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以那已經恢複得隻剩下數米的時空裂縫為中心,一道道水波一般的圓形波紋在虛空中擴散開來,波紋的中心逐漸扭曲,顯現出了一種渾茫的顏色。

“這是時空渾洞,雖然時空裂縫與時空渾洞都連向其他世界,但前者危險、後者安全,且其構造上上有著本質的不同,也沒聽說過兩者之間可以相互轉化,這卻又是怎麽回事?”

然而徐閱這幾天已是經曆太多變數,已然是見怪不怪了,隻是細細思索起來這般變化的原因。

“算了、算了,隻怕也不是什麽好事,還是不要去不要去管它了。”

“是啊是啊,那有啥好管,來來來,趕緊到本大王肚子裏來,本大王都快餓死了。”

“…………”

“…………”

“砰!!!”徐閱想也不想,轉身便是一招“八部龍王降妖伏魔大手印”往下一蓋。

“來你個頭,要吃不會自己動手嗎,還要我去。”

在這數天之內,先是被喊著要煉魂的齊真人給追殺數日,又被那周道人嚇得不敢動彈,好不容易歇著了,又被不知是哪方來的大王給邀請去他肚子裏,饒是徐閱這樣好性子的人,也是忍不住無名火直冒,三屍神暴跳。

但就在下一刻,徐閱就為自己的衝動舉動後悔了。

“他殺了大王,他殺了大王。”

“啊啊啊,該死的,竟然敢殺了大王,殺了他,殺了他。”

“是啊,殺了他,替大王報仇,替大王報仇啊………………

……………………

隻見無數的矮小精怪從那些扭曲的火焰狀草木或山石中緩緩爬出,每一個都有練氣5、6層左右的修為,且口中都大喊著“為大王報仇!”或“殺了這混小子”之類的口號。

竟是受了那周道人的影響,使得周圍但凡有些靈氣的東西全都化成了修為不淺的精怪。

這下,徐閱算是又見識了那周道人的無邊威能。其元神以法眼縱觀,隻見方圓不知幾千裏之內,漫山遍野全都站滿了化形精怪,數量隻怕不比剛才那場雷劫中產生的雷電靈獸少,以元神竟也一下子數不過來,少說也有百萬之數。

精怪們的叫喊之聲連成一片,震天的響,倒是頗是有些當年孫大聖率領群妖反天的架勢。

隻不過,被圍在中間的徐閱卻不是那領頭的孫大聖,而是那被群妖叫著要打殺的二郎神,隻能在心中大叫:“真個是命苦也。”

還是那句話,若是徐閱肉身還在倒也無所畏懼,但現在的徐閱隻能靠消耗元靈之力鬥法,便也要講究一句

“雙拳難敵四手”了。

“你們這些個妖精,剛生出來還沒個一時三刻,哪裏選出了大王,莫要在這胡攪,擋了本真人的去路。”這徐閱竟是學起那齊真人的口氣施展傳聲法,指望著能將這些個精怪給嗬斥跑了。

一幹小妖聽了徐閱這一喝,都停下了叫喊,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誰人都不知這是個怎麽回事。而徐閱卻是大為高興,心中不禁對那齊真人謝了三謝。

這時妖群中不知哪裏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

“不是他自己說他是大王嗎??”

頓時群妖嘩然。

“對啊,他既然說了,那肯定就沒錯。”

“是啊,大王就是大王嘛,哪來那麽多奇怪。”

“我看,這道士就是在使離間計,不知道什麽是離間計?沒關係,我也是三百年前聽得兩個學生在我的樹蔭下聊天說的,我告訴你,這離間計就是說……………………”

…………………………

徐閱聽得眼角一陣抽搐,恨不得一掌拍死那說話的弱氣小妖,但是轉念想到人家也不是故意要跟他作對,隻是將心中想法說出來罷了,這對一個剛誕生出來的生靈倒也在正常不過了,他的氣便去了三分。

“這個,大家都別吵了,其實這隻是個誤會,真的,你們大王其實還沒死,隻是又回到地裏去,所以隻要你們再找找,一定………………”然而,還未等他“解釋”完。

“那個,道士先生,別把我們當傻瓜行嗎?”一個彬彬有禮的花妖在其一邊用看著白癡的眼神看著他,用鄙夷的語氣說到。

被沒有常識的小妖提醒了。

被剛出生的小妖給鄙視了。

被白癡一般的小妖當成白癡了。

“是嗎”徐閱勉強地笑了笑“其實…………”

“大家別再聽他說了,趕緊殺了他,以慰大王在天之靈。”這時,一個石妖一邊說著一邊擺出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勢,禦了一股石氣,便衝向徐閱。

“這個,大家不要衝動啊。”徐閱一轉元神,便化出一隻元氣之手,不過由於元靈之力已是不多,那元氣之手也沒有多大,隻是剛剛好將那石妖擒拿在手中。

“大家衝啊,為了大王,我們寧死不屈!!”說著,那石妖一聲大喝,竟是自爆了妖軀,將那元氣之手給炸散了開來。

“這下可真麻煩了。”徐閱苦著臉自言自語道。

隻見那千萬妖怪仿佛被那石妖點燃一般,大喊著“為大王和先鋒報仇!”的口號,前赴後繼撲向徐閱,而且個個悍不畏死,一靠近徐閱便直接自

爆,炸的徐閱元神是一陣陣地翻滾,而徐閱的元神這幾天連翻爆發潛力,現在又遭到這種高密度的轟炸,已然是沒有還手之力了。

“最後的元靈之力也用在了剛才那個妖大王和那妖先鋒身上,難道,我堂堂元神之輩,今天便要死在這些草木小妖的手下,不,我剛剛才立下了誓言,難道要去黃泉實現嗎,我不甘心啊。”徐閱又想起了剛才在“心魔”中看到的神秘女孩,隻感覺到無限悲切由心而生,登時爆發出無窮的求生欲望,催動靈感真訣飛速運轉,恢複了一些元靈之力。

徐閱頓時心中大喜,連忙運轉元神推算起求生的法門。

“現在的元靈之力隻夠再施展一次遁法,為今之計,隻有……”

在這生死關頭,就連就連徐閱的推演速度都快了數倍,經過數次推算之後,徐閱的元神猛地一蕩,便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空中越來越小的時空渾洞而去。

“大家快飛,別讓他跑了。”看到徐閱化作遁光飛跑,小妖們也紛紛駕風追趕,但一個是元神遁法,一個是連法器都沒有的普通禦風,速度上的差距實在太大,要不是徐閱現在的元靈之力實在太少,施展遁法都隻夠用一次,便是光靠遁法,徐閱也可以擺脫這些小妖。

“還有一點,還有一點,還有…………到了。”隨著一陣異常的元氣波動,徐閱成功地在那“意外”產生時空渾洞關閉之前遁入了其中。

“哈哈哈哈,成功啦,我活下來了,哈哈哈。”看著身後逐漸關閉的時空渾洞和還在半空中緩慢飛行的小妖,徐閱大笑了起來,現在他算是真正理解齊真人修成真氣時的心情了。

“哈哈、哈哈,好,我且先打坐恢複一番元靈之力,等到另一邊的大門打開後再出去,隻可惜,這一去,隻怕便沒法輕易回來了,也不知道那邊是個怎樣的世界,別是沒有人的荒蕪世界就好了。”徐閱這般說著,便打起坐來,恢複自身的元靈之力了。

時空渾洞是連接兩個不同世界,但卻不是同時連通,而是如電梯一般,一邊關了門,傳送一會,再在另一邊開門,可以說是一項十分人性化的設計。

而在徐閱運轉法訣修複元神之時,一股玄妙氣機驀然升上徐閱心頭,其元神之中頓時生出一股靈光,瞬間催動《靈感真訣》自行連運七七四十九遍,其元神便是一震,褪下了無數雜念渣滓,通體如同琉璃晶體一般通透圓潤,竟是佛門中的琉璃金身之說,不過如今顯現在徐閱的元神之上卻是應該叫做琉璃法身才對。而後其元神又是一陣明滅,琉璃之身也是一陣陣鼓動,散發出一陣陣元神所不應有的活物生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