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012 金岩的第二拳!

“紫冰見過三甲域金師兄!”紫冰淡淡一禮道:“金師兄剛才所言,究竟何意,小妹不甚明白。”

金岩步履如山,幾步行來,竟有山嶽般的沉重之勢,予人一種窒息之感,即便是有畫水宗聖女紫冰於此,他都是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澎湃的元力,山嶽般的壓力,絲毫不加掩飾地狂卷而至,竟似是要生生把秦香等人壓的跪將下去。

“金岩,你想如何?”紫冰白裙蕩起,發絲飄揚,一股陰柔卻又強大的波動漣漪彌漫而出,與金岩的強大氣勢對抗,嘴裏卻是嬌叱出聲。

金岩毫不理會,從數十米外一步一步踏前,每踏前一步,氣勢便是增強一分,走上七步之後,眾人便是駭然看到,他前方的青石地麵,此時竟然迸裂開來,嚓嚓嚓嚓聲中,一道道縫隙蔓延而開,好像地麵正承受著大型碾路機的碾壓一般。

秦香等人,除了秦香、紫冰、洪天雷三人之外,就連阿托斯都是抗衡不了金岩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金岩踏上第三步之時,便已開始有人後退,到第七步之時,阿托斯和秦一等人都不得不退到了遠處。

不過,此時眾人已然是看出來了,金岩針對的並非紫冰,而是站在中間的秦香,因為他開始迸發出強大的氣勢之後,眼睛就一直盯著秦香。

秦香內心輕歎一聲,他知道對方肯定是知道了他的身份,而在雲湖城中,兩宗兩域欲謀自己手中的寶藏鑰匙,三甲域的徐潤、馮庫都在自己的手中吃了大虧,那一役中,最丟麵子的便是三甲域。此人若是真認出自己來,對自己擁有敵意也是正常不過。

“我來吧——”

一聲輕歎之中,秦香一步踏前,一股浩瀚氣勢陡然從他身上倒灌而出,如同龍卷風一般地,向金岩直逼而去。

“砰!”

與此同時,金岩的氣勢也是陡然暴漲,兩股強悍的氣息在半空撞在一起,狂暴的漣漪波動四方迸湧,下方的青石地麵傳來了一聲沉悶的聲響,竟然沉陷下去半尺之深,狂暴的漣漪波動,直接將旁邊不遠處的一棵喬木樹皮生生割剝而開。

“啪!”

一塊樹皮跌落地麵之上,狂暴的場麵陡然而止,全場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那兩個麵對而峙的青年身上。

一個沉穩如山,厚重如土;

一個恬靜平淡,雲淡風輕。

即便是麵對金岩足可裂地崩石的強悍氣勢,秦香依然沒有表現出任何受壓逼之樣。

看到他的表現,不管是方玉還是上官文清,都沒有再小看他的意思。

尊元五級的表麵實力,更是被兩人直接無視。如此強大的氣勢對抗,絕不是一個尊元境五級的家夥能夠搞得出的。

“秦香?”金岩此時就站秦香麵前十多米處,微凸的褐色眼珠迸射出兩道鋼鐵般的光芒。

“正是秦某。”秦香淡然道:“看來徐潤和馮庫兩人回去之後,沒少說我的壞話吧?”

“原來你就是秦香!”上官文清劍眉微揚,身上的氣勢,漸漸的變得犀利起來,宛若一把等待出鞘的利劍,其眼眸之中,閃著莫名的光芒。

在雲湖城一役中,劍閣宗的炎新和夏天都未能在秦香的手上討得好去,可以說,秦香一人,便已斬盡了劍閣宗、三甲域和會元域的臉,秦香其人,也自然地被一宗兩域惦記著,聽到金岩和秦香兩人的對話,上官文清的心中也是開始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聲名威赫的中牡四傑,想不到今日竟然來了兩個,莫不是這七方城將會有什麽大事發生?”秦香身子微側,由麵對金岩一人變成了同時麵對金岩和上官文清兩人,金岩氣勢如山,上官文清氣勢隱而未發,待出鞘之劍,更是予人一種劍出山兩半的強烈危機感。

但是秦香的身上仍然如此的雲淡風輕,同時麵對兩人,就象是大海一般,不論兩人的氣勢如何強大、如何犀利,一旦撞入大海之中,便會變得平靜如水,波瀾不起。

“上官兄,他是我的。”金岩再次踏上一步,落腳處,一道道龜裂的縫隙蔓延而開。

“好,我也很想看看,這個能讓我們一宗兩域都吃了鱉的小子,究竟有些什麽能耐。”上官文清一步後退,三人的對峙之勢竟爾就此而變,抽的恰到好處。

中牡四傑,看來都不是簡單貨色啊!秦香表現平靜,內心卻是暗自凜然。獨對金岩的強悍氣勢時,他憑著丹田內異變的力場,倒是能夠很輕鬆的抗了下來。但再加上上官文清的犀利氣勢時,便顯得完全的不同。

那是一把劍,一把淩厲無匹的劍,一旦出鞘,勢必直斬雲山。要他同時對上兩人,他還真沒有什麽把握,除非動用領域底牌。

“吃我一拳!”

金岩也不廢話,一步踏上,拳頭當中轟出,沒有任何的技巧,然而隨著其拳頭的轟出,他前麵的空間竟然轟然而塌,浩大的拳意瞬間便將秦香方圓十米之內的空間鎖死。

拳意,拳勢!

這金岩,的確是秦香碰到的最為強大的一個尊元境強者。是強者,而不是一般的武者。一個領悟了浩大拳意的尊元境十級巔峰武者,才能真正的可以稱得上是強者。

隻是一拳,周圍的空氣似乎都隨之被擠壓而進,空間碎裂之聲似要把人的心髒都要生生震碎。

“正要領教!”秦香臉色微凝,兩腿微曲,虎息斜馬瞬間而成,右手倏地一握,“砰”,隨著他拳頭的握緊,周圍的空氣生生震爆開去,下一刻,兩隻拳頭已然轟在一起。

“嘣!”

首先傳來的竟然不是元力肆虐之聲或者拳頭碰撞之聲,而是兩人拳頭對衝的平麵空間竟然就在這一撞之間生生崩碎開來,如同一塊清脆的玻璃碎裂般化為了無數碎片,強烈的空間銳流,繞著兩人的拳頭而旋,似欲要將兩隻拳頭生生吞噬了去。

“呔!”

金岩一聲暴喝,秦香虎目精光暴閃,轟隆一聲驚天巨響之中,兩人各自退了開去。

“噗噗”

“噗噗”

無聲無形的漣漪波動向兩旁振蕩而去,兩人拳頭對撞處的兩邊數十米內地麵的一切,都在瞬間化為了齏粉,就連那堅硬的青石地麵,都是湮化了半尺之深。

“好強大的拳勁!”洪天雷在遠處看著這一幕,內心深深的被震撼住了,他不知道,若是這兩人之中之一換成了自己,究竟能不能在這一拳之下全身而退。

“不錯,不是繡花枕頭。”金岩對此,卻是沒有多大的震驚,若是連他的第一拳都接不住,他很難想象得出這家夥怎麽能夠將徐潤擊敗。

“你也不錯,不僅僅是蠻牛。”秦香微退了半步,拳頭一鬆再握,準備迎接接下來更為淩厲的攻擊。

“我這套拳,一共隻有三拳,隻要你能接下來,你與三甲域的恩怨就此兩清。”金岩目光炯炯,盯著秦香道:“當然,如果在接下來的兩拳之中你若是死了,隻能怪你的學藝不精。”

“請!”

秦香看著他那微微旋動的手掌,臉色越來越凝重起來,他能夠感覺得到,接下來的一拳,將會比第一拳難接十倍,這三甲域年輕一輩第一高手的底蘊,絕非空穴來風。

“喀噠!”

骨骼猛然擠壓的聲音傳來,金岩開旋的手掌已然收攏一起,一道道奇異的元力繞著他的拳頭盤旋,而後便隻見到他提拳,抬首,人、拳憑空消失不見。

(ps:昨晚去放鬆了一下,或許接下來狀態能夠回升,阿彌陀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