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要抱抱

輕眨了眨眼,葉兮伸手,摸了摸額角的紗布,一縷甜蜜溫暖,悄然占據了心房。

冷風帶著葉兮去了院長室親自給她換了紗布,之後便讓人將葉兮領到古栗入住的VIP病房。

葉兮急走進病房時,古栗正坐在病床上用早餐。

一勺粥還沒送到嘴邊,聽到病房打開的聲音,古栗抬眼看去,一見是葉兮,勺子一扔,癟嘴就哭了起來。

“哇嗚……葉小兮……”

葉兮著實嚇了一跳,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看著她腦袋上纏著的紗布,眼圈瞬間一紅,也跟著她掉眼淚,“栗子,怎麽了?是不是疼?”

“要抱抱……”古栗另一隻手伸過去。

知道她也是嚇壞了,葉兮連忙抱住他,拍她的背,“沒事了栗子,沒事了。”

“嗚嗚……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古栗張著嘴,毫無形象毫不顧忌哇哇大哭。

葉兮眼淚珠子也成串的往下掉,“我現在不是好好兒的站在你麵前嗎?沒事了,別哭了啊!”

“嗚嗚……”

那種近距離麵臨死亡的恐懼感,讓古栗光是想到就忍不住四肢發涼,心跳失頻,後怕不已。

葉兮吸了吸鼻子,往後看了眼不放心站在門口看著兩人的護士,隨即在古栗耳邊小聲道,“栗子,快別哭了,有人看著呢。”

古栗一愣,打開淚眼看去,果見門口站著兩名護士看著兩人,抽噎著嘴巴一癟,輕輕推開葉兮,捂著臉靠在床頭。

葉兮回頭看向那兩名護士,禮貌道,“古栗這兒有我,你們去忙別的吧。”

兩名護士相互看了眼,便點點頭,關上門離開了。

葉兮坐在床沿,憂心的看著古栗腦袋上纏著的紗布,伸手摸了摸,啞聲道,“栗子,疼嗎?”

古栗拿下手,看著葉兮搖頭,“不疼了。你呢,疼不疼?”

古栗看著葉兮額角的紗布問。

葉兮抿唇笑了笑,紅著眼搖頭,“我也不疼。”

古栗癟嘴,眼看著又要哭了。

葉兮皺眉,連忙握住她的手,“你幹嘛啊?說好的女漢子呢?有動不動就哭鼻子的女漢子嗎?”

古栗想笑又想哭,表情滑稽的看著葉兮,“你沒聽過有一首歌是這麽唱的嗎?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男人哭都不是罪,我一女漢子哭哭又怎麽了?”

得了,還有心情跟她貧!

葉兮失笑,看了眼她麵前床上簡易餐桌上的早餐,舔了舔嘴巴,“我還沒吃早餐呢。”

“呃……那你吃吧。”古栗把早餐推到她麵前。

葉兮吐吐舌頭,抓起一個素菜卷吃,邊吃邊道,“栗子,咱們兩這回算是真的同生共死了。”

“可不是嗎?”古栗撇撇嘴,愧疚的看著葉兮,“小兮,都是我不好,當時看到那麽多車追著我這一輛車,我一急,隻管把車速開大最大,一門心思想擺脫他們,以至於偏到了另一條車道,所以我們才……”

“栗子,當時的情況有多緊急我知道,換我在你那個位置,說不定沒開出市區就出事了。”

葉兮拿起一個素菜卷塞古栗嘴裏。

古栗咬著素菜卷,圓圓的眼睛盯著葉兮瞧了會兒,而後拿起素菜卷,煞有其事的點頭,“也是。”

“……”還真敢說。

葉兮瞪古栗。

古栗笑,“瞪什麽瞪,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她這不是寬她心嗎?

葉兮垂下眼睫,默默吃了一根素菜卷,轉作若無其事道,“栗子啊,你說那天追我們的人,是些什麽人啊?”

古栗咀嚼素菜卷的動作一頓,繼而又泰然的嚼嘴裏的素菜卷,喉嚨做了一個吞咽的動作,才看著葉兮道,“燕易北的二叔,燕北辰。”

燕易北的二叔?

葉兮驚愕,“燕北辰為什麽派人追你?他想幹什麽?”

古栗眼底掠過冷笑,“他變態唄!”

“……”葉兮蹙眉,“栗子,燕北辰在B市勢力很大,整個B市怕是沒有人不認識他,你怎麽會惹到他這樣的人?是因為燕易北的原因嗎?”

“……”古栗一時間沒說話,小臉沉得厲害。

若換做以前,葉兮肯定不會再追問。

但現在不一樣了。

這事關古栗的安全,她不能馬虎。

葉兮認真的看著古栗,“栗子,你知道我,我從來不會逼你說你不想說的事,但這次不同……我很擔心你。”

如果那晚的人是針對她而言來的倒也罷了,但若是針對古栗的,她怎麽能坐視不管?

古栗睫毛動了動,看向葉兮。

潤澤的雙唇蠕動了兩下,而後便又緊緊闔上。

葉兮焦急,“栗子,我再過兩天就要回法國,你現在這種情況,你讓我怎麽放心?”

“……”古栗眼廓緊縮,下一瞬,她猛地坐直身,震驚的看著葉兮,“你說什麽小兮?你要回法國?”

葉兮臉色微微一變,清潤的眸子閃過懊惱,她本想她離開的時候給她發條信息便是,她受不了離別時太過傷感的場景。

古栗見她這樣,心頭驀地湧上一股強烈的不舍和憤怒,咬了咬牙關,古栗深呼吸,“葉小兮,你才剛回來就又要走?外國的風景就真的比國內要好嗎?以至於你這麽迫不及待的離開?”

葉兮雙唇輕顫,眼眸快速掠過一抹哀傷,喉嚨堵澀,“不,不是的栗子,我有,我有必須去法國的理由。”

“什麽破理由非要你離鄉背井去那麽遠的地方?你告訴我!”古栗捏拳,逼視葉兮。

葉兮眼眸發脹,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微微深呼吸一口,葉兮伸手摁了摁眼角,嗓音已嘶啞不堪,“對不起栗子,我不能告訴你,總之,我真的有我的理由。”

“葉小兮……”

“栗子,我希望你明白,如果沒有非要去法國的理由,我絕不會離開這個我無比熟悉的城市。”

葉兮哀戚的看著古栗,紅潤的眼眶內卡著滿眶的淚水,她卻始終隱忍,沒讓眼淚肆意灑下。

古栗看著這樣的葉兮,心頭酸澀得厲害。

葉小兮,這兩年,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為什麽,你連選擇待在哪裏的權利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