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068 赴宴!

“又是誰?琳姐此時應該去準備晚上的模擬辯論了。”秦香心中疑惑,把信收起,走過去開了門。

“周清清同學,是你?有什麽事嗎?”看到門口的周清清,秦香不禁一愣問道。

周清清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道:“聽燕琳說,你還沒有吃晚飯呢,剛才我恰好出去,就給你打了一份壽司,熱的,你趁熱吃吧!”

說罷把手裏的袋子遞過來給他。

“也是飯?”秦香心裏暗道,不過伊波禮彩香與周清清自然不同,他雖然知道周清清對自己似乎有那麽一點意思,不過人家都把飯送到門口了,他也不好拒絕,便接了過來,問道:“謝謝你,周清清同學!對了,多少錢,我給你。”

周清清頗是惱火地瞪了他一眼道:“前晚你請我吃夜宵,又救了我,難道我請你吃份壽司都不行?你竟然還跟我談錢?”

說罷也不待秦香回答,氣呼呼地轉身走了。

隻不過,秦香並沒有看到,在她轉過身去的時候,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秦香看著周清清遠去的背影,苦笑著的無奈地搖了搖頭,心道:“我是不是有些過份了?就算周清清真的對我有什麽想法,那也是她自己的權利,畢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就算我不接受,也不能打擊人的是吧?”

待得周清清的身影消失在拐彎處,秦香沒有多想,提著那份壽司便是進了房間。

他的確也是餓了,生力丹對他身體的強化改造以及武道晉級,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他不餓才怪了。

在吃著壽司的時候,秦香麵前卻還是擺著那封信。

“要不要赴宴?”這是一直在糾結著他的問題,麵對伊波禮彩香的邀請,他一時間還是拿不定主意。

“去,難道我還怕她不成?況且她要殺我的話,的確是需要這麽麻煩,以那物部加奈的神通,在圖書館裏不聲不響的殺死我再把我棄屍,也不是什麽難事。而且這顆生力丹,挺詭異……”秦香終於是做出了決定。而促使他做出決定的,卻是生力丹的神奇藥力,因為他感覺得到,生力丹中的那陰寒能量雖然極為厲害,但卻是十分純淨的陰寒之氣,並不是那種含有著暴戾之氣的寒毒。

決定下來之後,秦香反而輕鬆了許多,把周清清買來的那份壽司三下五去二的卷席一空,勿勿洗了個澡,換了一套衣服,便出酒店而去。

“他……他怎麽出去了?”在秦香進入電梯的時候,走道拐彎處閃出了周清清的身影,想要喚住秦香已經是來不及了。

急勿勿的趕到酒店一樓,衝出酒店門口,卻哪裏還見秦香的身影。

“糟了,萬一一個小時後藥力發作,他一定會發現是我在壽司中做了手腳,這可怎麽辦才好?”周清清一跺腳,兩隻小拳頭拽得緊緊的,望著有些蕭瑟的大街,眼中閃過了一絲悔恨和恐懼,但更多的卻是無力。

秦香自然不知道,隻是一個鳳大學生的周清清,竟然會為了嫉妒而對他施出那種齷齪的手段。他也更加料想不到,在這陌生的地方,周清清竟然能弄到那種連他都覺察不出的某種激素藥物,而那些激素,卻是隨著和著那份壽司,完全的被他吃進了肚子裏……

東驚君子閣,是東驚中極少數貴族才能進入的一家私人會所,裝飾高貴而典雅,具有濃厚的文化氛圍。

不過要想進入君子閣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出租車上的時候,秦香就簡單詢問了一下出租車司機,出租車司機對於君子閣,也隻是知道一些表麵的東西,裏麵究竟如何,他是一無所知。據出租車司機講,君子閣這種地方,就算你多麽富有,如果不是一些島國大家族的成員也是辦不了會員卡,沒有會員卡,是絕對不可能進入其中的。

不過對於這一點,秦香倒是沒有擔心,伊波禮彩香既然請自己在君子閣用餐,當然不可能讓自己吃閉門羹,連君子閣的大門都進不去吧。

事實上他所料想的的確沒有錯。

下了出租車,從這裏到處於一座小山之下的君子閣還有一段距離,外麵的車輛是不允許進去的,他隻能步行而去。

不過他還在觀察著前方樹林環繞之下的君子閣的典雅建築時,一個著大花紋豔色和服的女子卻是迎了上來。

“閣下是秦香先生?”女子邁著碎步走到秦香麵前,對著他盈盈一禮,十分輕柔地問道。

“不錯,我是秦香,你怎麽知道?”秦香一愣,應道,不過疑問一提出,他便有些後悔自己的無知。

不過,這女子卻是極是禮貌,一點沒有因為他的無知而有任何異樣表情,恭敬地解釋道:“一般能來君子閣的尊貴客人,都不會乘坐的士前來,秦先生坐的士前來,那肯定是伊波禮小姐的尊貴客人了。伊波禮小姐已恭候多時,秦先生請隨我來。”

“果然白癡了一回。”秦香苦笑著跟在這女子的後麵,緩緩向君子閣的方向行去。

遠處,一輛黑色的車子裏,一個棕發青年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回頭看了靜靜坐在後座的一個黑衣人一眼,小聲道:“藤原先生,他竟然進了君子閣。”

棕毛青年雖然是一個小角色,但對君子閣在東驚貴族中的地位卻是知道一些的,以他這種身份,連君子閣最外圍的門口都進不了。

“我隻負責殺人。”黑衣人冷漠地道:“如果你現在反悔,預付的酬金,不退。”

棕毛青年想了想,一咬牙道:“那就麻煩藤原先生了,不過,為了避免麻煩,希望藤原先生不要在君子閣的範圍內動手。”

“你放心,我還不想死。”黑衣人冷然道,心中卻冷哼一聲:“在君子閣範圍內動手,我便是有十條命也不夠填,這小子真是一個白癡。”

隻不過,他隻是一個冷血殺手,自然不會把心裏的話告訴棕毛青年。

……

接引秦香進去的女子極為恭謹禮貌,雖然是在前麵帶路,卻幾乎是數步一回頭,恭敬的做出“請”的姿勢,予人一種自然而受到重視之感。

穿過一片樹林,終於是來到君子閣的內圍。

君子閣依山而建,山林環繞,環境清幽,即便是寒風拂來,依然予人一種脫俗的清靜之感。

秦香看得出,這君子閣並不是那種廂房式的設計,而是一棟棟的獨立院落式設計,整個君子閣,也就隻有那麽幾個院落,看來每一次在這裏接待客人的,也隻有那麽寥寥數人。

隻不過,讓秦香感到奇怪的是,此時在君子閣的停車場上,隻有一輛黑色的奔馳。

“伊波禮小姐今晚已將君子閣包下,是以除了秦先生外,沒有其他的客人。”那女子似乎看出了秦香的疑惑,細聲解釋道。

“原來如此。”秦香有些汗顏,伊波禮彩香既然是包下了君子閣,隻有他一個客人,那麽不管他是開車來的、坐出租車來的還是走路來的,負責接待的司儀,自然都能認得出他來。

隻不過他並不知道,這個負責在最外圍迎接他的,本來就是伊波禮彩香的貼身侍從,伊波禮彩香平時出行,都是由她負責開車,在伊波禮彩香跟蹤秦香到酒店的時候,她卻是見過秦香了的。

“秦香君,承蒙賞光,不勝感激!”進入三友屋,伊波禮彩香便親自迎了出來,纖腰輕曲,微微一躬,動作輕柔,純出天然。

今晚的伊波禮彩香,穿的一件純白色的適身和服,三千青絲自然垂於纖腰之上,而至翹臀,襯出她纖弱卻玲,瓏的曲線,清新而脫俗,宛若冰雪中的一朵青蓮,予人賞心悅目之感。

“伊波禮小姐盛情相邀,秦某也是榮幸之致。”不管人家有什麽目的,但人家客客氣氣,作為一個華夏男人,秦香也不好太過於失禮,聞言抱拳回了一禮。

目光在周圍略略一掃,正疑惑間,伊波禮彩香淡淡一笑道:“秦香君請放心,為表誠意,加奈嬤嬤今晚並不有此。薄酒粗羹已備,秦香君請——”

說著做了一個請手式。

其實不用她說,秦香在進入君子閣的範圍後,便已經分出了兩個念頭在周圍查探,並沒有發現物部加奈,而且在這一棟三友屋之中,除了引他進來的那女子、伊波禮彩香和他之外,竟然沒有其他人。

從目前來看,這個伊波禮彩香的確沒有顯露出那怕是一絲一毫的敵意,秦香也就暫時放下了心來。

三友屋內,寬敞的大廂房,這裏並沒有采用暖氣係統供暖,而是在屋子裏燃著一盆火炭,也不知道燒的是什麽炭,沒有炭煙,沒有一般火炭那種刺鼻的味道,反而飄溢出一縷淡淡的木香味,木香在屋裏彌漫,沁人心脾,予人心清神爽之感。

屋子中間的矮方桌上,擺滿了不下於三十道菜,製作精致,色澤天然,一看就勾起了人的食欲。隻不過,百分之九十的菜,秦香都是叫不出名稱來。

(ps:昨晚回來時酒多了,昨天的兩更今早會全部補上。不過今天嶽父過生日,所以今天的更新估計也得等到明天補,不過爭取早上能更一章今天的。國慶七天假期,小丁的目標最少也是二十章的更新,5、6、7號三天應該沒有什麽事了,一定會暴發!感謝書友‘牛熊心魔’打賞168看書幣,‘龍之天策’打賞58看書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