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頃刻斬殺

就這麽推了個一幹二淨了?

牙良參隻是微微愕然,旋即冷笑道:“空兄,夢一刀既死,牙某不妨直言,舉報你夢氏意圖謀反之人,確是這夢一刀,空兄這是在殺人滅口,不管如何,今日爾等一幹人等,必須先隨英衛回去協助調查。”

空祖笑道:“牙總參啊,現在大家各執一詞,各有各的理,一時間也是扯之不清。這樣吧,這夢一刀是我殺的,老夫跟你們回去便是,至於其他人,我看還是調查清楚再說。”

牙良參道:“空兄,不是牙某不給你麵子,而是你夢氏殺人滅口,意圖隱瞞真相,情節已是極為之惡劣,我勸你們最好全部束手就擒跟我們回英衛總部,如若不然,後果自負。”

“如果不呢?”夢師問冷然道,事情發展這個地步,他已然知道,牙良參絕對不會放過夢氏。

牙良參森然道:“夢府主,你這可是想要公然與顓孫氏對抗麽?若不配合,我等隻能武力擒拿,反抗者,格殺勿論!”

他話語甫畢,滔天的殺氣便即迸湧而出,其他英衛也是極有默契地同時釋放出磅礴的殺氣,瞬間彌漫四方,天地都變成了陰嗖嗖的。

夢氏這邊,以空祖為首,所有人都迸發出強大的氣勢與之對抗,隻不過整體實力差距在那裏,每一個人都撐得很辛苦。

夢師問怒道:“我夢氏百萬年來誠心輔佐顓孫氏,自問問心無愧,豈會做出背叛之事?你要擒我夢氏所有與會族人也可,讓英主親自來下令,我倒要看看,他是否有臉下令。”

牙良參冷笑道:“英主何等身份,豈會親自前來。夢師問,本參再問你一次,爾等是否束手就擒,隨我們前往英衛府?”

夢師問冷然道:“要跟你們走,本府主可隨去,至於夢氏其餘族人,你休想帶走。”

牙良參森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等無情,來人,給我拿來,誰敢反抗格殺勿論。”

他話語甫畢,身後的英衛便即轟然撲出,而夢府的府衛亦是同時壓上,雙方一衝又滯,卻已是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膽敢拒捕,殺——”

一名界主踏前一步,大發揮下,嗤嘶一聲,擋在最前麵的十名夢府府衛當即化為血霧消散而去。

“轟”

這一刀,就像是一個信號,進攻的信號,刀出,血飄,後方的英衛便是衝殺而上,雙方戰在了一起,瞧那樣子,哪裏還是擒拿,根本就是當場格殺。

“老四,帶年輕弟子從後門突圍,隻要我夢氏根基尚在,總會有崛起的時候。”夢師問當機立斷,立即傳音給夢師狂。先前站位之時,他們已經是做好了撤退的準備,夢師問甫一傳音,夢師狂便即帶著數十名年輕弟子後撤。

空祖隻是冷冷地盯著牙良參看,像他們這樣的人物,本就不應該在這種地方出手,界主級強者來擒人殺人?當真是殺雞用關公刀,太大材小用了,牙良參等人界主級超級強者,隻不過是專伺牽製空祖和幾個半界級強者罷了,而先前那名界主的一刀,隻不過像是揮了一下旗,下了一道命令而已。

然而大戰已起,空祖不可能看著他們一個個的屠戮夢氏族人,所以,他必須阻止。

一把大刀如閃電般地劈向一名剛避過了一名英衛刺來一劍的夢氏族人,那人避無可避,因為使刀的這名英衛速度太快了。

“死——”

空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枯瘦的手指已然抓住了那刀身,順勢斜拍而下,嘭的一響,這名至少達到星域級高階的英衛,直接連人帶刀被他一掌拍成了粉屑。

“空兄,你的對手是我。”空祖剛一出手,一直盯著他的牙良參立即迎了上來,砰砰,兩人交換了一拳一掌,磅礴的元力卷湧開來,兩人戰鬥的周圍,瞬間空出了數裏的空間。

夢府巨大無比,光是前院的演武場橫縱都有五十裏方圓,空出數裏的地方,並不奇怪。

“嗡”

空祖順手丟出一個光圈,光芒暴漲,一道流光罩下,將兩人罩在其中,與外界隔絕開來。

這是空祖收藏的一個空間,適合用於戰鬥。

“既然顓孫氏要滅我族,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空祖眼中第一次湧出赤熱,眼神微凝間,一道淩厲無匹的劍氣已然斬到牙良參胸前。

牙良參伸手一抹,那一劍竟然突然間變得緩慢起來,而後一步後退,劍氣再變快起來,然而卻已是失了先機,這一劍刺了空。

時間法則的運用,這牙良參已無限接近於大圓滿巔峰,與空祖的實力相差不大,兩人要想分出勝負,很難。

“削削”

“削”

……

兩人半息間已不知交換了多少招,劍氣縱橫,刀影山嶽,一時間哪裏分得勝負來。

“啊——”

後方傳來了一聲怒吼,空祖臉色微變,他聽得出,那是夢師狂的怒吼,儼然地,顓孫氏今天來的大人物並不止這些,後方在暗空設伏的,絕對是界主級的人物,而且還可能是暗界王千絲通。

“果真是千絲通,好你個牙良參,好你個顓孫天央,竟然想要將我夢氏核心人物擊殺殆盡。”空祖仰天長笑,劍法突變,劍勢比之先前,整整快了一倍,強了一倍,這完全是拚命的打法,在界主間的打鬥中,這是極為少有的。而牙良參在他的瘋狂進攻下,也不得不奮起還擊,縱橫的刀劍之氣,將戰鬥的一方空間都轟得搖搖欲墮。

空祖並不是想要趕時間去後方救那些年輕的夢氏子弟,從方才夢師狂的怒吼聲中可知,戰鬥力無比接近界主的他肯定受了重創,以千絲通的千絲劍法殺人之快,殺數十名夢氏弟子,當真是連數個呼息的時間都用不到,他就算是隻能夠擊敗牙良參趕過去,也趕不及救其他人了,他隻是心中鬱積,百萬年的堅守,百萬年的忠誠,夢氏換來的卻是這樣的一個結果,他心中不暢,隻想瘋狂一戰以泄憤懣。

在千絲通的心中,她也的確是像空祖那麽認為的。玄古域中界主不多,而女子成為界主的,千絲通是其中的三位之一,她最擅長的武器便是不知藏在身上何處的一千根金蠶絲,她的名字和她的武器是驚人的相近,擅長暗殺,即便是界主級超級強者,在不備之下,也很可能會被她絞殺。

英衛的這次行動,早就計劃周詳,千絲通的任務就是劫殺意圖逃撤的夢氏年輕人,她就隱匿在暗處,當夢師狂率一眾年輕弟子想從後麵突圍之時,突然出手。

好在夢師狂神經繃緊,對危險的感應要極是敏銳,在關鍵時刻爆發,躲過了蘊含最強力量的前七百根金蠶絲的絞殺,然雖如此,他還是受到了重創,一臂一腿生生被絞斷,短時間內失去了戰鬥力。

像他這樣的強者身體,斷肢重生,大約需要三個呼息的時間,三個呼息,足夠千絲通了。

她的主要務任便是擊殺年輕弟子,這是夢氏未來的根基,重創夢師狂之後,她沒有繼續攻擊他,要殺一名戰力極為接近界主級的強者,也是要耗費些時間和手段。

夢氏這數十名年輕人中,也有著好幾個妖孽天才,比如年輕一輩的代表夢玄空,夢月凝,都是星域級巔峰的強者,危機來臨,這幾人起到了關鍵作用,瞬間防禦,瞬間傳音布陣,竟然第一時間阻下了千絲通三百金蠶絲的獵殺。

而這一切的發生,隻過了一個呼息的時間。

夢師狂重創暫時失戰力,千絲通手中一千金蠶絲飛舞而起,形成漫天絲雨向夢玄空等一眾人絞殺而去,界主級超級強者最強一擊,千絲雨劍,那速度幾乎是與光的速度一樣,那千條雨絲落在夢氏弟子的眼裏,都變成了閻羅王的催命符。

“斬空拳——”

“絞空劍——”

作為夢氏年輕一輩的兩個絕世天才夢玄空和夢月凝,沒有任何猶豫地施了禁忌通術,讓自己的實力瞬間飆升,發出了自己最強的防禦,與此同時,夢氏其餘子弟也是紛紛祭出法寶,雖然與兩人有些差距,然而眾誌成城,他們竟然暫時頂住了千絲雨劍,雖則步步縮壓,卻也支撐了一呼息的時間。

“太弱了,都死吧!”

千絲通眼中掠過了一絲冷漠,斬殺這些年輕人,她心中沒有任何負擔,跟碾死一群螞蟻沒有什麽區別,剛才的攻擊,隻不過是她麵對弱者時的習慣,首先讓他們看到希望,然後再讓他們從希望中墜入無邊深淵。

千條雨絲陡然光芒暴漲,嗤嗤嗤嗤……,其中各有百條襲向夢玄空和夢月凝,雨絲本是劍,絲劍破域如破虛空,所有人都感到了無力的絕望,一些年輕人知道無力反抗,幹脆閉起了眼睛放棄了抵抗。、

“噗”

一聲沉悶的響傳來,餘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夢玄空與夢月凝卻已同時駭呼:“怎麽可能?”

眾人這才從絕望的陰霾中看到,剛才立即便要將他們全部斬殺的千絲通,此時已然化為一堆爛泥,死得不能再死了!

頃刻斬殺!

所有人從錯愕,到無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