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在旁邊端詳良久,轉頭衝身邊的助理撇下一句“等著”,然後抬腳就走過去。

身邊的助理錯愕的站著,看到她走得隨意,卻不敢上去糾纏,隻是站在原地等著。

有冷冽的目光凝視住她,林思雨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她平日裏習慣了唐一爵的氣場,對於這種感覺分外熟悉,就像是被獵人盯上了一樣的毛骨悚然。

一回頭,就看見了Linda的笑容,燦爛而放肆,分明看著是暖的,可是眼底的冷意卻讓她下意識的挺起脊梁,直直的對上Linda的眼,卻被她眼底的冷冽所擒獲,林思雨的後背都禁不住有些發麻。

上一次,Linda給她聽了錄音,但還不知出於什麽心思,林思雨竟然沒有告訴唐一爵,而且,雖然Linda讓她知道了這件事情,但是,她對Linda沒有一絲一毫的好感,和Linda在一起,每一秒都讓她很不舒服。

“唐一爵呢?”Linda嘴角向上勾,帶著淡淡的薄涼,靠近她,眼眸繞著她轉:“舍得你自己出門?”

林思雨搖頭:“我和朋友。”

她站得筆直,裝作是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是偶爾眼角掠過幾分不安,Linda看著,淡淡一笑:“是你上次幫你擋了一下的朋友麽?嘖嘖,可真是姐妹情深啊。”

林思雨聽得脊背僵直,分明感覺到了她的挑釁,可是這話又說的她心中愧疚升騰,根本無法反駁。

Linda的手指無意識的敲擊著自己手腕上的銀質手環,她越發覺得,沒辦法再等下去了。

前幾天事情發生的時候,她簡直都沒有打探到一點消息,蛛絲馬跡都找不到,而她手上那段錄音,還是她刺激完蘇若蘭之後,就猜到蘇若蘭會做出來什麽,提早監控了她的電話。

鬧市裏麵一輛麵包車橫行,撞了兩個人,可是就像是一點漣漪都掀動不起來一樣,讓Linda早早做好了準備,卻無法摻和進去,主動撩撥起來又顯得太刻意,太可惜了,唐一爵把她保護的太好太完美,就連報道都沒有。

所有人都當做這是一場意外,但是Linda知道,明裏暗裏關注這件事的人可不少,從唐一爵到冷氏總裁,Linda看得心驚,卻也越發興趣濃厚。

要她怎麽來解釋呢?唐一爵這麽寶貝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果被她給毀掉了,那麽這一輩子,唐一爵是不是都忘不了她Linda這個人了?

如果不能愛她一輩子的話,恨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在摧毀之前,總要好好玩一會兒才行。

Linda眼底噙著笑,又走近了一些,抬手撩起林思雨耳邊的垂發,輕輕一頓:“聽說蘇氏集團今天剛宣布和唐氏集團解除婚約呢,還有集團股份一道兒都撤出去了,這對於唐氏和蘇氏來說都很危險,這個時候,如果有別的集團趁虛而入——”

林思雨沒動,隻是抬頭用清亮的眼眸看Linda,沒有躲避她的眸光:“這些,難道和你沒有關係麽?”

Linda的心跳動了一下,臉上卻扯出越發燦爛的笑容:“生意場上的事情說不清楚,我隻是好奇,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林思雨不知道Linda要表達什麽,但是卻毫不畏懼的直視她的眼,Linda和唐一爵有一種致命的相似,就來自於眼睛,她的眼分明是炙熱的光,但是眼眸流動之間,卻又如同跗骨之蛆一樣陰冷,纏上了就無法躲避。

可唐一爵眼底清冷,眼眸裏卻是暖的。

“你說得話,我聽不懂。”良久,林思雨實在是受不了她的眼神,皺眉挪開目光:“他從不和我說這些。”

這話聽到Linda的耳朵裏,卻讓她心裏壓下的火焰又一次升騰起來——被保護得越好的人,越不知道腥風血雨,而這樣的美好,真是忍不住想要摧毀。

她分明是在笑的,眼眸掃過她的全身:“我正要去找唐一爵呢,要一起麽?”

林思雨心裏一跳,卻下意識的挺起脊梁,扯出了一抹笑意來:“如果是今天的話,他沒空。”

方芳從洗手間裏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一幕。

氣場強大的女人半低著頭,利落的短發微挑的眉眼,怎麽看都透著一股邪魅中性的美,可嘴角勾著的笑容太過咄咄逼人,分明看著動作親和,可那眼底卻冷的過分。

在她麵前的林思雨分明是個溫和的性子,卻又不知被怎的激起來了,挺著脊梁生生帶著一股子執拗來,就連帶著兩人這麽近這麽親昵的動作似乎也都帶著殺氣。

方芳不認識Linda,也搞不懂發生了什麽事,隻是腳步未停,潛意識裏,覺得這人並不是好接觸的。

看到方芳過來,林思雨脊背一鬆,直接從Linda身邊過去,繞到方芳的身邊,就覺得呼吸順暢了些。

方芳怎麽說也是公司總裁的豪門夫人,有足夠的氣場和Linda匹敵,林思雨一直勉強支撐的心,此刻才放鬆下來。

Linda此刻已經轉過身子,斂起桀驁和崢嶸,笑的宛若故友:“方小姐。”

方芳並不認識她,但是憑身後的姑娘的態度就能猜測出來,也就沒有多少好感,隻是挑眉:“這位小姐麵生,我們見過?”

Linda挑眉,隻是笑,方芳清冷自若,兩人分明都沒說話,隻是四周的氣氛冷到極致,旁邊的服務生都不敢摻和,方芳懶得糾纏,隻是說了一句“回見”,轉身離開。

身邊的小丫頭立刻跟上,方芳隨意拉著她的手,似乎無意的說道:“一會兒去跟唐一爵說,讓他來接你,見家長這種事兒,你也用不著緊張,一切都有他在呢。”

在對麵佇立的Linda眼底都閃過一片灼熱,想,她總要做點什麽才好。

纖細的手指挑起手機,隨意撥打了一個號碼,片刻,對麵的人才接通,畢恭畢敬的喚了一句:“Linda小姐。”

Linda無意識的把玩著手腕上的銀製手鐲,輕聲念:“人找到了嗎?”

電話那邊的人頓了一下:“找到了,但是腿殘了,手也廢了。”

Linda勾了一抹冷笑:“給他五十萬,一星期之內,我要見到效果。”

輕巧的掛了電話,她得目光落到那手鐲上,一個“爵”字耀眼得很。

她想,得不到的東西,就毀了算了,親手毀掉一個喜愛的不行的東西,這感覺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啊。

此時,寧靜黝黑的停車場。

光線有些黯淡,方芳和唐一爵打了個照麵就離開了,林思雨倒是有些慌,一想到馬上就要去唐家,莫名的就有些舍不得方芳。

唐一爵幹脆一把抱起來這墨跡的小丫頭,把她塞在副駕駛上,正在幫她係安全帶,林思雨一想到剛才在商城裏麵遇到的Linda,心裏就覺得不舒服,但是又實在不想和唐一爵提這個人,幹脆就抓著他的袖子磨他,也不讓他走。

唐一爵耐不住她,就低著頭盯著她看,他的眼底天生帶著涼意,而是懷裏的女孩有恃無恐,偷腥一般衝著他笑,笑的他心都跟著柔軟。

“別鬧。”他揉了揉她的腦袋,在臉頰上落下一吻。

林思雨原本還是要折騰的,可偏生一想到一會兒要去的地方,又生生收住了心思。

真正的到了唐家,林思雨的手都跟著冒虛汗。

她是真的沒想到,唐一爵口中淡漠的唐家回事這麽一個模樣,別墅和傭人看不到頭,她跟著走進去,隻能緊緊地扣著他的手。

唐一爵眼眸掠過四周的時候,是真的淡漠,看不出來欣喜和情緒,隻有偶爾在她緊張的時候微微俯身與她說句話,在抬眸的時候又是一陣冷。

林思雨本來有很多話要問的,就像是家裏都有什麽人,她一會兒該做什麽之類的話,但是唐一爵目光淡漠,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都隨你喜歡”,他說的很隨意,可是林思雨能看到他眼底的不在意。

他是真的不在意這些人。

林思雨琢磨不透,就低著頭看著,在走進客廳的一瞬間,兩排女傭低頭叫著少爺,讓林思雨心都跟著顫了一下,卻還是挺直脊梁走進去。

她見到的每一個圍繞在唐一爵身邊的女人,都是驕傲而又自信的,她是最後留下來的那個,所以,她絕對不能怯場。

客廳裏麵一片寂靜。

林思雨一眼就看到了四周的奢華,卻又不敢仔細去看,匆匆掃了一眼又垂下目光來,悄然的跟在他的身邊。

隻是目光一掃,就看到了一個沙發上坐著的穿著唐裝的老人,手中抓著兩個圓碩的玉珠輕輕地轉,臉上映著老年斑,似乎是沒聽見他們進來。

“唐老先生,少爺帶著一位小姐回來了。”一邊一個傭人畢恭畢敬的在唐老先生的耳邊說了一句。

老人緩慢的將目光落過去,林思雨被他的目光激的一陣發麻——虎父無犬子!唐一爵是這樣,而他的父親更甚!

唐老先生隻是定眸看了一眼林思雨,頓了頓,輕聲念到:“叫夫人過來。”

林思雨被她看的手腳發麻,本來想叫一聲“伯父”,卻又沒有勇氣,一直到走去了餐廳,才感覺到越發心驚。

幾乎有十米長的餐桌,坐滿了一半,她們走過去的時候,坐在上麵的人都抬起眼眸來看過來,但是唐一爵一個冷漠的目光掃過去,幾乎所有人又都垂下頭,隻是偶爾有人,也將目光落到林思雨的身上。

林思雨貼著唐一爵坐下,低頭乖巧的不去看,生怕自己觸碰了誰——這樣一大家子,怎麽就沒有聽過唐一爵說過關於他們的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