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姑奶奶的書迷

“是啊,是‘我愛姑奶奶’說的。”單娣笑道:“蹇蓉昏迷的這段時間我閑著無聊,那天出去時候經過一家書店,看到很多女孩都在問她新書到貨沒有,那家店主一說到了,那些小女孩兒立即興奮的衝了進去。我很是好奇,心道什麽作家的書這麽引得女孩們的興趣,於是也跟著進去看看了,才發現她們是在搶‘我愛姑奶奶’的小說。

“本來我以為是什麽情情愛愛的小說,也沒大在意,也沒有要買的意思,後來想想,你身邊這麽多女孩子,這個作家的小說那麽得女孩子們的喜歡,說不定有什麽思想對你有用,於是便買了兩本回來,一來閑時可以打發一下時間,二來可以研究年輕女孩子們的主流和非主流的想法。

“哪料想,我以為‘我愛姑奶奶’說的是什麽情情愛愛的小說,看了幾頁才知道她寫的根本就不是言情小說,而是玄幻奇幻類的幻想小說,而且思想獨到,每一句話都說到女孩子們的心坎裏,管你是名媛仕女胖的瘦的主流非主流的女孩子,都能讓她一語勾入,我一看之下便深深迷上了,嘻嘻,看完那兩本之後,我後來又出去把她的作品都買了回來,喜歡的不得了。

“她那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絲絲破人心的語言,可以說是女孩們的攝心殺手,如果我再年輕一些,我很可能會為她瘋狂呢!你剛才說的那句‘愛她,就要騷擾她’就是她在最新出的作品裏的經典句子,因為這句話,聽說現在連很多男生都迷上了她的書——當然,有很多男生是抱著研究女生的心理去看的。”

秦香苦笑道:“我可沒有看過她的書,這話是臨時胡亂想出來的。”心中卻道:“這燕琳,難道跟她在一起也會受她思想的影響?這下可好玩了,連一向冰冷的小娣也成了她的忠實書迷了,將來如果讓她知道,這燕學姐也不知道會得意成什麽樣。”

“胡亂想出來的?”單娣一愣旋即微笑道:“看來你還是很有想象力的嘛,說不定將來你失業了,也可以做一個作家,賺稿費來養我們。”

說到這裏,她眼睛倏地一亮,開心地笑了起來:“如果真有那麽一天,你連作者名也替你想好了,就叫‘我是姑奶奶’,嘻嘻,哈哈,這名字太讚了!”

秦香猛咳了兩聲,尷尬地道:“就算真有那麽一天,我是一個男的,怎麽給我取了個‘我是姑奶奶’的作者名,這不是自我醜化,連性別都改了,讓別人知道,得,我看我門也不用出了。”

單娣白了他一眼,嗔道:“你知道些什麽,你看人家‘我愛姑奶奶’,這名字乍一聽起來卻象是一個男的,其實作者是一個女的,這叫非主流知道不?你是一個男作者,取一個‘我是姑奶奶’,這名字不但能吸引女生讀者,也能吸引男生讀者,誰會在乎你是男是女的?

“再說了,如果將來身份被人揭穿了,你大可以說這名字是有深意的,譬如說‘我是姑奶奶’的後麵還有文章呢,全名其實是‘我是姑奶奶的老公’、‘我是姑奶奶的哥哥’、‘我是姑奶奶的灰太狼’之類的,隨你怎麽解釋不行。”

秦香突然站了起來,左瞅一下,右瞄一下,把躺在床上的單娣仔細打量了個遍,就差沒有掀起被子扒了衣服做“全身檢查”了,臉上露出了極度不相信之色。

“呆瓜,幹嘛呢,怎麽這樣看著人家?”單娣一下子說了這麽多話,以為是惹得他心裏不高興,內心惴惴地小聲道。

秦香輕輕歎了一口氣,柔聲道:“以前想讓你多說一句話都難,更不用說是想看到你的笑容了,可以說比登天還難。自從從壺瓶山回來之後,你也開始話語多了起來,更重要的是,你開始漸漸有了笑容。本來我以為,那是因為你的心結慢慢打開了的緣故,如果是那樣,我心裏還是頗有一絲成就感的,至少,在這過程中有我的一份功勞在內。

“可是,今天看來,倒是燕琳這丫頭對你的影響、對你的改變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唉,早知道這樣,以前我就應該想辦法找她的書給你看,也許能早一天看到你笑的樣子。小娣,你知道嗎,在見到你以後,我最大的心願便是讓你笑、想你笑,我想看到你開心的笑笑的樣子。想不到我做一直做不到的事情,燕琳卻幫我做到了。你說,我是應該感謝她還是應該怨她,把本應是我做的事情、本應是我的功勞給搶過去了?”

“燕琳?燕琳是誰?”單娣一愣,旋即眼睛一亮,瞅著他道:“你說的燕琳就是‘我愛姑奶奶’是不是?你認識‘我是姑奶奶’?”

秦香也是一愣道:“你知道‘我愛姑奶奶’,難道你不知道‘我愛姑奶奶’這個作者的真實姓名叫燕琳?這怎麽可能?”

單娣笑道:“你以為個個都象你那麽喜歡顯擺呀?我想可能除了她自己或者她身邊的閨中密友之外,沒有人知道‘我愛姑奶奶’就是燕琳。‘我愛姑奶奶’的真實身份在文學界一直是個最大的秘密,無數的‘姑奶奶絲’千方百計的去挖,但是就是挖不出這個作家的真實身份。

“如果不是你剛才說起,我根本就不知道現在‘我愛姑奶奶’姓什麽,叫什麽名字。嗯,燕琳,燕琳,這名字很美,丫頭,丫頭……”單娣喃喃兩下,眼睛一亮,凝視著秦香道:“你這家夥,一般都不會這樣稱呼一個女生,你老實告訴我,燕琳是不是很漂亮,而且年紀也不大?跟你不但很熟,而且關係還很好,是不是?”

秦香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很熟悉,關係是不是很好。小娣,你既然是她的書迷,我就把我跟她認識的經過跟你說了吧。”

當下把認識燕琳的經過挑重要的簡要說了一遍,甚至於燕琳因怕他凍死而以曖昧的辦法替他取暖的事都沒有向她隱瞞。

“小娣,你說吧,我應該怎麽辦?現在一想起這個燕學姐,我就一個頭兩個大,一想到她,我就頭疼的不得了。”秦香說罷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