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065 陰寒之氣

“小姐——”

物部加奈驚的目瞪口呆,臉色都變得鐵青起來。

“我會隨時,記得你今天對我的不敬。”伊波禮彩香淡淡地道,然後邁步,盈盈而去。

物部加奈看著她那婀娜的背影,一股寒氣從背脊梁冒起。她從來也未曾料到,這個一向柔順、乖巧的小姐,何時變得如此的深不可測。

“為了這條老命,也隻好替小姐瞞著主子了。不過,小姐已然晉級先天四級,這顆剩下的生力丹對她的作用已經不是很大了,想來就算是主子知道,也不會多加責怪吧?唯獨是小姐要找華夏男人談戀愛,這事隻怕主子若是知曉,隻怕會大發雷霆……”物部加奈苦著臉搖了搖頭,低聲喃麽了一句,快步隨伊波禮彩香而去。

隻不過,在離去之前,她卻是向著圖書館的方向瞅了一眼,眼中露出了幸災樂禍之色,低喃道:“華夏的小子,小姐的生力丹,你以為那麽容易吃的麽?隻怕這回不用我動手,你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吧……”

……

“靠,你NM的,怎麽會這樣?”秦香感覺到體內宛若洪水般陰寒之氣,心裏再次嘣出一句粗口話來。

在生力丹的恐怖藥力之下,他所中的岩心源力掌傷早已完全好了,在強大的生源力之下,內髒的那點小傷,就象是往缺口中裝水一般,片刻之間,便已痊愈。

但是他卻是發現,他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了這一顆生力丹田如此強大的陰寒力量,當他的經脈骨骼擴充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仍然剩下近半的陰寒力量在他體內流竄著,以他此時的修為,自然能以真氣來抵抗這些陰寒的能量。

然而卻是必須需要真氣抵抗的情況之下,難不成他要長期站在那裏、坐在那裏抑或是躺在那裏不停地用真氣來抵抗這一股陰寒的能量?這明顯是不現實的。

而且最為的怪異的是,生力丹的強大藥力雖然具有催生、強化身體之能,但對於真氣,卻是沒有一點增強的作用。也就是說,此時的秦香,經過生力丹的催生、強化之後,身體的經筋脈絡、肌肉骨骼髓質,都進行了一次神奇變化,稱之為脫胎換骨也一點不為過。

但是他的真氣,卻是沒有一點增強的跡象。這一點,就算是讓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其實至於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其實連伊波禮彩香本人也是不知道的,倒是身為她的侍婢物部加奈知曉一些。原來伊波禮彩香的體質甚為特別,屬於煞陰之體,修煉的時候,本就需要吸收大量的陰寒之氣。她這種特殊的體質,也就決定了她的修煉之道,將不能按照常人的修煉那樣,經過平衡陰陽之氣而趨大成,唯有不斷的吸收陰寒之氣,才能晉升更高的武道級別。

隻不過,高階的武道級別,需要的能量太過龐大,若隻依靠吸收天地的陰氣或者一般的冰係靈藥,根本就不足以讓她晉升到更高階的武道,在伊波禮彩香踏入先天三,級之後,要想進階先天四級,隻有依靠高品的靈丹才能滿足。

在丹道界,一至五品的丹藥,稱之為丹藥或者丹丸,六至七品的丹藥,稱為低級靈丹,八品丹藥稱為中級靈丹,而九品丹藥,則是高級靈丹,幾乎已有著起死回生的莫大奇用。

當初那人所應伊波禮家族之求,為伊波禮彩香煉製生力丹,是依據伊波禮彩香的煞陰體質來煉製的,是以,其中蘊含著強大的陰寒藥力。本來按伊波禮彩香的資質,有一顆生力丹之助應該便能從先天三,級晉升至先天四級,但伊波禮家族為了保險,讓那丹藥大師一共煉製了兩顆。

這兩顆生力丹,都是極寒的生力丹,伊波禮彩香在晉級之時服用了一顆,餘下一顆則是算是省了下來。

伊波禮彩香身體極寒,更能夠大量吸收生力丹中強大的陰寒之氣,但她並不知道,這生力丹隻適合她服用,因為並沒有人告訴過她,以其他人的體質,根本就不能服用此靈丹,否則的話,就算不脹死也會被冰凍而死。

她給秦香生力丹,是因為她知道岩心源力掌勁的厲害,唯有生力丹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助他恢複過來,卻哪裏會想到,這顆生力丹中所蘊藏的強大陰寒之氣,卻是差點兒闖下了大禍。有時候,好心不一定就能辦成好事的。

隻不過,是禍是福,誰又事先知道?

秦香也不知道,因為現在的他十分的痛苦,陰寒能量的強大,遠超他的估計,若不是有真氣硬抗著,他此刻已然變成冰棍了。

“秦香,你在那裏幹什麽?”便在這時,一個清脆柔美的聲音傳來,把秦香中痛苦之中喚醒了來。

燕琳看到秦香此時正坐在圖書館最偏僻角落的椅子上,看似是隨意盤坐著,但是他的臉色甚是蒼白,然後,她便看到了秦香肩膀那一片破碎露肌的地方,驚道:“你沒事吧?”

燕琳三兩步衝到他麵前,焦急地問道。

“今天運氣真好,在東大的圖書館裏,竟然也能碰到一個絕世高手,神級的高手。”秦香苦笑道:“傷勢倒是不重,隻不過,剛才卻又輕信她人,吃錯了丹藥,現在受陰寒之氣侵噬,這陰寒之氣卻又不能逼出體外,我正苦惱著呢!”

“什麽神級高手,很厲害麽?你也真是,怎麽能亂吃別人給的藥呢?先別說這些,我扶你出去。”燕琳擔心他的傷勢,並沒有多問,上前便要扶他起來。

“等等。”秦香看了自己的LUO露的肩膀一眼,說道。

“怎麽啦?是不是動不了,要不我背你回去?”燕琳急的眼眸都有些霧氣了。

“沒那麽嚴重,燕琳,你不用擔心。”秦香感受得到她內心的焦慮與關切,心中有些許的感動,溫言安慰道。

“那你要幹什麽?這裏可不是療傷的好地方。”燕琳急道。

“你看我這樣子出去豈不是要嚇壞人?我換件衣服,你稍等一會。”秦香尷尬笑道。

“衣服?這裏哪有衣服給你換?”燕琳秀目一掃,周圍的環境一目了然,卻哪裏看到有衣服,不禁奇道。

“你轉過身去就行了,我會變魔術的,我能變出來。”秦香也不好告訴她自己手上有星戒之事,聞言隻好裝神秘地道。

“故作神秘,我倒要看看你怎麽變出衣服來。”燕琳嘴裏嘟喃著,卻還是乖乖的轉過身去。

耳中聽到悉悉刷刷之聲,她很想轉過頭去看這家夥究竟如何變出衣服來,終究不敢,過得半晌,隻聽秦香的聲音傳來:“好了,我們走吧。”

燕琳霍地轉身,便看到秦香已經換上了一件黑色皮衣,裏麵倒是沒有貼身保暖衣倒是沒有換。

“咦,你……你真的會變魔術?”燕琳剛才可以確定,秦香的周圍並沒有衣物,但此時他卻換了一件外套,而且原先的那件風衣也不見了,這如何不讓她驚奇,出現這樣的情形,她也唯有相信秦香真的會變魔術了。

“當然,厲害吧?”秦香看著她微“O”的小嘴,得意地笑道。

“厲害厲害,你就厲害了,這麽厲害還讓人打傷。”燕琳終究還是記掛他身上的傷,嗔惱的白了他一眼,輕斥道。

“嗬嗬,一言難盡,走吧,我們回去,我隻怕需要回酒店,尋找資料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秦香尷尬地道。

“都什麽時候了,還記掛那些事情,我送你回去。”燕琳又白了他一眼道。

說罷也不問他意見,上前便扶著他的手。隻不過當她的手觸及秦香的手時,卻是不禁一顫,雖然隔了幾層衣服,她仍然感覺得到,秦香衣服下麵的身體,極度的冰寒。

“香子,你……你真的沒事麽?”那一刻,燕琳眼淚便是想淌下來了。

“沒事,我的真氣能夠抵抗得了的,回到酒店我再嚐試看能不能把那些寒氣逼出體外。”秦香安慰道。

“我要陪著你,你不能趕我。”燕琳看著他,認真地道。

“好吧。”秦香內裏輕歎一聲,隻得應允。所謂最難消受美人恩,對燕琳,他除了怕,心裏又何嚐沒有那麽一絲的憐?

“等等!”兩人剛走得幾步,秦香又突然道。

“你又要幹嘛呢?”燕琳能夠感覺到秦香身上的冰寒,見他又停下,臉上不禁露出了又急又憂又惱之色。

“幫我拿那本《天空之城》,她不讓我看這本書,我偏偏要看看。”秦香指著轉彎處書架上最尾端上層道。

服用丹藥之後,身體如墜冰窯的感覺,此時要讓秦香相信伊波禮彩香沒有害他之心,連他自己也過不了自己一關,剛才得到結果之後,他心裏就閃過了一句話:女孩子都喜歡騙人,越漂亮的女孩子越會騙人!

所以,對於伊波禮彩香,他心裏頗是氣憤,若是伊波禮彩香沒有臨走時的那句話,或許因為受寒氣侵體的關係他可能會忘記那本書,但有了伊波禮彩香的提醒,他卻是一定要看看了。

這其中,自然不免有些賭氣的成分在內。

“瞧你說的,你口中的那個‘她’,該不會又是一個漂亮的女生吧?”燕琳一邊幫他拿書一邊嘟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