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孟桓卿的主動 三更

孟桓卿握著我手腕的手收緊,讓我想走也不是想留也沒有理由留。

手指間柔軟的他的長發,一直滑一直滑。

“可是師父……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看重的是什麽了……”他抬起眸子,意外地與我對視。隨著他手上往回拉的動作,竟將我一點點地拉攏。

咫尺之隔,直到最後絲毫的縫隙也沒有。

兩唇相貼,帶著各自的溫度融合對方。

我心如鍾鼓。不敢閉眼,瞠著眼睛看著他的麵目。唯恐一閉眼,這就顯得不真實。倘若第一次他主動吻我是假裝夫妻,第二次他主動吻我是醉酒,那麽現在,既不是假裝夫妻也沒有喝酒,他也主動吻我……

沒有認清情況以前,我該不該擅自欣喜若狂呢?

隻是很快,就沒有我再胡思亂想的餘地了。

孟桓卿唇輕輕摩挲著我的,大抵是感覺到我思緒不專注而忽然啟齒咬了一下。旋即雙臂繞到我身後,將我緊緊地禁錮。

我手攀著他的肩,任他親吻。隨後竟也不受控製地捧住他的頭,逐漸加深了這個吻。

紊亂的呼吸,灼燙的熱度,除了越陷越深,我感覺不到其他。當他軟舌探入到我口中與我舌尖起舞的時候,當我磕碰到他的齒端的時候,我直感覺整個人都癱軟在了他的懷裏……

就連這帶著寒意的夜風,也無法平息我們。

最終,孟桓卿紅腫著雙唇,低低地看著我,雙眸裏流光璀璨難以掩蓋,他沙啞著嗓音認真地與我道:“我隻知道,不能再讓師父這麽輕易地走開。”

孟桓卿的這句話,讓我久久回味不過來。直到被孟桓卿抱進了船艙,看著孟桓卿整理床鋪,我才後知後覺地反映過來,拉著他問:“桓卿,你方才的意思是……其實為師還是有很大機會的是不是?”

孟桓卿沒有明確回答我,但也沒有明確否認。也就是說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了。這個認知真的是讓我欣喜若狂,哪裏還有睡意,在床上打滾兒了幾圈,硬強迫孟桓卿和我一起夜話。

孟桓卿哭笑不得地和我一同躺下,聽我喋喋不休地講。講過去師徒倆如何如何,現在如何如何將來如何如何,總之我有一百個信心相信孟桓卿遲早有一天會像我喜歡他一樣來喜歡我。

不知不覺夜就深了,蠟燭燃完,孟桓卿靠過來試探性地抱住了我,將我揉進他的懷裏,輕輕笑歎了兩句:“師父是玉泱的尊教,一切得來不易,卻又為了桓卿說放棄就放棄,到底值不值得。掌門師叔知道了,恐怕會生氣,將來師祖知道師父沒能修行成仙,也會指責桓卿禍害了師父。”

我圈緊了孟桓卿的腰,喃喃道:“為師不是說了,人有所重有所不重,你師祖和掌門師叔重的是修仙,但為師重的是桓卿一人。”

隻是後來我忽略了,孟桓卿最初也是重修仙的。今夜他說的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都不過是為了掩藏內心真正的迷惘。

《嬌師難嫁,孽徒好神勇》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