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疊羅漢!

一會要去吃酒,不過今天一定把篇外卷給結束了。

……

“轟——”

就在兩人的身體蕩飛而起的下一刻,一支青銅劍斬在了剛才傑伯站立的地方,碎石飛濺中,將堅硬的岩石地麵劈出了一個尺許見方的坑來,而且還有火焰一閃而逝,顯見劍身的高溫幾乎達到了燃石的程度。

秦香一手抓著傑伯博士,一手抓著軟金屬繩子,滑蕩出數米之後足下一點,軟繩倏地收拉,身形撥空而起,雙足在石柱上連點,蹬蹬蹬蹬連續五六蹬,已然衝到了石柱上四五米高處。

“抱住石柱——”

將軟繩一抖一抓一拉,同時將傑伯博士放到石柱之下。

“嘭”

傑伯博士雖然勉強抱住了石柱,不過還是被撞得七葷八素、眼冒金星的。

“鬆手,我們再上去——”

秦香沉喝聲中,一摁繩頭,再次抓起傑伯博士,這次卻是軟繩在收縮,將兩人拉了上去。

“哐”

“哐”

“哐哐哐”

兩人甫一上升,剛才停留之處立即釘上了五六支戟和青銅劍,而隨著兩人的上升,圍聚到了下方的火俑不斷的向上擲出手中的兵器刺向他們,那些兵器皆極為鋒利,竟然能釘入堅硬的石柱石麵五六寸深,若是刺到人的身上,恐怕得穿體而過。

好在秦香身手也算是極為靈敏,上升的速度極快,手中雖然提著傑伯博士,雖然有數次差點兒被擲上來的戟、劍刺中,都險之又險的躲過了。

一直爬高了大約十七八米高,下方火俑擲上來的兵器才不能對他們造成威脅。

“抱緊了,別掉下去。”秦香把驚魂未定的傑伯博士放到了石柱上,讓他緊緊的抱著石柱。

生命悠關的時候,他相信傑伯博士就算是頂不住也會頂住。

兩人向下望去,隻見下方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火俑,將五人爬上的三根石柱團團圍住,兀自在不斷的擲著兵器。

“4號,他們身上的溫度真的會降下去嗎?”2號在距離秦香所在的石柱大約二十米遠的另一根石柱上大聲問道。

“一定會,這些火俑身上的熱量一定不是本身自生的,而是通過吸收熱量形成的,不管他們運動也好,還是因溫度而慢慢消逝也好,我相信再過一會兒,他們身上的溫度就會降下很多,到時我們再用槍對付他們。不過,2號,恐怕效果不會大,我們得想辦法找到這些火俑身上的弱點才行。”秦香瞅著下方大聲道。

“他們全身都是青銅所製,弱點在哪裏?”2號大聲問道。

是啊,全身都是青銅所製,弱點在哪裏?

這些火俑,待他們身上的溫度降下之後,他們的身體雖冷卻下來,但卻會變得更加堅硬,到時是刀槍不入,他們能對他們怎麽樣?除非使用威力巨大的武器對付這些火俑。

不過就算他們手中有大威力武器,也不敢輕易在這裏使用,萬一影響到地宮內部,他們都將會成為曆史的罪人。

他們不是盜墓者,他們都是軍人,鐵骨錚錚的軍人!

“鈴~鈴~鈴~鈴……”

就在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地宮方向突然又傳來了幾乎是清晰可聞的清脆鈴聲。隻不過這一次的鈴聲與秦香他們第一次聽到的大為不同,予人一種甚是怪異之感。

“疊羅漢——”

“天啊,這些銅人竟然還會疊羅漢——”

下一刻,眾人看到下麵的那些火俑仿佛又接到了命令一般的,在下麵疊起了羅漢,而且他們不隻是疊一兩個羅漢,而是一半的火俑都疊起了羅漢。

“哢”

“哢”

“哢哢”

秦香等人駭然發現,他們還是有些低估了這些火俑先進的機甲科技含量,原來他們疊羅漢的方法與活人疊羅漢的方法是不同的,他們看到,第二個火俑跳到第一個火俑的肩膀上之後,肩膀上的盔甲之中便“哢”地彈出了機關,將第二個火俑的腳固定在第一個火俑的肩膀上,兩人便合成了一體。

而且這些火俑疊羅漢的速度幾乎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從他們發現下方的火俑疊羅漢到反應過來舉槍射擊的時候,火俑已經疊起了九個五人高的羅漢!

“砰砰砰砰……”

“哐哐哐哐……”

槍聲和子彈打在疊起的火俑上的聲音不斷傳來,那些疊起來的火俑被子彈射中之後,隻不過是被子彈的衝擊力擊得疊起來的長羅漢微微歪了一歪而已,子彈此時已然射不進他們的身體,隻是在他們的身上一刮而過,雖造創卻似乎對這些銅人行動還是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

“嗖——”

“嗖——”

“嗖嗖——”

“嗖嗖嗖——”

與此同時,火俑疊羅漢一邊疊高一邊也向他們發動了攻擊,手中的兵器不斷的爬在石柱上的秦香等人攻擊起來。

“啊——”

“啊——”

約克身上受陵血藤多處抓傷擊傷,而2號左大腿曾被子彈擊穿而過,兩人開槍擊退兩條疊羅漢之後,卻被從他們所在石柱另一邊繞過來的疊加羅漢擲出來的兵器擊中,約克被一支青銅劍從左臀刺下,痛哼聲中鮮血淋淋;

2號被一支狠狠砸來的大戟攻了一個猝不及防,倉促之間用手中的微衝去格擋,手一震之間,手中的槍一歪,飛戟一歪,從他的右肩劃過,將他的右肩劃破,也是鮮血淋淋。

約克屁股中招,手一鬆,便從十幾米高的石柱上往下落去,好在2號反應還算快,刷地放長手中的軟繩,足一蹬,飛速下滑,一伸手抓住了約克腰帶。

隻不過兩人本就是身寬體沉的軍人,下墜之勢又快,他雖然抓住了約克,但約克下墜的重力卻把兩人一起帶了下去,直滑下了五六米之後這才停了下來。

約克是雷鳴的小組長之一,身手本也是不凡的,一得緩氣,飛快的一攀石柱,2號這才得以減少了負重。

看到2號的右肩鮮血淋淋,剛才更是因為拉住自己不下掉而使得傷口被扯大了許多,約克眼中閃過一絲感動。

隻不過他們此時立即便麵臨著一個艱難的抉擇。

上爬還是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