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花絮……

謝黎辰經過訓練,憑借超強天分,已經學會使用榮勁給他準備所有槍械和一些冷兵器。《免費》

說到冷兵器,出乎榮勁意料,謝黎辰雖然都學會用了,卻表現得興趣缺缺。

通過最近一段時間觀察,榮勁還發現謝黎辰並不喜歡利刃在皮肉上拉開一個口子,鮮血直噴畫麵……雖然演了很多暴力題材電影,那也是市場需要,謝黎辰平時幾乎也沒什麽消遣,隻看看報紙和新聞什麽,一點幼稚跡象都沒有。

榮勁將能量棒塞進嘴裏後拍拍胸口碎削,將又一篇《菜鳥觀察日記》存檔,準備再研究一下明天任務,做一下最後準備就睡覺了。

睡前牛奶剛喝了一半,榮勁就看到謝黎辰在床上趴著看一本雜誌,邊看邊搖頭,似乎在琢磨什麽。

“喂。”

榮勁捧著牛奶剛剛湊過去,謝黎辰一把合上雜誌塞進被子裏,“可以睡覺了?”

榮勁立馬眯起眼睛——有情況!

“你剛剛在看什麽?”榮勁喝一口牛奶,往他被子裏踅摸。

“嗬嗬,成人雜誌,孝兒不能看!”謝黎辰將被子裹得更緊了些,“睡吧睡吧,明天還有行動。”

“是麽……”榮勁將牛奶喝完後,放下杯子鑽回了自己那半邊床上睡覺。

謝黎辰熄燈也準備睡了,十分鍾後……一陣嘭嘭嘭聲音傳來,被子裏頭一陣大亂。

“喂!”謝黎辰鑽出了被子,“兔子,你幹嘛?大晚上這算是邀請?”

“做夢!”榮勁迅速挪回了自己那邊,手裏拿著剛剛謝黎辰藏起來雜誌,打開台燈一看……

“啊!”榮勁慘叫一聲,用雜誌抽謝黎辰。

“都說了是成人看了!誰讓你還看,色兔!”謝黎辰還理直氣壯教訓起榮勁來。

“變態,看這種東西!”榮勁鑽回被子裏關燈睡覺。

謝黎辰將雜誌收了放到床頭櫃抽屜裏……這是他剛才路過便利店買一本外文男色雜誌。他原本想看看自己對漂亮男人究竟有多大興趣,不過看了一遍後,發現自己對雜誌上美男都沒什麽感覺,要不是肌肉太誇張,要不就是五官有缺陷……總之還是兔子好!他忽然想,要不然給榮勁拍一組照片,類似於寫真集……榮勁一定很上照,還能時常欣賞。

想到這裏,謝黎辰溜下床,跑去換衣隔間裏頭,給曹文德打電話。

好容易電話接通了,曹文德抗議,“說過多少次了,超過十二點不要騷擾我!”

“文德,你明天幫我買一套攝影工具。”謝黎辰說,“要好。”

“……你什麽時候喜歡上攝影了?”曹文德打了個哈欠,“你沒聽說過麽,要出事,找小三,想破產,玩單反!那玩意兒是個無底洞,燒錢還沒意思,買個卡機湊合吧。”

“不行,要高清!”謝黎辰咬牙切齒狀,“要全角度全方位,最好還能紅外線!”

“你要不要臉啊!”曹文德覺也醒了,憤憤道,“幹嘛?想對勁勁耍流氓?”

“不是!”謝黎辰笑嗬嗬,“我想拍個榮勁專輯!”

“呃……”曹文德猶豫了一下,隨後就聽到一旁早晨迷迷糊糊問了一句,“誰啊?大晚上。”

電話沒了聲音,估計是曹文德捂著話筒跟謝早晨商量呢。

過了一會兒,電話那頭傳來了曹文德聲音,“行,明天就去買全套照相設備,對了,還有順便給你帶幾個間諜用袖珍相機,拍完了要共享啊!”

“嗯!記得明天給我啊!”謝黎辰很興奮地掛了電話,回頭打開門,榮勁正蹲在門口,側著臉耳朵貼著門。

“哇……”謝黎辰驚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榮勁,“你什麽時候來?”

榮勁眯著眼睛看他,“你在跟誰打電話?”

謝黎辰緊張心稍微緩和了一點,榮勁沒聽到!

“你……”

榮勁話沒說完,謝黎辰立馬扯開話題,“對了,你每天晚上都在寫什麽啊?日記還是餐?”

榮勁立馬臉色僵硬,心說無論如何不能讓謝黎辰知道自己在寫《菜鳥觀察日記》,就結結巴巴地說,“呃……沒……沒寫什麽。《免費》”

謝黎辰原本隻是隨口問一聲,想要轉移一下榮勁注意力,將這件事情搪塞過去,可沒想到是,榮勁竟然真有事情瞞著自己。莫非他每天在電腦前麵敲來敲去,是在做什麽不能讓自己知道事情?

榮勁趕緊就站起來,回去睡覺了。

“咳咳。”謝黎辰走出去,“勁勁,電腦給我用一……”

“下”字還沒出口,就聽到榮勁說了一句,“不行!”

“幹嘛那麽小氣?!”謝黎辰不滿。

“電腦有密碼,你進不去!”榮勁翻被子,“快睡覺,明天精神不好要是完成不了任務為你是問!菜鳥。”

謝黎辰隻好回去躺下,心中還是有個疙瘩,榮勁瞞著他研究什麽呢?

榮勁也躺下了,心裏同樣疑惑——謝黎辰剛剛跟誰打電話呢?

兩人各懷心思,“同床異夢”地到了天亮。

一早起來,就聽到門鈴聲響,曹文德背著大包小包地進來了。

“這什麽啊?”榮勁翻開包包,看到裏頭都是大大小小照相設備。[哥讀書]

“哦,黎辰說要學攝影,所以給他弄來些器械。”

“攝影啊……”榮勁倒是也沒懷疑,謝黎辰畢竟是搞影視工作,想要學攝影也是很正常。他也沒多詢問,因此錯過了謝黎辰翹起嘴角。

謝黎辰趁著榮勁去跟科洛視頻聯絡時候,拉了曹文德,讓他介紹一下性能,還戴上了裝有微型攝像機手表,以便隨時拍攝。

曹文德將東西放下就離開了,謝黎辰獨自試驗新品照相機,就見榮勁捧著電腦皺著眉頭走出來,一言不發。

“怎麽了?”謝黎辰察覺出不對來,問榮勁,“計劃有變?”

榮勁搖搖頭,“趙榭這次竟然請來了將近三百個客人,比計劃中一百五十人整整多了一倍。”

“那麽多人?”謝黎辰覺得不解,“有個事情我一直搞不懂,既然這個趙榭有被綁架危險,而且他也善惡難辨,為什麽還要組織這次生日聚會?”

“有些事情,涉及到很多問題,並不是隻有善惡這兩種說法,你也知道。”榮勁忽然冷笑了一下,“對於普通人來說,善惡是判斷人標準,可對於某一些人,能力才是衡量他存在價值唯一基準……隻可惜,有能力人未必都有人品。”

謝黎辰讓榮勁逗笑了,“那你算是為某些人工作普通人,會不會有衝突?”

榮勁看了看謝黎辰,無所謂地說,“那又怎麽樣?為有些人服務普通人還是普通人,為普通人服務有些人還是有些人,本質決定行為準則,沒法更改。”

“嗯!”謝黎辰讚賞地點了點頭,“我就是喜歡你這點,來,笑一個!”

“啊?”榮勁不解,但是已經被謝黎辰拿著單反哢嚓了一張特寫……正是他目瞪口呆一臉茫然樣子。

謝黎辰嘖嘖了兩聲,“這張可愛!”

榮勁踹了他一腳,這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榮勁接起來一聽,似乎對來電人有些意外,“嗯……是,怎麽了麽?”

電話那頭說著什麽,榮勁認真地聽,謝黎辰趕緊抓拍。

等榮勁掛斷電話後,單手拿著手機,輕輕地敲敲下巴,似乎對剛剛對話內容感到有些困惑。

謝黎辰若是換了以往肯定會問他發生了什麽事,可這時候榮勁表情挺生動,他光顧著著按相機了,沒功夫說話。

榮勁拿過筆記本,不知道輸入了一個什麽網址,彈出了一個頁麵

謝黎辰正想偷拍榮勁認真看網頁樣子,忽然……就聽到電腦裏頭傳來一陣嘎嘎嘎刺耳笑聲。

“什麽東西啊?”謝黎辰總算是放下了相機跑過來看。

隻見電腦顯示屏上,一個黑色調紅色字網頁出現,正在笑是一個帶血骷髏。網站標題是英文——骷髏果實。

這網站似乎是個不怎麽健康黑暗係網站,上麵出現了很多少兒不宜畫照片。

“什麽網站?”謝黎辰湊近看。

“你還記不記得替身演員裏麵,有一個女,叫姓劉?”榮勁忽然問,“大家都叫她劉姐。”

“劉姐……”謝黎辰想了想,“哦,想起來了,就那個武替麽!不過這年頭,像她那個年紀女人做武替也確是很少見!”

“嗯,她打來電話,她說最近兒子魂不守舍,整天神神秘秘,也不好好念書。”榮勁摸了摸下巴,“她貌似是單身媽媽,獨自撫養十五歲兒子……那天她趁兒子洗澡時候,悄悄溜進他房間打開電腦,發現他在看這個網站。等到兒子回來時候她問那是什麽內容,沒想到兒子大發脾氣,說什麽那是真理,隨後抱著電腦就走了,到先在還沒有回來。”

謝黎辰皺眉,“報失蹤了沒有?男孩子叛逆,出去走走也就回來了吧?”

榮勁歎氣,“怎麽會有十五歲男生那麽不懂事,他媽媽已經不年輕了,還在做武替這麽危險職業,他竟然還讓她生氣。”

謝黎辰有些意外地看榮勁,“你很孝順啊。”

“可惜沒媽給我孝順!”榮勁不滿地聯係了烏鴉一個技術人員,類似於那種級別很高黑客,“麻煩,幫我調查一下這個網頁。”

很快,對方視頻連線了榮勁,說這個網站大量情se內容隻不過是一個幌子,裏頭存在著更多心理暗示內容,甚至還有一些古怪代碼,是個心懷不軌可疑網站,已經開始追查。

榮勁讓他盡量尋找網站基地所在地點,查到後通知自己。

而此時,謝黎辰已經開始瀏覽網頁了,“貌似是個青少年恐怖體驗網站。”

“恐怖什麽?”榮勁沒聽說過。

“現在那些年輕人,很流行感覺流派!”謝黎辰跟榮勁講解,“比如說,嗅覺、味覺、等等……不過比較受推崇,是人類本能會抗拒感覺!”

“抗拒?”榮勁皺眉,“就是對人類本身有害那種?”

“嗯。”謝黎辰拿了桌上,榮勁喜歡原味能量棒來啃,“什麽恐怖啊、疼痛、惡心……等等,都成為一種被喜歡東西,忍耐在年輕人看來很酷。”

“你怎麽知道那麽清楚?”榮勁眯著眼睛看謝黎辰,“難道你曾經不良過?!”

謝黎辰眼皮子抽了抽,“本少爺向來是優等生!”

榮勁幹笑不說話。

“我之前演過一部青春類題材電影,黑暗係,研究了很多這方麵東西。”謝黎辰說著,湊過來微笑,“還有啊……我當時去體驗生活時候,接觸過很多這方麵年輕人,說不定還能聯係到。”

榮勁立馬精神振奮,伸手一拍謝黎辰肩膀,“你果然還是有一點用處!”

“死兔子,你就不能有一天不罵我麽?!”謝黎辰望天,掏出手機,“算了,這次看在劉姐麵子上不跟你計較,先找到那個死孝!”

他撥通了一個號碼,找到跟他最熟一個大學生,問他,知不知道那個叫骷髏果實網站。

那個男生叫姚謝,是謝黎辰超級粉絲,兩人關係不錯。一聽到謝黎辰說出“骷髏果實”,他就驚呼了一聲,“哇,謝哥,你研究什麽呢?”

“嗯?”謝黎辰看了看榮勁,按下免提鍵,“那個網站有什麽問題?”

“……具體我不知道,隻不過呢。”姚謝小聲說,“我聽說,迷那個是條不歸路,很多人都失蹤了!”

“什麽?”榮勁皺眉,“你怎麽不報警啊?”

“誰啊?”姚謝聽到榮勁聲音嚇了一跳。

“哦,你嫂子。”謝黎辰隨口回答了一句,榮勁撲上去就用十字鎖定勒住他脖子,要弄死他。

“哦,哈哈,原來是大嫂好啊!聲音好有氣質,大嫂好!”那姚謝還有些愣,直接就答應了,“對了謝哥啊,我跟那些男生不熟,我是邪歸正了,他們還在火坑裏頭呢,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打聽打聽。”

“明白了。”榮勁將謝黎辰按在沙發上,邊用枕頭砸邊回答姚謝,“我們會處理,你不用參與,好好念書吧,有需要再聯係你。”

“好啊……大哥好眼光,大嫂好貼啊……”

他話沒說完,就剛聽到“哢嚓”一聲。

謝黎辰抬頭,隻見榮勁一拳將電話砸扁了。

“咳咳!”謝黎辰捂著差點被榮勁掐斷脖子,指著他喘氣,“死兔子……你來真啊。”

榮勁搶過照相機,哢嚓給他也來了一張,撇撇嘴,“大笨蛋!”

隨後,榮勁找到了當地警方裏頭朋友,讓他幫忙尋找一下那個孝,隨後打電話安慰劉姐,讓她去警局提供線索。

掛了電話,榮勁歎氣,“可惜今天沒有時間,不然我們也能去找一下。”

謝黎辰看著榮勁側臉,低聲問,“真難得,你向來一板一眼,竟幫著開後門?”

“並不是開後門!”榮勁認真說,“如果有青少年被綁架嫌疑,那要盡快報警調查,因為青少年被綁後多數因為不能溝通或者看到犯人臉兒被滅口了,所以時間就是關鍵,我報警是完全按照規定。”

謝黎辰笑了起來,拿起照相機將榮勁嘰裏咕嚕爭辯樣子抓拍下來,決定這張就命名為——別扭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