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葉兮的私心

“再多說一個字,我特麽縫了你的嘴!”

“……”

葉兮登時不敢再說話,但表情很是焦急,水水的雙眸尤其擔憂的看著他。

瞿曜庭虛弱的閉上眼,鼻間喘息很重,薄唇透著幾分蒼白。

葉兮看著他這樣,心裏更是急得不輕,壯著膽子伸手握住他的胳膊,“你別硬撐著了,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痛。”

“你知道?”瞿曜庭沒好氣的打開眼盯著她。

葉兮小臉一,紅著臉不說話。

瞿曜庭冷冷瞥她,“出去!”

“……”葉兮受傷的看著他,“你別這樣,我都跟你解釋了我不是故意的……”

“那我跟你解釋我上次也不是故意的,你就能原諒我,接納我,讓我進去?”瞿曜庭凜然望著葉兮。

葉兮心口一縮,臉紅了又白了,“那怎麽能一樣……”

“有什麽不一樣?我不痛?”瞿曜庭視線極其壓迫的盯著葉兮。

仿佛在告訴她,他這次的痛,可不比她上次的痛來得輕鬆。

葉兮咬住下唇,小臉氣鼓鼓的跟受了極大委屈的小倉鼠似的看著瞿曜庭,“你上次明明就是故意的。”

瞿曜庭冷哼了聲,撇開眼不去看葉兮,那樣子分明就是不削跟她費口舌的嫌棄樣兒。

葉兮含住唇,往他某處瞄了眼,眼珠子在轉,似乎在思考他這次所受的痛跟她上次所承受的痛,程度是不是一樣的。

而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他沒她痛!

撅起嘴,葉兮轉身坐在床下,絞著手,斜著眼睛看他。

見他側臉都痛白了,額頭上的虛汗一個勁兒的往外冒。

突然就有些不確定了。

或許,他的痛真的跟她上次的痛差不多。

這一刻,葉兮似乎能感同身受了。

從地上爬起來,葉兮皺著眉頭,像個女強奸犯強行剝他的浴袍。

瞿曜庭繃著唇,涼涼盯著她。

葉兮裝作沒看到,扯開他的浴袍,抓起襯衣從他腦袋上強行套了進去,麻利兒的給他扣上紐扣,又拿起長褲給他套。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褲子提到他的腿彎,正要繼續往上扯時,眼角忽的瞄到了他那處。

洗了澡,他裏麵也什麽都沒穿,這會兒,那處毫無遮擋的出現在她眼前。

不同於以前欺負她時的猖獗蠻橫樣兒,怏怏的一坨,軟塌塌的,青紫色,看上去其實有點惡心。

葉兮打了個激靈,把眼睛別到一邊,故作鎮定的繼續往上扯。

瞿曜庭將葉兮剛剛那“嫌棄”的一眼看在眼底,臉一下子就黑了,視線如冰刀子颼颼往葉兮身上刺去。

這樣子,葉兮想無視都難,掀起長睫看了他一眼。

目光對上他薄怒殷紅的眼眸,葉兮背脊生生一抖,手上的動作也僵持了下來,大大亮亮的眼睛怯怯木木的盯著他。

“起開!”瞿曜庭嫌棄的瞪她。

葉兮抽了抽嘴角,沒動,澄淨的大眼直勾勾的盯著他。

“我讓你起開聽沒聽到?”

“……”她當然聽到了,她又不是聾子!

“葉兮……”

“叫叫叫,叫什麽叫!一個大男人磨磨唧唧,磨磨唧唧,煩不煩,你說你煩不煩?!”葉兮火大的瞪他。。

瞿曜庭眼廓縮緊,“你、再、說、一、遍!”

“我再說一百遍都是這樣!”葉兮板著臉,雙手扯著他的褲頭往上扯。

第一次給男人穿褲子,葉兮不知道沒有男人的配合,她這點小力氣,就算穿一百年也穿不上去。

而現在就是。

瞿曜庭明顯沒打算配合她,冷眼盯著她白費力氣的小傻樣!

葉兮努力了十多次,仍然沒能成功穿上去。

擔心救護車馬上到了,他這樣出去多少有點,咳咳咳,丟人現眼!

葉兮蹙著眉,眉心隱隱壓著火氣。

直起身,支著小腰望著瞿曜庭。

瞿曜庭冷冷的笑,“我……”

一個“我”字剛出口。

腿上便一涼。

瞿曜庭眼皮狠狠一跳,緩緩垂頭看去。

就見原本已經套到大腿上的褲子被一雙小手兒徑直扯了下去,一把丟在了床尾。

而後上身套上的襯衣也被那雙白淨的小手給扯住往兩邊拉。

瞿曜庭臉龐抽搐,震驚而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兮。

葉兮氣咻咻的把他身上所有的遮蔽物都脫了個一幹二淨。

大大的床上,男人赤條條的躺著。

饒是瞿曜庭,此刻耳根子也微微發熱,眼眸中的怒氣一點點升騰而上。

葉兮一把薅開床上的絲絨被,眼珠子定格在男人臉上,再厚臉皮也不敢去看男人那兒,輕喘著氣道,“不穿是嗎?那就像現在這樣,什麽都不穿。120的人不一會兒就到,你要想他們看到你這幅樣子,我完全沒有意見,反正丟人的又不是我……哦,對了,現在你這張俊臉估計在整個B市就沒有不識得的人,要是你這麽被送進醫院,估計明天各大報紙網站的頭條就要全被你瞿大總裁給承包了,嗯,讓我想想,標題叫什麽好呢,就叫……”

“葉兮!”

“就叫……”

“葉小兮!”

“瞿氏財團總裁因縱欲過度受‘重創’夜半緊急送醫救治……”

“……”特麽縱欲過度,他根本沒進去好嗎?!

瞿曜庭真快被眼前這個小壞蛋氣到斷氣,以前怎麽就沒發現這小丫頭騙子竟是隻小腹黑!

葉兮盯著某人憋氣到臉漲紅,有些不忍心。

輕歎了口氣,葉兮坐在床沿,握住他的手,“你聽話好不好?”

瞿曜庭眯眼。

這叫什麽?

打一巴掌給一顆甜棗?

葉兮抿抿唇,小聲道,“你也不想你這個樣子傳到媒體的耳朵裏吧?”

“……”瞿曜庭氣血直線上湧,到底是誰害他成這個樣子?

葉兮再歎氣,“好了好了,我知錯了,我不該情急之下對你那樣,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個小女子一般計較嘛,行嗎?”

瞿曜庭冷冷盯著葉兮,不為所動。

葉兮心裏是真的急,待會兒醫院的人來了,她也總不能真的讓他這幅樣子叫其他人看了去,不然剛才她也不會給他換衣服。

他是她的,他每一處隻能給看她的!

當然,這點小小的私心,葉兮絕不可能讓他知道。

在心裏輕輕歎了口氣,葉兮俯下身,小小的唇從他臉頰拂過,落在他的耳廓,低低說了句什麽。

葉兮紅著臉坐直身時,便看見某人一雙重瞳驟亮,含著某種熱切直勾勾盯著她,聲線沙啞,“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