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抹香鯨就在邊上眼巴巴的看著自己,陳楠拍拍他的腦袋問道:“還有沒有?”

誰知道抹香鯨見到陳楠伸出手,以為他要揍自己,竟嗖得一下逃得老遠。然後浮在半空,瞪著眼睛看他。

陳楠也知道這家夥智商不高,不然也不會當初莫名其妙的就被自己殺掉。被嘰嘰靈魂淨化以後,更是充分體現了二逼本能。所以就不再理他,拿出嘰嘰吐出的那幾顆圓珠子,腦海離開時思量該怎麽用。

嘰嘰這次化成蛹進化也不知道要多久,這期間陳楠再也享受不到每天一顆營養液珠子的福利了。他隻好開始琢磨,怎麽將這些珠子最大化的利用起來。

毫無疑問,青色珠子價值無疑是最高的。

作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營養液裏麵,紫色營養液的效果是紅色營養液的第七代產品,據說延緩細胞退化的效果達到了初代產品的七倍。這七倍不是說光服用七支紅色營養液,效果就能抵得上紫色營養液了。而是紫色營養液的延緩效果達到初代紅色營養液的七倍,否則紫色營養液在市場上就不會是天價了。

陳楠手中有顆青色珠子,兌換成營養液後,足以讓它服用三次。

因為陳楠特意對比過,學院發放的紅色營養液隻有那麽一小支,營養液的濃度標準相當於自己的小珠子兌換成三支試管的水。所以陳楠知道一顆營養液珠子,可以兌換成三支試管的營養液。

腦海裏一邊思索著,陳楠一邊隨手把青色珠子在手心裏把玩著。

一個不小心,高高拋起的珠子他沒接住,掉落在地上咕嚕嚕的滾了出去。

半空中的抹香鯨見狀一個閃身撲向那顆珠子,等陳楠反應過來的時候,它嘴裏已經叼著那顆珠子回到自己身前。討好的將珠子吐還給陳楠,然後伸著舌頭眼巴巴的看著他,一條魚尾還啪啪啪的拍打著地麵。

“拜托,你是鯨,不是狗。”

見它如此模樣,陳楠忍不住被逗笑了,也不知道嘰嘰平時是怎麽和它玩耍的,硬生生的把一條鯨調教成了狗的模樣。或許在陳楠不在的時候,嘰嘰就總是把珠子吐出去,然後讓抹香鯨去撿回來,然後它再吐出去,這才讓抹香鯨剛才有這下意識的舉動吧。

天色漸亮,陳楠坐在昨日雷虎坐著的那位置上。

下方則是涇渭分明的兩派人,一邊是原本以雷虎為首的海潮幫。一邊則是以曾慶山為首的食堂學員。兩派人中間隔了一條紅色羊絨長毯,猶如銀河將兩派人分隔開來。

“我知道大家昨天才剛剛打了一場架,今天就成了一家人,大家心裏肯定還有些難以接受。我理解大家的想法和感受,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們所有人的目的是什麽?是為了升學,為了畢業,為了打開基因鎖。在這個前提下,一切矛盾都是虛假和浮雲。在這裏,大家的血統都是根正苗紅的華族。所以,我成立兄弟會之初,就是為了讓大家團結在一起,讓所有人獲得修煉的資源。”

看著下麵的人,陳楠知道僅靠自己這一番話就讓兩撥人握手言和有些難,但他還是對雷虎說道:“虎哥,你覺得呢?”

雷虎也知道陳楠的意思,便站出來說道:“楠哥說得不錯,大家同根同族,沒必要為了以往的小事揪住不放,我雷虎以後願意一視同仁,在場所有人都是兄弟。”

陳楠點點頭,又對曾慶山說道:“三爺,你覺得呢?”

曾慶山是昨天晚上才知道陳楠以一己之力將海潮幫覆滅的事情,心中震撼的同時也為先前得罪陳楠感到有些後悔。不過在知道陳楠打算成立兄弟會之後,他就感到了不妙。

以前王朝在的時候,他的光芒完全被王朝籠罩。後來王朝走了,秦漢林又冒了出來。秦漢林為人正直上道,所以食堂的兄弟都信服他。好不容易這段時間秦漢林請假回家,原本曾慶山以為自己的時代到來了,卻沒想到突然半路殺出個陳楠。

他心中嫉妒陳楠,卻又知道隻有陳楠才能帶領大家越走越遠,越走越強。聽到陳楠對自己說話,他隻好悶聲答道:“陳楠,你說的不錯。隻要以後大家都可以下海底資源區,我們同為一個幫派又何妨?”

對麵雷虎眉毛一挑,道:“楠哥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這麽多人麵前,曾慶山被雷虎這一搶白大感丟了麵子,剛想說話。坐在上麵的陳楠卻擺擺手說道:“沒關係,大家都是兄弟,名字隻是個稱呼罷了。”

雷虎見陳楠也是如此說,隻好輕哼一聲就此作罷。

“既然三爺也沒意見,那組織就正式定下來了。”

陳楠站起了身,從身後摸出幾支綠色營養液和黃色營養液。“昨天的事情,我陳楠傷了不少兄弟,也有不少兄弟為我負傷。不打不相識,這幾支營養液就是我陳楠誠摯的道歉。”

見到陳楠手上的綠色和黃色營養液,在場所有人的呼吸頓時都急促了起來。

“楊沙山,虎哥,洪濤,這幾支營養液就由你們分給受傷的兄弟。”

陳楠也知道做老大要恩威並施,昨天已經在眾人麵前立下威風,那今日就到了收買人心的時候。他當眾將營養液分給楊沙山和洪濤,唯獨漏下曾慶山,便是要他們去收攏人心。

下麵眾人見到他拿出自己的營養液補貼給大家,心裏紛紛對陳楠感激無比,有許多人甚至還後悔昨天怎麽沒主動上去給陳楠打兩下。

雖然下麵眾人不清楚陳楠的心思,曾慶山和楊沙山他們心裏可是清楚得很。楊沙山和洪濤互相對視一眼,知道陳楠這是已經在有意孤立曾慶山。不過形勢比人強,陳楠如今如日中天,跟著他總要比跟著曾慶山要好得多,於是走上前領取營養液後對陳楠道:“謝謝楠哥。”

邊上的曾慶山眼睜睜的看著楊沙山和洪林上去領取營養液,然後再分給眾人,心中簡直要把牙齒都咬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