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真是個小丫頭

接著,她整個人在原地旋轉了半圈,再次被男人壓覆在了柔軟的大床,而雙唇,亦被男人灼燙的薄唇,強勢封堵。

葉兮懵炫,小腦袋瓜在這一刻完全停止轉動,鼻息間全是男人霸道滾燙的氣息。

一雙小手腕子被男人一隻大手輕鬆扣住舉高到頭頂,他深吻著她,如一頭饑餓的猛獸般啃噬她的唇舌。

舌尖兒傳來的麻痛感,將葉兮迷幻飄忽的思緒稍稍拉了回來,水亮的眸子慌顫的望著麵上的男人。

男人亦盯著她,重瞳幽深如浩淼無垠的深海,那深旋的瞳仁兒深處分明嵌了絲絲縷縷的淡笑,深深看著她。

葉兮突然福至心靈,這個男人剛剛,分明就是在裝睡!

小臉鼓圓了,大大的雙眼迅速燃燒起兩簇小火苗,憤憤的瞪著男人,小身子更是不管不顧的掙扭起來。

“哼……”

隨著她毫無章法的扭動,男人突然發出一聲性感沙啞的悶哼。

英俊的麵龐漲紅,盯著葉兮的重瞳猛地深陷了下去,咬牙,照著她扭動的小臀拍了一巴掌。

“啊……”葉兮痛得低叫,也正是她這一叫,給了他可乘之機,他蠻獷的長舌隨之**,逮住她躲閃的小丁香便是猛地一個汲吮。

“恩唔唔……”葉兮顫吟,細長白皙的脖頸微微往後仰,纖密睫羽下的雙瞳,水光淼淼。

瞿曜庭似乎還覺得不夠,修長的指微用力掰開葉兮的唇角,將唇舌更放肆的往裏探,與她糾纏。

口腔被塞滿,有微涼的**可恥的從她嘴角流曳而出。

這種感覺讓葉兮覺得羞恥,濕潤的眸子瞬間漲紅,晶瑩的淚珠兒一串一串從她眼角灑落而出。

瞿曜庭眯緊玄黑的雙眼,鬆開她的手腕,用手蒙住她的眼睛。

柔韌的舌根沿著她的唇角,將她甜蜜的汁液一一舔盡。

隨著他的動作,葉兮的身體抖得更厲害,小小的啜泣聲從她喉嚨裏灑出。

瞿曜庭邊親吻她的脖子,邊將她身上絲綢的睡衣脫下,蒙在她的眼睛上。

眼前一片黑暗,葉兮怕得渾身僵硬,伸手便要將眼睛上的布料扯去。

他卻不讓,率先將她的手腕用力摁在了床上。

葉兮哭出聲,“你要幹什麽?”

瞿曜庭不說話,隻是拂在她耳廓的呼吸越來越熱,越來越重,越來越粗。

他吻她,從她耳朵一直往下,將她胴白的身體一一吻了個遍。

當他的唇舌落在她腿根兒時,葉兮雙腿抖如篩糠,一條胳膊搭在眼睛上,小聲的哭。

他卻依然沒有停下來,而她,亦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他認真的吻過去,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舌苔的紋路所帶給她的顫栗。

最後一刻,葉兮的身體劇烈顫抖,腦中一片一片抓不住的白光將她淹沒。

終是忍不住這極致的“折磨”,葉兮羞恥的大哭出聲。

瞿曜庭傾身,抱住她抽搐的瑩白身軀,沾著銀亮水光的薄唇,吻她的唇。

唇間嚐到的奇怪味道,讓葉兮難受的皺緊眉,哭著抿緊小嘴躲。

瞿曜庭卻捧著她的小臉,憐惜的盯著她紅腫的眼,低笑,嗓音喑啞,“你自己的東西,還嫌?”

“……嗚嗚……”葉兮閉上眼,把臉別到一邊,哭得很傷心。

滿腦子都是他怎麽可以對她做這種事的可恥感。

而更可恥的是,她的身體給他的回饋!

瞿曜庭親了親她的下巴,大掌安撫的拍拍她的腦袋,低歎,“真是個小丫頭。”

葉兮閉緊眼,現在一點都不想看到他。

他怎麽可以用嘴去碰她……那兒……

嗚嗚……好下流啊!

瞿曜庭耐心的等了一會兒,見她仍然是那副被欺負狠了生氣不看他的別扭樣子,耐心終是沒了。

大掌掐握了握她的細腰,長腿順勢擠開她微開的雙腿,沉下身體。

那兒突然抵上的凶悍物嚇得葉兮猛然睜大了眼,淚水汪汪的瞅過去看男人。

瞿曜庭盯著她,重瞳亮得驚人,而那處正在一寸一寸往裏入。

剛入了頂,葉兮便簇緊了眉頭,小臉噶白,惶恐的搖頭,哭得又啞又碎的嗓音顫抖的小聲求他,“疼,你出來,你出來好不好,求你,嗚……”

上次的經曆終歸在葉兮腦子裏留下了可怖的陰影。

一晚上,他毫不溫柔甚至是粗魯至極的貫穿,她被他當成沒有知覺的娃娃般翻來翻去折折疊疊的欺負。

太痛了。

以至於那種疼痛,不僅留在了她的腦海裏,更留在了她的心裏,身體裏。

雖然此刻他比那一晚溫柔百倍,可是他剛撐入,那股滅頂的疼意便鋪天蓋地的朝她湧來。

疼得葉兮的身體都在淺微的**和抽搐。

就這麽一會兒,她額頭和兩鬢,已是虛汗漣漣。

身體繃到極致,讓瞿曜庭很想不管不顧的占有,可是身下小女人異常的反應,讓他做不到強橫無視。

一滴熱汗從他額角滑落,瞿曜庭隱忍的閉眼,終是放棄強闖的欲望,高壯的體格驀地沉下,匍匐在葉兮輕抖的嬌軀上。

灼燙處仍舊抵在她那兒,葉兮不敢亂動,雙腿繃直到發麻抽筋兒,也不敢動。

一雙眼包滿了畏懼的淚珠兒,顫悠悠的望著將頭埋進她胸前的黑色頭顱。

卻突然,男人猛地抬起頭,幽深的重瞳灼銳盯著葉兮,“幫我。”

“……”葉兮一嚇,狠狠搖頭,“不,啊……”

抗拒的話還沒說出口,一隻手腕便被男人大力握住,接著,一抹滾炙的物體滑進了她的掌心。

葉兮雙眼瞪大如銅鈴,瞳仁兒狠顫,盯著男人。

男人呼吸粗熱,一縷一縷如火般灼烤在葉兮小臉上,而他看著她的目光,如狼似虎般野猛。

葉兮心尖兒顫得厲害,雙唇蠕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掌心之物越來越茁壯,她一手幾乎不能掌握,且,那麽燙。

葉兮小臉緋紅,睫毛一下一下的,扇動得很快。

瞿曜庭喉頭滾動,目光越發火熱黏稠的聚焦在葉兮身上。

實在,實在是受不了他這種要把她生吞活剝般的視線。

葉兮羞慌的抬手,蒙住了他的雙眼。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