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我有了

瞿曜庭心尖兒酥麻,偏頭吻她的耳朵,在她耳畔柔聲低問,“怎麽了?”

葉兮耳根兒緋紅,抿著唇親他的薄唇,一下一下的啄,像是在玩兒。

瞿曜庭溫柔的看著她,看著她吻他,時不時配合的張開唇,含住她的小嘴兒親一親。

吻夠了,葉兮紅著臉,鼻尖靠著他高挺的鼻翼,張著唇細細的呼吸。

瞿曜庭托著她的身子朝臥室裏走,將小丫頭放在床,雙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重瞳灼灼的盯著她,“遇到什麽高興的事了?”

葉兮眨眨眼,歪頭衝他樂,卻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我今天下午給你打了好多電話發了好幾條信息,你都沒回我。”

小丫頭悶著臉,很不高興呢!

瞿曜庭點了點她鼓起的小臉,認錯態度良好,“下午出差,手機落在車裏。抱歉老婆,沒有接到你的電話,原諒老公?”

聽他這樣說,葉兮心裏已經原諒了……好吧,她其實根本沒有生氣!

估計以她今天的心情,是有人當麵罵她一頓,她也不會生氣的。

隻是很享受被他小心翼翼的哄著,葉兮故意拿喬,哼道,“不原諒!”

瞿曜庭盯著她,眼底閃著笑,“那老婆要怎樣才肯原諒老公?”

“嗯……”葉兮古靈精怪的轉著眼珠子想了想,才一本正經道,“罰你以後事事以老婆馬首是瞻。”

瞿曜庭忍著笑,揚眉,“這個嘛……”

“你不同意?”葉兮瞪他。

“可以商量商量……”

“還要商量……哼,不原諒了,真的不原諒了!”葉兮任性的捂住眼睛,往後一靠,靠在床“生悶氣”。

“嗬……”瞿曜庭實在沒忍住笑出了聲,他的小老婆,太孩子氣!

在心裏歎了聲,瞿曜庭翻身躺靠在葉兮身邊,一條臂膀習慣性的搭在了葉兮的肚子。

“啊……”葉兮卻受驚似的抓開他的手,緊張兮兮的捂住了肚子,鬱悶的瞪他。

他那條手臂多重啊,壓壞小不點怎麽辦?

瞿曜庭一愣,重瞳精深的看了眼葉兮捂肚的手,半身慢慢撐了起來,俊美的臉龐悄然繃緊,沉默,深深望著葉兮。

葉兮躺在床頭,小臉泛著紅暈,歪著頭眨眼看著他,一雙眼如寶石璀璨發亮。

瞿曜庭猛然提起一口氣,躍身騎在葉兮身。

葉兮臉色大變,連忙撐起細細的手肘將身體往他身下拔了出來,而後滾到了另一邊,依然用那雙亮亮的眼睛靜默的望著瞿曜庭。

“小兮兒……”瞿曜庭捏了捏拳,看著葉兮的眉眼深沉,嗓音竟有一絲絲顫,雖然不明白,可確實有,“到老公這裏來。”

“我還沒原諒你呢。”葉兮小聲說。

這個時候跟他亂倔什麽?

瞿曜庭無力扶額,真是個臭丫頭!

歎氣在再歎氣。

她不過來,隻得他自己過去。

瞿曜庭下床,走到葉兮麵前站定。

他高大挺拔的身形,如山,氣勢凜凜。

葉兮縮了脖子,爬了過去,抱住他精壯的蜂腰。

下巴擱在他肚子,仰著眼睛看他的臉。

可是人太高,他不想給她看,葉兮雙眼快瞪得翻白眼也沒看到他的臉。

鬱悶的歎氣,用額頭撞他的肚子。

瞿曜庭當心撞壞她,連忙軟了腰,放鬆肚腹的肌肉,給她撞個夠。

葉兮撞得頭暈腦花,身子一搖一搖的,差點往後翻又倒在床。

瞿曜庭已經無力了,特別無力那種!

無奈伸出手,摟住她的背,用力將她抱了起來。

葉兮撞得累了,還在喘氣。

被他抱在懷裏。

主動抬腿勾住了他的腰,兩條胳膊也軟軟的搭在他的肩頭,小臉紅撲撲的,靠在他胸口,真像個玩累了靠在“家長”懷裏歇氣的小孩子。

瞿曜庭親了親她撞紅的小額頭,柔聲輕責,“自己的額頭,也不知道輕點!”

葉兮嘟嘟嘴,倒打一耙,“是你的肚子太硬了!”

“……”是他讓她撞的?還敢反過來怪他!

瞿曜庭擰擰眉頭,沒好氣的照著她的翹臀拍了一下,“以後不許胡鬧,否則一次收拾你個夠!“

葉兮氣焰高的哼了聲,死豬不怕開水燙,她現在有“護身符”傍身,才不怕他“收拾”!

瞿曜庭盯著掛著他腰那兩條晃蕩的小細腿看了會兒,繼而移開目光,望著葉兮喜滋滋的小臉,抿唇,“小兮兒,你是不是有什麽話要跟我說?”

“……”葉兮晃蕩的一腿一頓,又繼續,“有嗎?”

瞿曜庭皺眉,真心沒什麽耐心,把小丫頭往床一放,修長的指掐著葉兮的下巴,重瞳沉著盯著她,“真的沒有?”

葉兮眼睛一閃,盯著他突然嚴肅的臉,小臉也不由慢慢嚴肅了起來,舔舔唇,葉兮伸手戳了戳他捏著他的下巴的手。

瞿曜庭忍得眉心直跳,鬆開手,雙手卻壓迫性的撐在葉兮身體兩側,重瞳淩冽像是要吃人一樣。

葉兮訕訕。

多高興一件事啊,搞得這麽嚴肅,這麽嚇人,至於嗎?!

吸了兩口氣,葉兮是真的不敢再賣關子或是跟他胡鬧。

抓著手兒乖乖的放在膝蓋,“我有了!”

“……”瞿曜庭重瞳猛地深陷,喉嚨也堵了堵,好一會兒,才啞著聲線問,“有什麽?”

呃……

葉兮臉熱熱的,習慣性的伸手去抱他,卻在剛伸出手時,被他猛地抓住了手腕。

葉兮心一抖,仰起白淨的小臉看他。

瞿曜庭臉繃得有些緊,呼吸也壓著,視線沉著緊迫逼視葉兮,“嗯?”

葉兮被他盯得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磕巴道,“有,有是,是懷,懷孕啊……”

老公,你這樣嚇人真的好嗎?嚶嚶嚶……

懷孕……

瞿曜庭堅毅的臉龐僵滯,之前呼吸隻是壓著,現在是直接沒了呼吸,光是直直盯著葉兮,也沒個反應。

葉兮心跳忐忑的跳個不停,看著瞿曜庭僵硬的臉,手足無措。

終於在被他一眨不眨盯了整整五分鍾後,葉兮扛不住了,生怕他不呼吸把自己憋出什麽來,急哭了,“老公……”

卻,話還沒說完,她整個人便被一股大力猛地卷抱進了一堵溫暖激亢的懷抱。

【三更。票票呢,留言呢,姑娘們的支持是對蕘最好的鼓勵噠,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