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且歸去 二更

原來緹瑪最始之際並非孤身一人。她有一個妹妹叫緹華,卻在二十五年前於太夜湖溺斃。因湖水太深,屍體未曾打撈起來,在湖水裏一睡便是這麽久。緹華的夫君是個溫文爾雅的中原人,緹瑪原以為自己和妹妹長得十分相似,就算沒有了妹妹終有一天緹華的夫君也會移情在她的身上。是以,她殺了自己的親妹妹。

怎奈,緹華的夫君卻一心鍾愛妻子,兩年後也鬱鬱而終。

我感到莫名的焦狂,一定是哪裏弄錯了。夢境不一樣了,之前的緹瑪根本不是這種暗藏心機的人。

神思遊離的時候,隻聽見緹華悲痛欲絕的哭泣,她不要命地想去抓扯安然沉睡的緹瑪,想找她索命想報複她。可下一刻,緹華眼角掛著淚珠突然又詭異地笑了,看著孟桓卿道:“阿姐啊,你去地底下是找不到他的。他已經上來了。”

飽滿的額頭,蒼白的臉蛋,年輕的水鬼姑娘直勾勾地望著我,道:“你不要和我搶他。他是我夫君。”

想不透徹絲絲縷縷的聯係,我直接亮劍,道:“來罷,贏了我他就是你的。”

紅燈籠驀地變得蒼白,陰風帶起樹影婆娑。這個叫緹華的水鬼,並沒有多厲害。可是在隨著打鬥,她速度越來越快,下手越來越狠厲,分明不像是一個隻有二十五年道行的水鬼。

我心下一沉,禦劍一口氣以八卦陣將她降服,她被困在八卦陣裏嘶吼連連。我凝聲道:“是誰在你背後助紂為虐?!”

她不予回答,反而拚命掙紮,一雙眼睛忽然有了靈動的碧色,將有突破八卦陣的趨勢。霍茴見狀,插了一腳進來,嚴肅道:“這麽狂,看來沒辦法將她好好安葬投胎轉世了。”

碧眼,十分像我和孟桓卿在水底下看到的那雙眼睛……

恰逢此時,從太夜湖那邊揚來滿含濕氣的風,隱約聽得見波浪翻滾的聲音。像似即將有一場滔天大浪在醞釀。若真是整個太夜湖被掀翻,那這數百家安穩睡在深夜裏的西蠻百姓將會死得無聲無息……

顯然孟桓卿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趁我愣神的時候,居然俯身抱起緹華的骸骨,匆匆出了門。

“桓卿?!”

緹華感受到了孟桓卿的懷抱,頓時變得乖順了起來,轉身亦是一抹青煙跟隨了出去。我轉即就跑上十裏長街,恰好見得孟桓卿身手極快,青色衣角堪堪揚過街角轉瞬就已不見。

當我和霍茴追到太夜湖岸時,巨浪滔天似有吞噬萬物之勢。而孟桓卿恰好站在邊緣麵不改色,狂風揚起他的衣袂,墨發招搖,越發襯得神情清冷無雙。他道:“冤仇已了,一切重循因果之報。今日你借太夜湖之力,傷害無辜百姓,業障世世也難滅。且歸去。”

那樣倨傲的表情,薄涼的話語。恍惚間,我似從孟桓卿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影子。倘若那青衣墨發的青年,幻化成了金袍銀發的男子,一雙眸子裏閃著淡金色的光暈,又是怎樣一副絕世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