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盤絲洞

巫歸看著被蜘蛛封鎖的洞口直呲牙,想到待會還要進去,感到很是緊張,手心直冒汗。

把手在大腿上擦了擦,他開玩笑道:“這就是蜘蛛巢穴嗎?哈哈,大巫師,此洞是不是叫做‘盤絲洞’?”

“盤絲洞?”大巫師品味著三個字,頷首說道:“這個名字不錯。它正好沒名字,不如就送給我吧,以後就叫盤絲洞了!”

“你隨意。”巫歸雙手一攤,觀察著洞裏的情況自語道:“不知裏麵會不會有七個衣著暴`露的性`感蜘蛛精,或者是紫霞仙子,白晶晶也行。”

阿寶撇了他一眼,問道:“喂,你嘮叨什麽呢?什麽蜘蛛精、白晶晶,還有紫霞仙子?都是人名嗎?”

巫歸沒有回頭看他,依然盯著洞口漫不經心的答道:“都是妖怪的名字。”

“妖怪是什麽?”

“妖怪就是成了精的……”話剛說了一半,才想起來土著人沒有妖精的說法。在他們看來世間生靈隻要強大到一定程度,便都是神靈,所以可以說妖怪也是神。

他想了想,轉身看著阿寶,故作認真的說道:“她們都是女神靈,蜘蛛精的本體是蜘蛛,白晶晶的本體是人骨,紫霞仙子是晚霞成神。白晶晶和紫霞仙子是情敵,她們一起愛上了一位鬥戰神,那位鬥戰神的本體是隻石猴,名叫美猴王孫悟空。孫悟空的師父叫做……”

巫歸把西遊記改成了適合土著人神靈觀念的故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起來,他在這個時候做這種無厘頭的事情,其實是為了紓解心中的懼意,遍地的蜘蛛確實給了他很大的心理壓力。

“……”阿寶聽傻了,不但是她,就連大巫師和石中玉都一臉的茫然,卻也好奇的聽著這個有趣的故事。

胡謅了一通漏洞百出的故事,看到把幾個土著人騙的信以為真,他覺得果然有些效果,嘲笑別人之餘,感到心中繃著的弦鬆動了不少,便打住話頭不說了。

阿寶正聽到高`潮處,見他不講了,心癢難耐的追問道:“牛魔神把紫霞仙子搶去了,鬥戰神怎麽還不去救她?”

巫歸放鬆的目的已經達到,扭著脖子懶洋洋的說道:“今天就到這裏,以後再說吧。而且你對我態度那麽差,我為什麽要講給你聽?”

“你……哼!”阿寶氣的跺腳。

這時卻聽大巫師深情的說道:“紫霞仙子為了等待被西方卷毛神壓在五指山下的鬥戰神,在雲頭站了整整五百年……”

巫歸聽的她的聲音,扭頭一看,隻見蒼老的大巫師目光有些渙散的喃喃自語著,不禁一呆,心道:“難道這個故事觸動了她的心事?”

果然又聽老巫師說道:“我是凡人,等不了五百年,卻也等了五十年!我等的那個人,他會像鬥戰神一樣重生嗎?”

“我擦!”巫歸見到她這模樣,頓感牙疼不已:“老太太,您已經是八九十歲的人了,還學人家年輕人玩什麽海枯石爛,我的牙都酸倒了。”

土著人沒有聽愛情故事的經曆,隨隨便便就和一個爛俗的愛情故事產生了共振,這讓巫歸始料不及。看到大巫師似乎沉浸到了一種傷感的情緒中,他無奈的搖搖頭,後悔說了這個故事。

一旁的石中玉倒是表情亢奮的想著什麽。巫歸知道像他這種男人,追女人隻為了尋求肉`體`快`感,對於愛情完全無感,受到的影響小多了。

石中玉確實隻對神靈之間的糾葛感興趣,他湊到巫歸身邊,小聲的說道:“相比無敵的鬥戰神,我更喜歡狂野霸道的牛魔神。“

巫歸對他的偏向毫不感到意外,看了他一眼,鄭重說道:“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我也更喜歡牛魔王。”

“哈,不錯不錯!我就說牛魔神更威風嘛!”石中玉拍著巫歸肩膀笑道。

隻聽巫歸又說了一句:“因為他有牛`鞭!”

“嗯?”石中玉一愣,吹胡子瞪眼的對巫歸說道:“你怎麽能有這種低俗的想法呢?牛魔王那麽厲害你不去關注,偏去想人家的鞭!”

“大啊啊鞭!”他雙手比劃了一個‘大’的手勢,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說你一個身份高貴的巫師,真是……”

隻見石中玉忽然一彎腰,伏到巫歸耳邊輕聲說道:“其實我也是這樣想誒!隻是不想讓她們兩個女人知曉。嘿嘿,咱們男人的事嘛!”

“靠!你這個汙男!”巫歸心裏罵了一聲,懶得再和他說,蹭了蹭他的肩膀問道:“哎,你祖母是怎麽回事?”

“她呀!”石中玉看了看發呆的大巫師,悄聲說道:“祖母喜愛的男人五十年前為了救她死了,聽說祖母請你師父施展了巫術,把那人的靈魂和肉體封存到了一個神秘的地方,待到時機成熟就會複活。所以大巫師這些年再也沒有跟別的男人好過,一直在等那人。”

“我家老頭子有那麽厲害嗎?”巫歸心裏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他不會也是這老太婆的追求者之一,為了把人家搞到手,故意撒謊哄人老太婆的吧?估計他也沒想到老太婆情比金堅,能守寡五十年,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也是夠崩潰的。”

三個人等了老太婆一會,她終於醒了過來,發覺自己失態,大巫師有些尬尷的轉移話題:“黑荊巫師剛才說的神靈我一個都沒有聽過,還有他們的事跡,沒有任何一個神靈能被人了解的怎麽清楚,你是如何知道的?”

巫歸早就想好了借口,隨口道:“森林之神有個神仆,叫做土地公,是個話嘮,他經常借著給我傳信之際,說別的神的隱私,所以我就知道了。”

大巫師歎道:“凡人一直在仰望神靈,哪知神靈也有凡俗的一麵。”

巫歸道:“神靈隻是能力強大罷了,其他方麵也和凡人一樣,有喜怒哀樂,有愛恨情仇,甚至在道德品行上,他們連凡人都不如!”

卻見大巫師眉頭一皺,大聲喝道:“住口!你如此口無遮攔的褻瀆神靈,不怕遭受懲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