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清香撲鼻,尤其是向南剛剛從臭味裏熏陶過的,更覺得這香味令人心曠神怡,抱著美女正準備享受一番,林雨欣卻掙出了他的懷抱?

“咦,南哥,你身上什麽味道啊?好惡心哦。”林雨欣直言不諱道。?

“啊,不會吧?”向南尷尬不已,連忙在身上聞了聞,終於發現臭味來自t恤,這才想起來昨晚沒脫衣服,向北的腳就一直架在胸口,把它當擦腳了,能不臭嘛。?

“哦,不好意思,我們家昨晚吃臭豆腐,不小心掉了一塊到衣服上來了,我忘換了。”向南當然不會讓兄弟向北沒麵子的,急中生智想出來這麽一個借口。?

“咦,你真懶,還不上去換。”?

“好,我這就去。”轉身欲走,又回頭說“那你?”?

“哦,我是來看伯父的。”說完從車子裏拿出來一大包禮物,無非是些補品之類的。?

“我爸上班去了,我弟弟在家,上來給你介紹一下。”一手接過林雨欣手裏的東西一手拉著她往上走。林雨欣則捏著鼻子緊緊跟隨。?

“小三,來客人了,快倒茶。”剛進屋,向南就對向北喊道。?

“早點買回來了?”聲音從衛生間傳出來。?

向南換過外套,一想向北可能還在洗腳,於是親自渠道,找遍廚房也沒見有熱水。尷尬的對林雨欣說“雨欣,那個啥,沒水了。”?

林雨欣不以為意的說“沒關係的啦,我又不渴,對了小弟怎麽還不出來啊?”?

這時向北從衛生間裏出來,向南看他腳上穿了一雙運動鞋,稍微放了點心,即使還有臭味,應該也透不出來吧。?

“嫂子好”沒等兩人開口,向北搶先招呼了。向北賊精,從門縫裏看到兩人是拉著手進來的,這關係還能疏的了,叫嫂子肯定沒錯。?

“小三,怎麽『亂』叫人,什麽….”向南被林雨欣狠狠的剜了一眼。?

“小三那,叫嫂子沒事,過來坐,過來坐,嫂子跟你聊聊。”語氣親熱無比。看來她對這個稱呼很是高興的。?

向北對向南吐了吐舌頭,乖乖的坐到了林雨欣的身邊。?

“喂,這算怎麽回事啊?我都沒同意,你兩就小叔子、嫂子的叫上了?”向南無奈的說。?

“怎麽?你說你不同意?”林雨欣瞪著向南道。?

“沒有,沒有,你們聊,我去洗臉刷牙。”?

“小三,我以後也叫你小三吧,聽你哥說你在杭州師範讀書?”?

“是啊,剛念大一。?

“有女朋友了嗎?”?

“沒有”?

“小三,這個可以有。”?

“嫂子,這個真沒有。”?

向南在衛生間裏一口漱口水都噴了出來,都說男追女的時候,要采取農村包圍城市的方法,把女孩身邊的親人朋友都籠絡了。原來女孩也會用這種方法啊??

“哦,對了。小三,嫂子給你買了個禮物看看喜歡不?”?

“哇,最新款的手機啊。謝謝嫂子拉,這回我可以在同學麵前顯擺一下了。”?

向南出來道“雨欣,你說你來看我爸就看我爸,你給他買什麽手機啊?這小子會敗,沒幾天就得給造了。”?

“切,嫂子你別聽他說,看我這樣子就知道老實人。”又壓低聲音說“每次我爸買早點都有牛『奶』,他買的時候就隻買燒餅雞蛋不買牛『奶』,還說蛋白質吃多了吸收不了。”?

“噗嗤”林雨欣連忙用手掩著嘴笑起來。?

“對了,你們還沒吃早點吧?正好一起去吃去,小三,嫂子帶你去吃好吃的,牛『奶』管夠。”?

趁著向北去換衣服的空,林雨欣四處看了看,走到向南的房間門口說“這是你的房間嗎?”?

見向南點頭答應,就準備推門進去,向南連忙將她攔住,不能進去,不能進去,他說?

“為什麽啊?”林雨欣不解的問。?

向南是怕裏麵的味道讓這位千金大小姐受不了,心裏一麵痛罵向北這賊小子害了自己,一麵想著找個什麽借口不讓她進呢。?

“哦,你還是別進去的好,我們家做的臭豆腐放在裏麵了,味道不大好,怕你不適應。”?

“咦,你們家怎麽把臭豆腐放在房間裏啊?”林雨欣有點不相信。?

“這你就不懂了吧,臭豆腐發酵需要適宜的溫度嘛,放在房間裏最好了,這樣做出來的臭豆腐奇臭無比,味道好極了。”當然這些加工發酵都是他瞎編的。?

林雨欣居然深信不疑,因為向南的身上就有那樣的味道,當下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色』不再堅持進屋了。?

“我說嫂子,咱到哪去吃啊?”坐在林雨欣的藍鳥車上,向北問道。?

“三人自有去處。”林雨欣瞥了一眼向南道。?

“這個時候,早不早,晚不晚的,一般酒店也沒開始營業。我看啊不如就在小攤邊就著醬油鹹菜吃點拉麵實在。”向南不屑的道。?

“搞清楚好不好,我請小三吃飯也,你愛來不來。哼,小三,本嫂子帶你去全杭州市最高檔的早點鋪翠香齋,吃港式早點。”說完不忘斜了向南一眼。?

“好男不跟女鬥”向南小聲說道。別人都是娶了媳『婦』忘了娘,她倒好,這是看到小叔子,不理準新郎啊。?

翠香齋的港式早點果然美味,其結果是向南和向北都吃的肚子溜圓,林雨欣成功的籠絡了向北。?

送向北去了學校,車上隻剩他二人的時候,林雨欣的小女兒態表『露』無遺。?

“南哥,晚上我生日,一起去吃飯。”林雨欣挽著向南的脖子說。?

“啊?今天你生日啊?你也沒提前告訴我,我也沒禮物送給你啊。”向南揪著林雨欣的小臉說。?

“哎呀!我不要什麽禮物啦。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嘛!你人去了就行了,還有我的大學同學要來呢,你可要收拾的帥帥帥帥的,羨慕死她們。”?

看著她一臉憧憬的樣子向南笑著說“你同學男的女的?”?

“呸,當然是女的了。還是三個大美女。”林雨欣瞪了向南一眼,好像男的就不能是她同學一樣,向南無可奈何。?

“那你還讓我收拾帥帥的,萬一你同學『迷』上我了,來個第三者『插』足,橫刀奪愛,那你不是慘了?”向南壞壞的笑道。?

“哼,美不死你呀,你以為本小姐這朵鮮花缺了你這坨牛糞就不活了啊?”林雨欣撅著嘴說。?

“哦?天下牛糞那麽多,你又何必單戀我這陀呢?”?

“呸,你無恥,你混蛋,誰戀你了?你自戀。”林雨欣說不過向南隻好刷起了無賴,一對小粉拳擂上了向南的胸膛。?

“謀殺親夫啊”?

“我就殺你。”?

“是我自戀,老婆大人饒命啊!”?

“不許花心,你要是敢花心我就把你哢嚓了,聽到了嘛?”說著還用手對著那裏比劃了一下。?

“那要是她們對我花心怎麽辦?”?

“她們可以對你花心,可你不許對他們花心,聽見了沒有,違者重罰。”?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向南委屈的說。?

“其實啊,你就放心吧,她們三個最義氣的了,不會對你起什麽歪心思了。你還以為你多香似的。”林雨欣擠著鼻子說。?

“對了,晚上在那吃飯啊?“?

“我同學都是大老遠來的,我說好了三包的,包吃包住,包玩好,就先到香格裏拉吃飯,然後上巴那那唱歌去。你說好不好?”?

“沒問題”聽說是在巴那那去玩,向南哪能不樂意,自己也算得上是半個老板了,看來得打個電話給火男,讓他準備點節目了。?

“你不許我對他們動心思,我對你動心思總行吧?”說著壞笑著伸出了鹹豬手。?

車子裏傳來林雨欣的尖叫聲,接著就毫無聲息了。?

傍晚時分,在香格裏拉的豪華包間裏向南終於見到了林雨欣的三位女同學,真是個個有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美。把個向南看的站在包間門口一時忘了進去。直到林雨欣實在看不下去了,使用了九陰白骨爪的神功才讓向南靈魂歸位。三女看到這一幕紛紛笑了起來。?

林雨欣看到向南差點流出口水來的樣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著給他介紹小姐妹們。?

三個女孩一個叫陳皛,一個叫劉媚,最後一個叫程思薇。隨著林雨欣的介紹,向南趁機一飽眼福,好好的觀察了她們一番。?

三個女孩都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跟林雨欣相比雖貌遜一籌,單和阮湘雲比起來卻也不相上下。這令向南很是納悶,自從部隊裏回來好像就沒碰到過醜女,一個個都很漂亮。難道中國人的基因進化了?也沒那麽快吧,難道是生活質量提高的緣故,想想跟這個好像沒有多大關係。?

最外邊看樣子有點野的丫頭是劉媚,從劉媚的穿著可以看得出來,這丫頭很活潑,黃『色』的短發,身材豐滿,一件粉紅『色』的低領長袖休閑衫配一條黑『色』直筒牛仔褲,胸口掛著一塊寶玉,腳踏白『色』圓底小蠻靴,屁股被褲子嘞得緊繃繃的,最令向南不忍轉眼的是那呼之欲出的胸前玉兔。一身朝氣蓬勃,少了美女孩子們的嬌氣,反有點英氣『逼』人。?

陳皛是這四個人中最高的一個,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劉海斜飛,眼大眉彎,皮膚白皙。內穿白『色』帶紅黑條紋的連衣短裙,外套黑『色』真絲小馬褂。一雙黑『色』絲襪將本就修長的美腿襯托的更加『性』感,腳上是一雙白『色』高更鞋,黑白分明,既顯幹淨利落,又不失莊重大方。也是豐『乳』翹『臀』,令人讚歎,頗有大家閨秀的感覺。?

程思薇則是小家碧玉式的美女,齊肩的短發,一張瓜子臉,十分的可愛,內穿白『色』雙肩小汗衫,外罩粉『色』薄紗連衣裙。身材屬於小巧型的,胸和屁股雖不怎麽鼓,但是線條優美,別有一番風味。?

這裏向南看她們那是抱著欣賞的態度,可向南感覺投到身上的目光好像是在觀察一件物品。雖不太樂意但還是笑容滿麵樂嗬嗬的說“我叫向南,是雨欣的男朋友,謝謝你們過來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