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個前麵跑,一個後麵追,不停的在沉船中,岩石上,還有珊瑚中穿梭。在他們後麵還跟著一條抹香鯨,這情形如果換成電影,簡直就是真實版的跑酷,隻不過場景換成了千米深的海底。

陳楠很想回過頭痛罵這金發小妞,老跟著自己幹什麽,抹香鯨追你又不是追我。

不過陳楠極為聰明,知道金發小妞根本不認識自己。聽她剛才口中所說的伯克斯,在學院似乎是極為厲害的人物,若是自己一開口被她記住了聲音到時候回去仔細尋找,很容易就找出自己。畢竟關島校區隻是個一級分校區,學員總數不過幾百人。

“你停下,別跑了,我們兩個人合起來肯定能把它幹掉!”跑了一會兒,小妞子在陳楠身後同時用好幾種語言說了一遍。

陳楠裝作沒有聽到,腳下步伐更是加快了幾分。他不傻,知道在這千米深的海底跟抹香鯨搏鬥,就相當於在陸地上赤手空拳跟野豬廝殺。武技?基因鎖?開玩笑,這是在千米深的海底,水壓消除了人類先天上的優勢。

見到陳楠依舊在前麵埋頭跑路,金發小妞咬了咬牙,從腰間拔出一把配槍。如果陳楠現在回過頭見到這一幕,肯定會破口大罵,不是說輻射槍隻有在學生正式畢業成為天軍後才能擁有的嗎?

頭上光線漸漸明亮,陳楠知道自己已經接近淺海,再往前跑就能回到陸地,到時候抹香鯨再厲害總不可能追自己到陸地上。

突然,陳楠小腿處仿佛被一塊巨石給擊中,他腳下一軟跌倒在地。

仔細一看,金發小妞竟然握著一把輻射槍指著自己。

“我艸尼瑪勒戈壁,你TM瘋了!”

陳楠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進入基因時代後,普通的熱兵器已經難以對進化人造成傷害。幾次小規模戰爭後,人類開發出輻射槍,射出的輻射波可以讓人體細胞突變。不管是普通人還是進化人,被輻射波擊中後如果得不到有效的醫治,都會痛苦的死去。不過幸好這是在海底,在海水的阻攔和分散

下,擊中陳楠的輻射波並沒有多少傷害,僅僅隻是將陳楠打到在地。

就在這短短片刻時間內,金發小妞終於追上陳楠,她低頭朝陳楠微微一笑,竟然撇下陳楠,跑了!

陳楠這才看清原來這小妞長得極美,她剛剛朝自己這一笑,簡直比得上千禧年時代的奧黛麗赫本。不過再美又如何,因為陳楠見到抹香鯨已經追上自己,巨大的血嘴張開後陳楠甚至可以看清裏麵那無數顆細小的獠牙。

陳楠在心裏把那小妞千刀萬剮了無數遍,可是抹香鯨已經把自己列為必殺的目標,他知道再跑也已經來不及。千鈞一刻的刹那間,他將右手水壓表調整至零,身上的水壓驟然消失。他整個人從地上輕輕一跳,就如同炮彈出膛瞬間離開原地。

砰!海底傳來一聲沉悶的巨響。

抹香鯨一頭撞在陳楠剛才所處的那條沉船上,沉船不知在這海底躺了千百年,被抹香鯨這一撞,頓時粉身碎骨。

借著潛水服消除了水壓的陳楠渾身上下充滿力量,他剛才這輕輕一蹬腿,讓他飛速朝海平麵升去。就當他可以看到頭頂照射下來的陽光時,身下卻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吸力。

陳楠低頭一看,頓時嚇得驚慌失措,三魂魄都沒了。

抹香鯨竟然張開巨嘴開始吸水,它那張巨嘴就好像一張深不見底的海眼,將無數海水吸入腹中。陳楠站在它的上麵,清晰的看到抹香鯨的兩隻眼睛中透露著刻骨的仇恨。

大哥,得罪你的是剛才那小妞,不是我啊,你追殺我幹什麽!

陳楠心中萬般哀嚎,身形不能控製的落向抹香鯨的巨嘴。

一片黑暗中,陳楠知道自己被抹香鯨吞入腹中。不過幸好他身上穿著潛水服,所以即使在鯨魚腹中,他依舊還能呼吸。相反,原先他在海底不能跟抹香鯨靈活搏鬥。現在到了它的腹中,陳楠就像是遊龍入海,更能大顯身手。

突然,他的腦海裏傳來一陣嘰嘰的叫聲。

陳楠一陣疑惑,心念動間,他回到了黑暗空間。隻見嘰嘰在地上滿地打滾,似乎十分開心。

“你叫我做什麽,我在外麵差點命都沒了。”陳楠拿指頭戳了它兩下。

“嘰嘰嘰…”嘰嘰昂起頭,翹起尾巴不斷搖擺。

陳楠第一次看到它高興成這模樣,試探著問道:“你是不是要我別殺它?”

“嘰嘰…”嘰嘰搖搖頭。

“你要我殺了他?”陳楠又問道。

嘰嘰趕緊點頭,這速度快得就像是小雞啄米。不過陳楠很無語,他原本就就打算殺了抹香鯨,因為不殺它,自己沒法出去啊。

“嘰嘰嘰…”離開黑色空間後,嘰嘰又在原地不斷打滾,似乎樂壞了。

回到現實世界,陳楠歎了口氣,摸著抹香鯨光滑的胃壁暗暗說道“原本我不想殺你,但是你自己不明是非硬是把我吸進來,不殺你沒辦法,隻能怪你自己命不好。”

說完,陳楠紮好馬步,突然狠狠展臂一拳打在了胃壁上。

頓時,他清晰的感受到抹香鯨一聲痛苦至極的吼叫,整個世界一陣天旋地轉。陳楠這一拳直接打穿了胃壁,將整隻胳膊都塞進了肉裏。抹香鯨在痛苦的翻滾,體內自然也是天地倒懸。陳楠原以為直接在四百五十米的水壓下鍛煉了這麽久,這一拳肯定能破開抹香鯨的肚子。誰知道竟是卡在了那裏,這下子他就處於一種極為尷尬的境地。

抹香鯨在翻滾,他腳下不能著力,隻能隨著抹香鯨翻滾而,無法再打出一拳。為了保持平衡,陳楠伸出另一隻手撐在胃壁上。

可是這時候,異變發生了,隻見陳楠兩手著力之處,抹香鯨的血肉極速枯萎,就好像被陳楠吸收了血肉精華。

外麵抹香鯨痛苦的嘶吼聲更重了,它不斷的翻滾,連累陳楠在他體內也是天旋地轉。不過它越是翻滾,陳楠雙手著力的肉壁枯萎得越快。漸漸的,陳楠雙手綻放出血紅色的光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