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敘舊 二更

桃花樹下桃花落。

說來我和東闕,隻有過一麵之緣。大抵是他生好看且人又溫柔的緣故,我一直沒能將他忘記了。他救過我一命,我將他當朋友。

上回,可追溯到好幾千年以前了。那時我成長遇到了點兒困難,難免有些多愁善感,和瑒玨的關係也處得不冷不淡。和瑒玨鬧矛盾那天,我從妖界跑出來,稀裏糊塗地瞎晃悠著,尋了一棵老樹睡大覺。

怎料一覺醒來,被我碰上了一個狼群。年少的時候自詡意氣風發,對付它們隻需要略施仙法便可完事兒,可我心裏不痛快又想尋刺激,於是徒手跟狼群幹了起來。狼群鋒利的爪子劃破了我的衣裳,險些劃破了我的皮膚。

就在那個時候,東闕突然從天而降,一身黑衣黑發墨色翩然,自後摟住了我帶我脫離狼群。小溪泛著黃昏薄暮的金色光芒,歡騰地流向遠方。我們草草相互認識,後我靠著樹腳便睡著了去,一覺醒來的時候,他人就已經不見。

慕罹規規矩矩地進屋搬了一壇酒,東闕花下煮酒。見我蹲得有些遠,便好笑地問:“你不能飲酒?”

我嘿然笑道:“難得與你相聚,我酒量淺,醉了讓你笑話。”

他溫潤的指尖都泛著瑩潤的光澤,舀酒的動作十分之優美,廣袖之下遞了一杯酒給我,道:“大不了一醉一夢,今晚便歇在這裏了。”

大不了一醉一夢。我接過來呷了兩口,東闕煮的酒清冽得很,完全可以當做花蜜果汁來喝,不由讚道:“你釀的酒真好!”

東闕挑挑眉:“也不及當年的羲和君上厲害。”

我愣了愣,笑:“那是,我母親釀酒的手藝,天上一絕。東闕,這些年你都在什麽地方呢,既然知道我母親,我找不到你你完全可以來找我啊?”

東闕道:“若是有緣總會再見,現在不是就挺好麽。本是想找你,那時你人已經睡在了東極崖底了,怕打擾了你便沒有去。你,沒事罷?”

“早就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現在不好好兒的?”

“你沒事就好,凡事看開些。”

我不知道為什麽,東闕每一言每一行,總能給我一種意外安定的感覺。可能是因為他言語間的溫和態度,也可能是因為他眉眼間的溫柔神色。

他的酒清冽,但勁兒在後頭。我一覺睡到大天亮。如此在他這裏叨擾了數日。

慕罹相當識時務,這日他遲疑了半天,半是恐懼半是勇敢地走來跟我說:“我想好了,你、你既然是我師父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這樣,我們講和罷,以後要是哪個敢欺負你,要打架你找我!”

這頭虎兒,很憤青。我暫時跟他和平相處。

東闕很喜歡養花,養出來的花千嬌百媚色澤十分豔麗耀眼。聽說他一出門回來,總會帶一兩株奇奇怪怪的花草回來,大抵山頭上的奇花異草都匯集在此地了。

這天他天還沒亮便出門,趁著晨間薄霧回來。長長的發帶著淡淡的濕氣,衣擺輕便,臉色溫潤,一將手中一株花放下便與我道:“以尋,有人來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