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062 伍若水

旭日朦朧,如血般的陽光,透過懸浮空中的丹灰塵埃照射而下,映照在一道修長的身影之上,宛若風塵中的鬼魅。

鬼魅身影纖細而修長,踏塵破霧而來,長發飄飄,猶如一根根血絲飛舞塵空,煞是詭異迷離。

“伍若水?”秦香鬆了一口氣,沉聲道:“伍姑娘,你因何而來?”

那鬼魅般的修長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性格有些自閉,為人沉默寡言的伍若水。

“天地奇寶,遠古神器,有緣者擁之。”伍若水神情漠然,說話仍然甚是簡單,看都不多看秦香一眼,形成陌路之人。

“原來伍姑娘對玄空塔也感興趣。”秦香對她的回答倒是沒有感到多大的意外,玄空塔乃是遠古神器,但凡是人都會有想要占為己有的念想,伍若水有此想法並不為過。若是這妞兒說是為了幫他而來,那他可就要斟酌一番其言之真假了。

對於秦香的話,伍若水沒有多作答語,漠然地站在那裏,秀目遠眺,凝視著前方的死亡漠渦,良久之後,秀眉便是微微皺蹙而起。

“伍姑娘,可有發現?”秦香一直注意著她的表情,此時見其現異,不禁問道。

“這是時空轉輪漩渦形成的天然陣式。”伍若水皺著眉頭,此次卻是不再吝於言詞,細述道:“這時空轉輪漩渦形成的陣式又稱為碎空疊時玄光陣,其理極為玄奧,由於時空轉輪漩渦的強大撕扯力的關係,在陣式之中出現了時間、空間的重疊與交叉,一旦陷入其中,不管是任何物質抑或生物,都會立即被攪為齏粉,凶險至極。”

秦香奇怪的瞅了她一眼,道:“原來伍姑娘竟然精通時空陣圖理論,真是失敬!”

他來到死亡漠渦邊緣已有大半個時辰,眼觀,耳聽,意感,精神力探測,多方查察之下,不要說得其門而入,基本上連其中的細微變化,都是未能察知一二,卻未曾料想,這個看起來有些自閉傾向的女孩,竟然對時空陣圖有如此精深的研究,他倒真是看走眼了。

“不敢,略知一二。”伍若水漠然道,秀目一直盯著前方,沒有再理會秦香。

秦香也不打擾於她,耐心等待,不過心中對於這伍若水的來曆,卻是不禁有些好奇起來,心想,這伍若水的來曆肯定不是表麵那麽簡單。

古有河圖洛書,而後古人結合宇宙星宿,衍生先天八卦陣圖,這其中深奧玄理,卻已是包含量了時間和空間的奧義。秦香在這方麵雖然頗有研究,但對時間與空間的理論和認知,認真來說尚處於空白期。

片刻之後,伍若水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堆石子,又取出一個橢圓形的晶盤,上麵有著奇異的紋路,而後她將晶盤擺於地麵,素手取石,嗖地擲出,飛石呼嘯飛出百餘米,噗的一聲,沒入丹灰之中,消失而去。

“嗖嗖”

“嗖嗖嗖……”

伍若水雙手擲石,每擲一石,都會觀察那橢圓晶盤一眼,秦香雖然看到那晶盤似乎有發生一些變化,卻看不明白。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伍若水已然向不同的方位擲出了數百顆石子,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正或斜,看起來繁雜之極。

“原來如此!”伍若水擲出一顆石子之後,仔細觀察了那晶盤片刻,終於是輕呼了一口氣,螓首抬起,如水秀眸之中,透著清澈與智慧。

“伍姑娘,是否已找到如何進入死亡漠渦的方法?”秦香問道。

“正午時分,從那個方位自空而降進入,有三成把握。”伍若水指著一個方位說道。

秦香順著她的手指望去,眉頭微皺道:“直線距離三百四十米,高度四十五米。現在的問題是,在古跡之內,我們根本飛不起那麽高,要如何才能到達那個高點?”

人類進入丹象古跡空間時,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束縛,秦香雖然在神域之中能夠僅靠身體就能飛行,但在古跡空間中,他最高隻能飛起三十六米,這個高度他是親自試飛過了的。

“是啊,而且隻有三成的把握,卻有七成的失敗率,一旦失敗,我們會被卷進時空亂流之中,不是被撕碎就是迷失在無窮無盡的亂流空間之中。”伍若水漠然道:“還有,那個方位的點,隻能從上而下,不能自下而上,否則的話,也會被死亡漠渦的空間暗流卷入,你看——”

伍若水說著,手中一顆石子嗖地飛擲而出,向她算出來的那個方位飛去。

“嗤——”

石子飛到半途,漠渦空間陡然一陣扭曲,隨後石子憑空消失而去,空間再次恢複如常。

“也就是說,我們根本就是連這三成的機會都撈不到?”事實俱在,秦香也是不免有些沮喪,他可飛不了那麽高,三十六米與四十五米,有著九米的差距,這還是平行距離的差距,若想要從空中降下,起飛的高度至少要超過五十米以上。

伍若水漠然道:“若是秦兄相信小女子,還是請回返吧,那個點位是唯一的入口。”

“真的沒有辦法了麽?”秦香臉上盡是失落之色,玄空塔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但這裏四麵平漠,沒有高處借勢,根本飛不起五十米之高。

“辦法不是沒有,但除非能飛到三十米高度之上,否則我也沒有辦法。”伍若水沉思片刻,看了他一眼道。

“三十米?你確定?”秦香眼睛陡然一亮,喜道。

“嗯,不過我沒有能力飛到三十米高。”伍若水奇怪的瞅了他一眼,想不通他為什麽這麽興奮,三十米可不是三米,在丹象古跡之中人類根本不可能飛起三十米高。

“我能,不過要帶伍姑娘上去的話,得委屈你。”秦香看著她說道。

伍若水似乎意識到了什麽,粉頰一燙,登時通紅似火,螓首微低,小聲道:“為了能夠進入死亡漠渦,也顧不得這些小節了,一切全靠秦兄了。”

秦香看到,她纖軀此時已然在微微顫抖,看來是極為緊張,早晨的陽光斜照在她吹彈可破的粉臉之上,顯得楚楚動人。

“伍姑娘,我們既然合作,不如這樣好了,若是能夠順利取得玄空塔,不管是誰取得,對方都擁有共同使用權,如何?”秦香道。

“一切依秦兄所說。”伍若水不敢看他的眼睛,微低著頭應道。

“那就這麽定了,伍姑娘,你準備好了麽,我們開始行動。”秦香道。

“隨時可以。”

“那好,得罪了。”秦香上前兩步,右手一攬,摟住了她的纖細柔軟的腰肢。

伍若水纖軀猛的一顫,呼息都是有些急促起來。鼻子裏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少女體香,感覺著著手處滑軟如絲棉般的腰上嫩肉,秦香心中也是不由得一蕩,竟然有一種想要挪移手掌的衝動。

“秦香啊秦香,你也太菜了吧,這種時候竟然想著要占人家女孩子的便宜。”秦香很是鄙夷的在心中暗罵了自己一番,趕緊收懾心神,右手倏地使力,將伍若水摟貼自身,颼地飛掠而起,頃刻間,便已到了三十餘米處的天空之上。

“伍姑娘,你沒事吧?”秦香感覺到伍若水的身子抖得很厲害,不禁問道。

“啊——”

伍若水似乎這才回過神來,嚇了一大跳,一張粉臉紅如朱砂,聲若蚊嘶地道:“沒……沒事。”

這時她似乎才發現,原來兩人已經飛到了三十多米的天空之上。隻不過此時她緊張無比,自從秦香的手落在其腰肢之上,她便已感覺到渾身酥麻無力,嘴裏雖說沒事,其實卻是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更不用說要進行再次升空的準備了。

(PS:第一更。昨晚半夜被幾個兄弟拉去喝酒了,回家很晚,所以早上才沒有更新。今天兩更保底,爭取三更。感謝書友‘liutaiyang’厚賞1000看書幣、‘carrieky’重賞400看書幣,謝謝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