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高手089 突生賊膽? 飛庫網

……

“放過我吧,再這樣我會死的……”秦香看到宋涵涵再一次瘋狂的“啃”向自己的嘴唇,使盡餘力,把臉轉過了一邊,宋涵涵的小嘴便“啵”的一下吻到他的臉頰上。

身為初男的秦香雖然很喜歡這種被兩個女孩子搶著抓他親吻的魂銷感覺,可是此時的他已然是全身虛脫無力,這樣肆無忌憚的強吻強親,對他來說卻已不是魂銷,而是差點兒要了他的小命,隻好開口求饒起來。

宋涵涵的嘴吻到了他的臉上,風蕭蕭性感的小嘴也咬到了他的脖子上,聽到秦香的話,兩女這才反應過來,各自抬起頭來對望了一眼,兩人相擁大笑大哭起來。

劫後餘生的喜悅,未曾經曆過,是不會知道的。

“壞蛋小香子,得了便宜還賣乖!”風蕭蕭和宋涵涵把秦香扶坐起來,兩女的眼神再次在空中對碰,然後一人一邊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風蕭蕭這才瞅著他嬌嗔道。

“就是,蕭蕭姐和本小姐都讓你占了便宜,你還敢賣乖?”宋涵涵伸手輕輕的捏了一下秦香的臉蛋笑道。

臉上是燦爛的笑容,兩腮卻掛著兩串晶瑩剔透的淚珠兒,兩張嬌豔的臉孔,宛若兩朵盈著晨曦露珠的菊花,喜悅蕩漾在小小的跑車空間裏。

“明明是你們兩個占了我的便宜,卻說我占了你們便宜?真是兩隻可怕又可愛的老虎!”秦香瞅著兩女頗是無奈的苦笑,此時的他,早已沒有一絲力氣再去跟她們爭這些了。

占就占吧,反正自己這幾天來都被她們占過好多回便宜了,多這一回不多,少這一回不少,就當是“為國捐軀”吧!秦香如是心想。

巨大的爆炸聲令得周圍數裏的地麵都輕微的震動起來,自然也驚動到了在這裏隨風擎學習的那些華夏軍人學生和守護在上麵的特種兵,當風擎帶著人清理通道衝進來的時候,風蕭蕭和宋涵涵已然把秦香從車子裏擁扶了出來。

“瘋狂的小子,還好我的囡囡沒事,不然老風剜了你!”風擎見風蕭蕭一點傷也沒有,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旋即指著秦香大罵起來。

這片刻的功夫,秦香已然恢複了一些力氣,聞言苦笑道:“是啊,差點兒就釀成大錯了。風老爺子,蕭蕭和宋小姐是沒事,不過,你的黑洞引擎跑車隻怕是報廢了。”

風擎似乎這才想起他的寶貝車來,抬眼向跑車瞅去,看到跑車的頂部已然嚴重變形,他心疼的衝了上去察看,發現車頂除了嚴重變形之外,大部分已經龜裂,不禁罵道:“這些全都是最先進的航天高材,你這臭小子,給你開我一輪車,至少害我老風損失兩個億!”

秦香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姑且不說這輛跑車的價值,僅僅是被損毀的跑道,要修複起來那也將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風蕭蕭瞪了風擎一眼,嗔道:“老瘋子,是你的錢重要還是你孫女的命重要?不就兩個億嗎,犯得著罵天罵地的。”

風擎一愕,旋即笑道:“說的是,說的是,最主要的是我們家囡囡沒事,不就兩個億麽,那算得什麽。”

風蕭蕭狠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也沒有把秦香交到趕來救援的那些人手上,與宋涵涵架著秦香向外麵走去。

秦香被風蕭蕭安排在風擎在地下的房屋裏調息。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三個多小時的調息,他損耗的精氣神都恢複了六七分,便從床上爬了起來。

“小香子,你醒了?”估計是聽到了聲音,房間門口打了開來,露出了宋涵涵嬌俏的臉龐。

“是啊,醒了。原來宋小姐還在呀!”秦香站在房間裏伸展了一下手腳,感覺精神狀態還不錯,看到宋涵涵推門便笑問道。

“什麽宋小姐長宋小姐短的,你就不能叫人家名字?”宋涵涵甩了他一個白眼,然後走了進來。

“涵涵?”秦香頗是不習慣的喚了一聲。

“這才乖嘛,怎麽著你這死小香子也帶著我在鬼門關前麵兜一圈兒,再宋小姐宋小姐的叫我,也太見外了吧?”宋涵涵走到他前麵,也不避諱,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在他額頭上一探,問道:“小香子,感覺怎麽樣,好多了沒有?”

秦香感覺到她溫軟的小手上傳來的溫度,瞧著她那難得的溫柔體貼之樣,鼻子裏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少女.體香,不由的內心一蕩,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膽,突然捉住她尚放在自己額門頭上的小手,頗顯得有些輕薄地笑道:“你不怪我了?”

“我怪你什麽?”宋涵涵想不到他會突然變的不老實起來,一愣之間芳心噗噗,也不知道該不該把手抽回來,粉臉微紅的瞅了他一眼低聲道。

秦香把她的手捧在手心,似是無限憐惜又似是略帶著幾分輕薄的,輕輕的撫摸著,盯著她嬌羞的眸子笑道:“不怪我先前占你便宜了?”

“咚”

宋涵涵突然一腳踢在他的小腿上,小手猛地從他的手裏抽了回來,轉身跑了出去,嘴裏斥道:“當然怪你,怪你一輩子!”

“她這話是真是假?又是什麽意思?”秦香愣愣的摸了摸鼻子,搖了搖頭,頗是為自己的輕薄魯莽感到緊張,心道:“又不是第一次經曆生死,為什麽我會變成這樣?”

他走出房門的時候,正看到宋涵涵從廚房捧了一煲湯出來,湯估計是剛下的火,蓋子上麵還冒著蒸蒸熱汽。

“看你沒有把我送到西方極樂的份上,給你煲了一盅當歸人參大補湯。”宋涵涵把湯煲放到桌子上,回頭瞅了他一眼道。

“是麽,那真是謝謝了。”秦香鼻子聞到湯水飄來的香味兒,肚子咕嚕咕嚕的響了起來,看來他是真的餓了。

宋涵涵拿碗給他盛了一碗放到桌子上,笑道:“本小姐的煲的湯可不是哪個人都能嚐得到的,你喝完這煲湯,回去得燒香拜佛,齋戒三日祝福才行。”

秦香拿著勺子喝了一小口,感覺到味道極佳,當歸和人參的味道並不甚濃,不禁暗讚,笑道:“這湯麽的確是很不錯,你放心,我回去給你多燒幾支香。”

“咚”

宋涵涵又是一腳踹了過去,嬌斥道:“本小姐又沒有死,要你燒什麽香?看來蕭蕭姐說的對,你就是壞蛋小香子!”

秦香生受了她一記繡腿,笑道:“開玩笑的啦。涵涵,蕭蕭呢?”

宋涵涵這才饒過了他,道:“蕭蕭姐被她們拉去吃飯了,不過她說你醒來讓我問你一件事。”

“什麽事?”秦香一邊喝著湯一邊問道。

“蕭蕭姐先前接到了一個電話,她說是一個叫賓傑的家夥打來的,那家夥想約你今晚上賽車,問你能不能去?”宋涵涵有些擔心地瞅著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