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活水 劇毒!

沈詩然與風蕭蕭似乎突然都變得懂事了一般,並沒有發生“戰事”,而有單娣的“驚鳳掌”也是進步神速,這一晚上,到他們回去睡覺之時,她已經基本掌握了驚鳳掌前麵兩招的變化。

第一招“鸞漂鳳泊”掌出輕盈若霧,纏、繞、勾、點、拿、捏等諸般變化她已使得有兩三分神髓,第二招“鸞姿鳳態”三十四個變化,她也已了解於胸,基本上能夠使得出完全的招式來,隻是未得其神髓。

單娣對自己的進度雖然還是不大滿足,不過秦香卻很滿意了,吩咐她有時間就先揣摩這兩招,其餘六招等這兩招練好了再說。

第二天淩晨的時候,秦香又把單娣喚了起來,給她服了一顆“蛟元丹”,讓她吸收丹丸藥力,築固“丹鳳引”真息,單娣依言而行,調息起來之後,感覺“丹鳳真息”較之以前要強大、清純得多,在秦香的指導下,再練驚鳳掌的前兩招,“鸞漂鳳泊”已然有四五分神髓,一掌拍出,手臂粗的樹木都會應聲而折,而“鸞姿鳳態”竟然也有了一兩分神髓,舞將起來,難見身影。

單娣對此驚喜不已,這些變化,卻已遠遠超過了她先前所預想的進步。

中午十一點剛過,沈鐵豐便送來了五套防毒防輻射的衣服,秦香發現來的並不僅僅是沈鐵豐,在沈鐵豐的後麵不遠處,還停著數十人,似乎是在原地待命,秦香知道那是沈家派來接應的人,先前隻是在外圍做警戒,一旦尋找到詭墓的真正入口,這些人便成了沈詩然的強大後援,如果杜家和五派的人沒有出現,這些人便成了搬運財寶的運輸工具。

而且秦香也知道,這些人,都是沈順天豢養的手下,每一個人都具有以一敵十以上的超強身手,聽沈詩然先前所說的,有幾個還是武學大家。

“馬教授、蕭蕭、詩然、小娣,還有豐叔,你們每人一套,給我一個防毒罩就行了。”秦香不等沈鐵豐說話,便把裝備分配了下去。

風蕭蕭道:“小香子,這怎麽行,萬一那個古墓入口真的有強烈的輻射,你豈不是要被輻射所傷?這樣吧,你穿我的那套行了,我戴著防毒麵罩就行。”

沈詩然卻直接拿了一套衣服過去遞給他道:“我這套讓給你,我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

沈鐵豐道:“小姐,秦公子還是穿我的那套吧,豐叔身子骨還硬著,不會有事的。”

秦香看到單娣臉上也蘊著焦慮,便肅然道:“大家都不用爭了,接受過強烈的抗輻射訓練,如果連我都撐不了,這些裝備對我也沒有什麽用,就按我的話,大家都把衣服穿上,半個小時後出發。”

眾人聽他這麽說,而且說的芥有其事之樣,雖然還有所懷疑,不過看到他板著臉之樣,都不敢違逆,依言把防毒防強輻射的衣服穿上,秦香很是認真的檢查了幾人的裝備情況,交待了一番之後,這才引著五人往前而去。

雖然秦香先前跟她們說過前方的情況,但是當她們真正的看到那滿天的碩大雙尾褐鳳蝶和滿地的飛禽走獸屍體及蛇蠍時,還是忍不住的一陣反胃不已。

秦香不敢給她們多看,帶著她們從樹林中穿過,繞過了那一片空曠地向前走去。

“秦香,你看,那一路過去都是飛禽走獸的屍體。”在樹林中穿行了大半個小時,單娣突然指著前麵道。

他們的衣服都帶有擴音器,是以雖然衣服完全把他們罩住,但是彼此間仍然能夠正常交流。

眾人順著單娣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條動物長期走動形成的小道上,到處都有動物腐爛的屍體。隻是這條小道是隱蔽在一片較矮的植被之下,沒有看到那些碩大的雙尾褐鳳蝶在上方飛舞盤旋,若不注意看還真看不出。

而且這些動物的屍體多是小動物,他們能看到的蛇蠍蜈蚣都是一些較小的。

秦香看了周圍的環境一下,拿出先前繪好的簡圖看了一下,這才指著前麵那座小山丘道:“前麵那座小山丘應該就是呂口口他們進入古墓的入口,還有,你們看——”

說著指著那條隱蔽的小道道:“這條小道旁邊有一條小溝渠,我估計墓穴中的冰塊溶化之後,估計就是沿著這條小溝流下來的。”

馬湧教授趕上幾步,蹲了下來仔細查看了,聽到腳步聲,便道:“秦香同學,這條小溝渠中竟然有還有流水。”

秦香上前兩步,拿一根木棍把掩蓋小溝的草叢撥開,果然看到這一條不過尺餘寬的小溝中還有水正沿著小溝不斷的往下流去。

馬教授道:“秦香,你猜,這些水會不會是從墓穴裏出來的?”

秦香略一思忖便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墓穴中豈不是有活泉眼?”

馬教授道:“按理說,一個墓穴之中有活泉眼不符合科學邏輯,要知道有活水的地方必定會有氧氣,活水也會帶進外麵的一部分空氣,這樣的話,墓穴中的葬屍就容易腐爛生蟲,陪葬物也容易造成氧化損壞。”

秦香點了點頭道:“不錯,理論上是這樣的,隻是現在一切都隻是我們的猜測而已。”

“我先看看這小溝的水是否還含有劇毒。”說著拿出銀針探入溝水之中。

“銀針變黑了——”

沈詩然在後麵驚呼道。

秦香收起銀針,肅然道:“不錯,這小溝中的流水居然還含有劇毒,這一點極不合理。按理說,就算這些毒是從墓穴中傳出來的,但從呂口口他們離開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四十多天,這些水還是活水,流了一個多月竟然還沒有把毒衝解完全。

“由此看來,隻怕這水還真是墓穴中流出來的,而且這墓穴中一定有大量的寒屍毒源,因為寒屍毒雖然可以傳播,可以侵襲腐蝕生物,但卻沒有再生能力。”

馬教授站了起來,順著小溝流往的方向望去,心情沉重地道:“照這樣的水流,流了這麽久,已然能泄成一個小湖的水量,如果漫延出去,對周圍的水源將會造成極為嚴重的汙染,若是人畜誤飲,後果不堪設想啊!”

————PS:第三更送到,今天上班,所以三更封頂了。——求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