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奸商掛羊頭賣狗肉! 二更

“……”孟桓卿抽了一下額角,“那師父為何帶著我往這個方向走?”

“為師不是在跟著桓卿走嗎?”

“……可弟子在跟著師父走。”

一通說下來,師徒倆說不通到底是誰在跟著誰走,總之一上午的光陰看起來很有白白浪費的趨勢。我和孟桓卿都迷茫了,不曉得繼續走下去究竟是西蠻還是京城。

恰逢下方有條官道,官道旁邊有一個茶寮,和我記憶當中相差無幾。我指著那茶寮便驚喜道:“桓卿你看,這果真是去西蠻的路,為師當年還在那裏喝過茶!”

這下終於摸清方向了。

孟桓卿看起來卻不比我高興,隻雙目微窄抬了抬眉梢,嗓音平淡無波道:“師父看似很開心?”

不用再迷茫,難道不應該開心嗎?

不跟孟桓卿多說,我解下我自己的劍就淩空而禦,朝那茶寮飛去,道:“為師渴得很,先去一步,桓卿你快快跟上!等歇飽了,我們再上路往反方向回去就是!”

孟桓卿在身後焦急地叫我,我沒空理會徑直俯衝而下。

在茶寮前,我很有風度地落地收劍。茶寮老板看見我一愣一愣的,約莫是甚少見過青天白日裏從天而降的高人。

我撩袍落座,道:“給我來碗茶。”

老板的神情有些古怪,頓了一頓,然後轉頭去舀茶端到我麵前,道:“客官請用。”

怪得很,我一碗茶灌下去,怎麽覺得有股酒味……旋即不等我領悟過來,就頭昏腦重,一頭栽在了桌麵上……

尚存的理智告訴我,糟糕,我重了圈套……

可回頭一想又覺不對勁,究竟是哪個與我有仇要設計我呢?貌似我在山下沒有幾個仇人。

“師父那是酒。”孟桓卿後腳趕上來,我側頭眯著眼睛看他,他扶額道了這麽一句。

這不是茶寮嘛,怎麽會有酒呢?老子沾酒即醉啊……

我再扭頭熏熏地瞪著老板,打了一個嗝道:“原來你這個奸商掛羊頭賣狗肉!”

老板見我提劍就要與他計較,連忙大叫道:“這位客官,我這本就是酒寮!”他走出去指著一根竹竿上掛著的一塊麻布,“不信客官自己看,這麽大一個酒字!”

我不經孟桓卿扶就搖搖晃晃走到外麵,一看,果然是有一個“酒”字。且莫說我不知道何時這個地方的茶寮變成了酒寮,現在我知道了更生氣。我生氣地跟老板說:“那我剛才說要一碗茶的時候為什麽你不指出來?!而且你這個酒是什麽酒,我過來的時候一點酒氣都沒有聞到肯定是兌過水了。”

“我本來就是賣的便宜酒做點小本生意,又不貴,這也犯王法了嗎?”

“那我要的是茶,你怎麽把酒當做是茶隨隨便便賣給客人呢,你這樣太不負責了,”

老板臉色有些憋紅,瞪了我兩眼:“神經病。”

我怒不可遏,撈了撈衣袖走過去,道:“有種你再說一遍?”

老板連連往後退了兩步。孟桓卿突然從身後將我拉住,三兩句話跟酒寮老板道了歉還掏出銀錢付了帳,就不由分說地將我……扛著走了。

《嬌師難嫁,孽徒好神勇》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