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菜鳥的行動

第二天一大早,榮勁起床後洗漱做早間鍛煉,今天行動比較零碎,一會兒先去見趙睿,不知道會不會有突破性線索。百度.新文學如果沒有臨時改動,下午他準備去那個俱樂部附近摸摸底。

謝黎辰也跟榮勁一起醒過來了,卻是不肯起來,賴床在床上變換著姿勢,看著榮勁做運動,懶洋洋伸手打開了電視機。

新聞裏頭,正在播某個追悼會,很多警務人員出息,氣氛很肅穆。

“哪裏出事故了麽?”榮勁問。

“可能,最近災難比較多。”謝黎辰單手托著下巴,忽然問,“對了,兔子,你以前也在紀律部隊服役過?”

“嗯。”榮勁挑挑眉,“警隊、軍隊、秘密部隊我都待過。”

“有好朋友死在身邊事情發生麽?”謝黎辰問。

榮勁皺眉,“幹嘛一大早說這些?!”

謝黎辰見榮勁不高興,反倒笑了笑,“真有啊?”

榮勁停下踩單車,用毛巾擦汗,反問,“你呢?最好朋友死在你麵前過沒有?”

謝黎辰搖頭,“沒。”

榮勁白了他一眼,“一想就沒有,有話你也不會問得這麽輕鬆!”

謝黎辰很感興趣地說,“我隻是想更了解你。”

榮勁一愣,又擦擦汗,繼續踩單車,“幹嘛……”

“我們現在是搭檔。”謝黎辰從被子裏遊了過來,到了床尾,托著下巴看榮勁,“我過去很簡單了,大致經過你也知道,你過去似乎很精彩,我卻什麽都不知道。”

“我一直都在為效力除暴安良抓變態打怪獸,你不是已經知道了麽。”榮勁還是想蒙混過去,但謝黎辰看著他不被他糊弄,“想聽你說。”

“想聽我說什麽。”榮勁皺眉瞥他。

“你最難過事情。”謝黎辰認真說,“最好是傷心欲絕那些。”

“心理變態啊你。”榮勁站起來,準備去洗澡。

“要不然我告訴你一個,然後你再告訴我一個,交換啊?”謝黎辰提議。

榮勁愣了愣,回頭看他,“你不是說,沒有最好朋友死掉麽?”

“喂……你要求不要那麽高行不行啊?”謝黎辰笑,“我是太平盛世長大普通人麽,雖然有錢了點也沒遇到過什麽風浪,哪兒有你那種出生入死經曆,不過誰沒幾樣傷心事啊,對?”

榮勁似乎是認真考慮起這筆交易合算不合算來了,站在浴室門口想著。

謝黎辰忍不住嘴角上揚——榮勁這種神色,表示他對自己秘密還是感興趣。

隻有對一個感興趣人,才會去探究,想知道他秘密……否則話,以榮勁性格恐怕早就地下一句“沒興趣”就走開了。

大概考慮了有三分鍾,榮勁回到腳踏車上坐下繼續踩腳踏車,“我再練一會兒好了,你說說看。”

謝黎辰想了想,似乎醞釀了醞釀情緒,“我養了好幾年狗,叫小公……”

榮勁立馬眯起眼睛,“不要聽!”

謝黎辰眼皮子抽了抽,“很感人。”

榮勁白了他一眼,“忠犬公麽,我看過!”

“那我另一條小狗,叫小Q。”

“導盲犬小Q!”

“你不是不看電影麽?!”謝黎辰不爽。

榮勁哼哼了一聲,“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謝黎辰張了張嘴說不上話來,就見榮勁得意地挑眉,“等價交換知道?世上沒有不要錢午餐!”

“行。”謝黎辰點了點頭,單手托著下巴想了起來,想自己有沒有什麽特別重大傷心事,不過貌似還真先不起來,都是些雞毛蒜皮小事情。

“你不會真幸福到從來沒有傷心事?”榮勁問。

謝黎辰歎了口氣,“嗯……”

“果真沒有啊。”榮勁了然地輕歎了一聲。

“這麽肯定?”謝黎辰不甘心,挖空心思想找出點慘烈來,可無論哪件事和榮勁經曆過來比較,大概都是雞毛蒜皮不值一提。

榮勁倒是很平靜,慢悠悠地說,“我經常接觸人,無論是朋友還是敵人,大多是背負著深仇大恨或者經曆過大生大死,那樣人,不會有你那麽張揚眼神。”

謝黎辰扣了扣下巴,“我也不算一帆風順,也是吃過不少苦。”

“都是在你能力解決範圍之內。”榮勁輕輕一聳肩,“就算沒有傷心事也沒什麽大不了啊,大都數人都是這樣平穩一世,最多是些小起伏。要知道,隻有某一天大家都沒有大起大落了,那才是真正世界和平麽。”

“那跟你曾經相處過人比起來,我豈不是太普通?”謝黎辰莫名有些自卑,覺得門不當戶不對,榮勁是個花花少爺話自己就是村姑,榮勁是朵交際花話自己就是拉車窮小子……越想越沒希望。

榮勁見他似乎很失落,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開口道,“嗯……跟你講一件事情。”

謝黎辰抬頭看他,眼睛有些像發現了驚喜大狗……榮勁心裏頭被貓爪子撓了一下。

“我記得很十一二歲時候,一次搬家到了一個陌生地方,隔壁住著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男孩子。”榮勁邊做運動邊慢條斯理地說,“我跟他沒說過話,不過每天早上都能見一麵,彼此都會看一眼,但是我看得出來,他眼裏沒有惡意,他也一定覺得我沒有惡意。”

“這麽小就眉目傳情了啊?”謝黎辰酸溜溜地說。

“別打岔。”榮勁接著說,“我當時住在一個島上,那裏人,每個手裏都有槍或者武器,因為那裏沒有法律也沒有警察,隻有手中武器能保護自己安全。”

“你為什麽會去那種地方?”謝黎辰不解。

“嗯,跟我爸去處理一件案子。”榮勁說,“要住一個多月。”

謝黎辰點點頭,“然後呢?”

“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樣,早起打開窗戶,可隔壁那個男孩子沒出現。”榮勁說著,單手托著下巴輕輕敲著,“中午時候,他依然沒出現,我就去了隔壁敲門。看到他家門沒有鎖……家三口都死在裏麵了,他也倒在血泊裏。”

“怎麽會這樣?”謝黎辰皺眉。

“都說了,那裏是個沒有法律地方,弱肉強食,可能是搶劫,也可能是尋仇。”榮勁聳聳肩,“這種地方我見過不少了,這個世界上最可怕並不是沒錢沒勢,而是沒規則沒秩序。當一切都無序,人很快就會變成動物。”

“那後來呢?”謝黎辰忍不住納悶,那麽年輕就能有這樣經曆,榮勁為什麽還能有現在這樣性格呢?比起大多數人來說,榮勁又簡單又老實,按理他應該是個老江湖了才對啊。

“後來我回家問我爸,他說昨天晚上確聽到槍聲了。”榮勁停下運動,拿毛巾擦汗,“我很生氣地問他,為什麽聽到動靜了都不去救隔壁人家。”

“嗬。”謝黎辰笑了起來,“他又不知道你跟你那小孩兒認識。?”

“當時我爸也這麽說。”榮勁有些失落。

“之後?”謝黎辰好奇安明義那個性格古怪家夥會做出什麽事來?

“他說很遺憾,所以記住,在你沒能力保護喜歡人之前,不要去喜歡別人,哪怕隻是一個朋友,也盡量不要有,負責傷心是你自己。”榮勁回答說,“之後很多事情證明,他是非常正確。”

“這種教育方法還正確?!”謝黎辰驚訝地看榮勁,“太冷血了!”

榮勁卻是搖頭,“我有一個朋友也在秘密部隊工作,戀愛了,可有一次任務失敗,暴露了女友身份,以至於女友身亡。”榮勁反問謝黎辰,“如果他不交這個女友,非但可以少害一條人命,還能讓自己少一分內疚折磨。所以我覺得爸說法是絕對正確。”

“嗬。”

出乎榮勁意料,謝黎辰非但沒有領悟,反而是非常不屑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麽?”榮勁不太滿意,“菜鳥!”

謝黎辰搖著頭,“那我問你,這世界上你是不是最強?”

榮勁皺皺眉頭,“當然不是。”

“你意思就是,你不到成為最強那一天,就不會喜歡別人?”謝黎辰失笑,“這世界上第一永遠隻有一個,按照你邏輯,豈不是世上隻有一個人有資格享受生活、談戀愛交朋友……那人類還怎麽繁衍到今天?”

榮勁愣了愣,歪過頭,覺得這個問題值得研究一下,反向論證。

“勁勁。”謝黎辰突然很感慨地說,“你情好低。”

榮勁不滿,“我做過測試,情商正常!”

“那種測試能測出什麽來?”謝黎辰好笑,“找你那麽說,以後大家都不要談情說愛了,填問卷速配好不好啊?”

榮勁不說話,擦幹汗決定去洗澡。

“等等!”

謝黎辰叫了他一聲。

榮勁回頭看他。

“如果我是那個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一定不會後悔。”謝黎辰爬起來穿衣服,“人是群居動物,一個人是沒法得到幸福,一定要找到想要另一個人,哪怕隻能在一起一天,也是值得。”

榮勁眨了眨眼,“不負責任。”

謝黎辰笑了,“是很負責任!”

“不切實際!”

“是浪漫溫馨!”

榮勁覺得再說下去也是對牛彈琴,索性進廁所關門洗澡了。

謝黎辰穿好衣服從床上下來,閃到了浴室門口,對裏頭喊,“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歡幹什麽?”

“不要打擾我洗澡!”榮勁將浴室門鎖上,不滿地衝頭發,不知道是不是水熱或者剛剛運動過量,腦袋熱烘烘,無法冷靜思考。

“我最喜歡點播呆子。”謝黎辰在門口對著門裏心煩意亂榮勁說話,“如果你小時候,如果第一眼看到那個鄰居就對他笑一笑,你們可能早就成為朋友。成了朋友,就有理由去保護也有理由去報仇……那你心結也不會留下來那麽就。我覺得你其實曲解你爸爸想法和做法了。”

榮勁站在灑花下麵一動不動,就任憑熱水衝刷,隻覺得渾身舒爽。

隻可惜榮勁稍稍平靜了一些就被打亂,謝黎辰繼續說,“那樣無論他當晚死不死,都會多了一個朋友。你也說了,那種地方,他可能出生到死去都不曾有過一個朋友,你本來可以成為他唯一朋友,以朋友名義為他報仇雪恨。”

“你討厭!”榮勁在裏頭罵了一嗓子。

謝黎辰在外頭聽到了那一聲罵,隻覺得渾身舒爽精神百倍,聳肩去刷牙,邊嚷嚷,“榮兔子,情商低,以後稍有心動就要老實說啊,我給你判斷判斷。”

“心動你個頭!”榮勁憤憤地將水龍頭開大,嘩嘩熱水衝在身上,卻衝不開心裏那莫名鬱結——死菜鳥,特別特別討厭!

謝黎辰在外頭,叼著牙刷轉悠,翻榮勁行李和櫃子。他決定,從今天開始,要熟悉這兔子一切,將他被歪曲人生觀、價值觀全部糾正過來!從一隻不解風情暴力兔,變成一隻羅曼蒂克流氓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