片,絲毫看不出來些許生氣。

而那些高強度的水花砸在她的身上,卻絲毫引不起來別的反應。

心痛。

眉頭深深地凝在一起,他抬手摁下開關,蓮蓬頭一瞬間停止,他從浴池上走下去,淌著水將她抱在懷裏,手心裏是一片柔軟冰涼的肌膚,冷的刺手,他抱起來就覺得輕若無物,又覺得心疼,看那已經沒了生息的臉頰,歎了一口氣,輕輕地落下一個吻。

思雨,你為什麽就不能順著我呢?

卻突然聽見她的呢喃。

聽不清什麽話,但是卻很明顯感到她略微顫抖的幅度,還有她不安的眉眼,唐一爵這才突然記起,她怕水。

記得去泳池,她都不敢下水。

他被一瞬間的心痛和懊悔給淹沒了,甚至於都不敢用力去抱她,隻是將她小心地攔在懷裏,用最溫柔的角度看她,卻看到一張毫無生息的小臉,可是唯獨那失去了粉嫩的唇色又是誘人,他小心地落上了一個吻,冰涼,卻又暖不回來。

懷裏的小野貓不安分的嚶嚀,卻沒有力氣再動了,他看著就覺得心疼,遲疑了一下,又小心地將她抱回來,卻找了一個小浴缸,將她整個人都泡進去。

將浴室的溫度調好,又親自用手試了溫度,才轉身將她抱過去,她渾身都是濕淋淋的,突然一接觸溫暖,整個人都顯得鬆弛下來。

甚至方才那麽冷的唇舌都有了些溫暖。

唐一爵從來沒有這樣照顧過別人,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些麻煩,甚至有些手忙腳亂。

幾次都被她細碎的長發纏住,忍不住皺眉,可是看到她慘白的側臉還有任由她擺布的乖巧的模樣,眼裏的冷峻陡然就泯滅下去,隻有溫柔纏繞。

細細的用熱水衝刷她的身子,嫩白的膚色看著就讓人忍不住蹂躪一番,唐一爵漲紅著一張臉,扭過頭咒罵了幾句。

她就是個妖精。

欲望幾乎就是不能忍耐的,等到唐一爵將她整個人都擦幹淨丟到床上的時候,根本沒有什麽停頓,直接如同餓虎撲食一樣撲到了她的身上。

而那纖細的身影此刻卻寧靜的很,縮在他的懷裏偶爾嚶嚀一聲,刺激的他頭皮都有些發麻。

整個一整晚,他都撲在她身上,恨不得直接死在她身上的好,隻是懷裏的柔白明顯已經體力透支。

林思雨迷迷糊糊的根本分不清什麽,偶爾睜開眼眸來,眼底總是帶淚的。

林思雨的記憶不多,斷成了一個一個的碎片,有時候聚集起來才能想起來一些事。

比如她被陳俊壓在身下的時候,比如她被丟在浴池裏掙紮感覺自己就要淹死的時候,比如現在,壯碩的身體壓在她的身上。

每一下,都是幾乎要弄死她的力道。

“呀——”

嬌嫩的小臉上還掛著淚水,她滿臉淚痕的開始求饒,他卻不去管這些。

隻是伏身下去吻,吻著她的耳朵不肯放,任由她的肌膚一片一片的泛起雞皮疙瘩。

“啊——放開我,不要,嗯!”

一陣媚叫婉轉的落到他的耳旁,唐一爵的眼眸逐漸發紅,卻看見身底的小丫頭哭的淚眼朦朧,嘴巴裏叫著委屈:

“不要,不要下水,我不會遊泳——”

因為害怕,她的身體還在顫,大概是隱約清醒了幾分,睜開眼睛就看到唐一爵的臉,她驚悚了兩秒,竟是扭著臉就開始哭。

不知道是因為見到唐一爵,還是因為剛才的委屈。

唐一爵感覺她哭得厲害,隻能彎下身子去哄,可是偏生她不老實,哭的張牙舞爪,一個顫抖都讓他倒吸冷氣,最後幹脆將她的眼淚都吞下去。

“乖,我以後不會了。”

溫柔的聲音圍繞在她的耳畔,還有他清冷的眼眸:“不過,也沒有下一次了。”

大概是感覺到了久違的溫暖,林思雨整個人竟然都老實了一些,乖順的窩在他的懷裏。

有那麽一瞬間,唐一爵覺得她柔順的讓他不敢相信。

手掌裏巴掌大的小臉兒被他揉捏著,呈現出一股不自然的粉嫩,他又心疼又喜愛,眼眸裏的墨色都跟著凝結成了黑夜,籠罩在她的身上。

睡夢中,林思雨整個人都是昏沉沉的,纖細的身子被放到被子裏,又被唐一爵用溫熱的毛巾擦了一個遍,才憐愛的將她抱在懷裏。

這大概是林思雨認識唐一爵以來,受到的最溫柔的待遇了吧?

隻不過,等到林思雨醒過來的時候,可不覺的有多溫柔。

寧靜的黑夜,隻有她自己一個人瑟縮在床榻上,纖細的身體被埋沒在絲綢的被子裏,睜開眼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個陌生的世界。

茫然的盯著床榻看了一會兒,抬手揉了揉淩亂的發絲,好容易才有了一小會兒的清明。

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麽?

方芳,陳俊,還有——唐一爵?

整個人都狠狠的吃了一驚,林思雨下意識的撐起自己的身子,要下床去,卻在抬腿的一瞬間,雙腿酸軟無力的又垂了下去。

嬌嫩的身軀提不起來力道,下腹的酸澀幾乎要讓她抬不開腿,她下意識的坐了一會兒,然後緩慢的掀開了被子。

昨天晚上喝的爛醉,但是她這個腦袋卻無比的情形,纖細的手指輕輕的點了點大腿內側的一片紅嫩的肌膚,頓時就是一陣輕微的酸澀。

她是被人狠狠的折騰過了一遍了。

腦海裏過了一遍,又盯著這裏看,估計又是唐一爵。

唐一爵,唐一爵!怎麽走到哪裏都是他!

懊惱和憤恨瞬間裹夾了林思雨,心裏有著發泄不出來的情緒,林思雨尖叫著裹著被子狠狠地在被子裏麵折騰。

纖細的胳膊在被子裏麵撕扯,甚至牙齒都跟著咬,可是撲騰的越厲害,眼淚就在眼眶裏聚集的越多,又咬著牙不肯掉下來眼淚。

過了好一會兒,才放下了心裏壓抑的心思,用手背揉了揉眼睛,費力的從床上下來,但是沒想到,沒走兩步直接就撲到了一邊兒去。

旁邊放著一個高腳花盆,她下意識的抓著那花盆就砸了下來,手臂被咳得青腫,而那花盆,已經在鋪著羊絨的毛毯上散成了一片黑土。

她就在哪兒半跪半坐的呆泄了一會兒,卻像是天大的委屈都從心裏麵流露出來了一樣,劈裏啪啦的變成眼淚從眼眶裏砸下來。

纖細的身子狼狽的坐在那兒,她也沒有力氣繼續折騰,看著自己身上的青紫,忍不住一撇嘴就哭出聲來。

“唐一爵你個王八蛋!混賬,你去死啦!”

哭哭啼啼罵了好一會兒,好像覺得解氣多了,可是心裏還是難過的,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想昨天晚上的事,可是根本停不下來。

她總是不斷地想,不斷得想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迷迷糊糊之中好像發生了很多事,但是她最後隻記得自己被扔到床上的時候。

還有唐一爵掰著她的臉讓她叫她名字不準她停下的時候!

這個王八蛋,去死好啦!

越想越生氣,委屈的眼淚啪啪的掉下來,她哭得不行,幹脆起來就想走,可是偏生一起來才發現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

左右一看,好麽,自己的衣服都被活生生地撕開了,看一眼就知道,昨天晚上那個混賬把她霍霍的有多慘!

她遲疑了一下,擰著臉跑到衣櫃旁邊,惡狠狠地打開衣櫃肆意的去裏麵拿衣服,一陣胡亂的扒拉,看見不順眼的,還扔在地上踩兩腳。

好像這就是唐一爵一樣。

這衣櫃裏麵,除了西裝還是西裝,沒有一個是她能穿的,翻到後頭卻發現這衣櫃裏麵滿滿的都是他的味道,林思雨的手都開始發抖了。

她現在已經聞不了他的味道了!

她自己呆呆愣愣地站了一會兒,覺得不能再磨蹭了,好歹也是給唐一爵做過秘書的人,唐一爵經常工作到半夜,再等一會兒,他就要回來了。

於是,她繼續乖乖的在衣櫃裏找,終於在衣櫃的一邊找到了一些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