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敵登場 第四十五章 童年陰影

遠處的公告欄前的**引起了雲若夕的注意力,小手指指向那頭,“洛彥哥哥,學校有什麽活動嗎?”

說罷,張口將祁淩天喂過來的糕點咽下。

洛彥淡淡的掃了遠處一眼,漫不經心道:“哦,沒有什麽,似乎是要舉辦個什麽夏季遊泳賽……”

話還沒說完,吃的正帶勁的雲若夕突然“噗”的一下將嘴裏的東西毫無形象的噴了出來,“你……你說什麽?”

“怎麽了?”蹙著眉,沒有顧及自己身上那黏糊糊的不明物體,祁淩天隨手抽出便攜式紙盒裏的一張紙巾,輕柔的給人兒擦拭著嘴邊的碎屑,“彥說好像是要舉辦遊泳賽。”

“有什麽問題嗎?”洛彥有些疑惑,不明白為什麽她的反應會這麽大,“莫不是夕兒你想要參加?”

“不不不,”瘋狂的搖著頭,生怕他們以為她想要參加,“我不去,堅決不去!”

男人輕笑,不去才好呢!要是讓其他男人看見他們寶貝的美好,他們恐怕會嫉妒的發狂!不過,她不去,並不代表他們也不會去。

笑話!好不容易盼到一次可以在自己的寶貝麵前展現出自己的男性魅力的機會,他們又怎會放過呢?兩個男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那是隻屬於男人的默契。隻是,一向關注身旁的人兒,此刻卻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異常。

“我吃飽了!”突然,雲若夕猛地站起身,無視旁邊兩個因為自己的突然而嚇到的男人,大聲宣布,“吃飽了,不吃了,我要回家!”

祁淩天愕然,“夕兒,怎麽了?不舒服嗎?怎麽突然說想要回家了?”

“怎麽會突然想要回家呢?午餐不好吃嗎?”洛彥說著,還瞪了一眼去買午餐的祁淩天,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麽,轉頭關切的問,“還是說你‘那個’來了?”

受不了兩人的“連環轟炸”,雲若夕撅著嘴巴直跺腳,像個任性的發著小脾氣的孩子,“沒有沒有!反正我就是想要回去嘛!”

“好好好,我們回家!”不忍讓她撅嘴的祁淩天連忙應和著,洛彥也會意的掏出鑰匙去開車。

就這樣,三人連招呼也不用打,絢麗奪目的跑車就這樣駛出了校園。一路上,雲若夕並沒有和往常一樣嘰嘰喳喳的講個不停,而是低著頭一言不發,祁淩天和洛彥雖不解她反常的原因,卻也識相的沒有出聲。

不久,車子停在了別墅的院內。

“我回房間,晚飯不吃了。”丟下這句話後,似乎有點倉皇離去的身影,消失在了棕色的木漆大門內。

剩下兩個男人若有所思,夕兒今天是怎麽了?

傍晚,下了半的雲偌辰和冷亦楓先後回到別墅,看了看空曠曠的大廳,奇怪著,這人都到哪兒去了?平時他們應該早就回來了啊。

剛準備打電話詢問,雲偌辰撥出號碼的手便被冷亦楓攔下,指了指二樓的方向,示意他樓上有動靜。

二人上了樓,便看見兩抹高大的身軀緊緊的貼在房門上,似乎還在說著什麽,由於走廊比較長,也沒怎麽聽清。

“你們在這裏做什麽?”看著兩個平時風度翩翩的男人,此刻卻有失形象的做著這樣的舉動,雲偌辰帶著一臉黑線的問道。

祁淩天和洛彥也發現了他倆的存在,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辰,楓,你們快過來!夕兒把自己鎖在屋裏怎麽叫喚都不出來!”

“什麽?!”問出此話的人是冷亦楓,原本漠不關心的冰冷線條驀地開始緊張起來。雲偌辰比較理智,卻也是擔心不已,夕兒就算是鬧脾氣也不會這樣,更何況哪兩個寵她上天的男人怎麽可能會惹她呢?

“你們沒有說什麽奇怪的話吧?”

搖了搖頭,“沒有。”

“等等!”洛彥突然想到了什麽,猛的將話一轉,凝眉思索著,“小夕兒似乎從聽到遊泳比賽後就有點不正常了。”經他這麽一說,祁淩天也想起雲若夕突然噴飯的時候。

“難怪。”雲偌辰苦笑一聲,怪不得她會將自己關在屋子裏不出來呢!

“怎麽了?”異口同聲的問道。

“夕兒她……”眼簾微微垂下,掩去眼底的心疼,自責和悔意,“小時候夕兒曾經落過水,因為貪玩,所以在池邊失足,當時她旁邊並沒有人跟著,後來還是被一位好心的路人救了上來,當我們趕到時,已經被送去了急診室,差點就……”

盡量簡短的說著,雲偌辰不願意去回憶那次意外,因為他的保護不周,使得她險些永遠的離開。甚至直到現在他都還有些心悸不已。

簡簡單單的一段話,盡管刻意的忽略了摻雜在話語間的心痛,幾個男人卻仍是顫了顫。對於正常人來說,一次的小意外是不會造成這樣的大的陰影的,想到剛才雲若夕光是聽到遊泳兩個字便有那麽大的反應,可想而知,當年的事故有多麽的嚴重。

沉默在幾人之間漾了開來,好久,誰都沒有說話,似乎是在心疼屋子裏的人兒。

嗚嗚嗚,咱明天就要開學了……大家都回家了,咱又不能回家,還得上學……

羨慕啊!我也還未成年呢,為蝦米我就這麽苦捏?

再次說一下,以後我開學了,可能更新就會晚那麽一點,如果太晚的話大家請第二天再看吧!不是不更文,如果偶爾不更文的話會發通告,每天一更會有的!

大家麽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