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轟~~”一陣陣的瀑布所發出的水爆聲從遠方傳來,空氣中的濕度也隨著水爆聲的響度增大而增大,土地逐漸變得潮濕,就連植物的樣式也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

“快到了。”一邊這麽想著,亞連馬上加快了腳步。

此時已是大日當空的時刻了,距離早上時亞連在碧水潭和淼淼告別後,已經過了足足3個時辰。

在這差不多是吃午飯的時刻,亞連終於來到了水沒森林的邊緣。

水沒森林是由四年前的大地震所形成的,由於地震所塌陷的島嶼南部浸在了水中,就形成了水沒森林,所以水沒森林比莫達森林的海拔位置要矮上一大截。

似乎是島嶼北邊的海水與島嶼中的某處水眼相連了,水沒森林中形成了許多小型的瀑布,像水生獸這些水生的龍獸往往喜歡在這種小瀑布下借助瀑布水的衝擊力來衝洗身體,有時就連粉迅龍王和土石龍這些非水生的大型龍獸也會這麽做。

可以說,水沒森林的瀑布是算是智慧低下的龍獸們少有的享受之一。

然而,就在水生獸和他們的王也就是水獸王在一處接近百米高的瀑布下歡聚一堂時,一位不速之客正站在那處瀑布或者說是斷崖的上方,向下俯視著他們。

“哦哦,運氣不錯,一來就碰到了目標。”亞連站在斷崖上,高興地說道。

瀑布的落點是一處與峭壁底端相連的陸地,落下的水流通過陸地的凹陷處匯聚在一起,流向不遠處的河流中。

說是不遠處,其實也隔了1、2百米。這對於亞連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畢竟水獸王也是水生龍獸,若是在陸地上,實力必然有所削減。雖然準三星的水獸王對於亞連來說實在不算什麽,但畢竟能少幾分麻煩總是一件好事。

總而言之,趁著水獸王和他的一幹小弟還沒有離開陸地,亞連要下手了。

嘛。

無論是怎樣的狩獵,一擊致命都是其要點。

就算是對手是身長數十米的大型龍獸,亞連也沒有放棄這樣的想法。

因為,他有著將其一擊致命的本錢。

亞連向後退了幾步,在距離崖邊幾米處,他解開了胸口的繩結,將背後的太刀取下,連鞘插在了一旁的土地上,然後他將自己上身的衣服給脫了下來,露出了白皙的皮膚和並不誇張但卻十分結實的肌肉。

脫下的衣服被他塞進了隨身的包裹裏,包裹則被他朝一旁的樹上一仍,便被掛在了高高地樹枝上。

處理好了行裝後,亞連再次走到斷崖前,朝下望了望,確定了水獸王的位置後,亞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呼~”

隨著“叱”的一聲金屬摩擦聲,亞連緩緩地拔出了插在身旁的太刀,並將其舉到了麵前。

刀名“百煉”,是老霍克所留下來的武器,屬於追求堅韌、鋒銳等物理屬性的無特殊屬性武器。由於沒有特殊屬性的緣故,所以老霍克用得並不多,這才在亞連12歲生日的那天被留了下來。

雖然是無屬性的武器,不

過卻是正好適合亞連使用,畢竟他不能使用元力,就算有特殊屬性也激發不出來多少,除非這把刀正好也是雷電屬性的,才能剛好合他使用。

這時,站在崖邊的亞連再次深吸了一口氣,而隨著他胸肺肌肉的運動,一陣陣異樣的光澤感漸漸地從他白皙的皮膚上浮現了出來,不一會,那海一般深邃的藍紫色便覆蓋了亞連的全身。

鱗甲、棘刺、犄角、甚至還有一條長長的龍尾。

與之前使用空間戒指的那回不同,不再是一隻手或者一隻腳那樣的小範圍變化,而是全身都覆蓋上了藍紫色的鱗甲。

細小的電流在鱗甲的突起與棘刺間來回躥動,似乎是為這次的完全變化而興奮不已。

此時的亞連,活脫脫就是一個人形的龍獸,就算他跟別人說他是披了一層龍皮,隻怕都不會有人相信。

不過,如果要說具體是什麽龍獸的人形化的話——

大概,便是同樣有著藍紫色鱗甲的海龍了吧。

一邊想著,亞連便是縱身一躍,竟是直接從高逾百米的斷崖上跳了下去。

水獸王屬於水生獸的進階體,身體構造上基本上是水生獸的放大版,但除了體格上的差異外,水獸王還比水生獸多出了一個器官。

那就是它脖子上的海綿質。

水獸王脖子上的海綿質是用來儲存水分的,這樣的話,即便是到了十分幹燥的地方也可以保持身體的濕潤。所以海綿質的體積非常大,覆蓋了水獸王的整個脖子,厚度最少有1、2米。

而且就如起名字,其質地與海綿十分接近,但卻更加有韌性,有著極好的緩衝效果,所以,除了儲存水分,這些海綿質還可以起到了在攻擊下保護水獸王的脖子的作用。

然而,能夠緩解攻擊就能夠緩解衝擊。

沒錯,亞連不是傻瓜,就算是他現在的狀態,直接從百米高的斷崖跳下去的話,一個不小心也是會受傷的。

但是目標是水獸王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刀尖朝下,而下方正是水獸王的脖子,那覆蓋著一大片黃綠色海綿質的脖子,正是著陸的絕佳地點。

“啊啊啊啊啊啊啊~~~”半空中,亞連發出一陣陣長吼,用來吸引水獸王的注意力,以免其臨時再做出移動,破壞了亞連的計劃,順便還可以增強一下氣勢。

“噗通!”隨著一聲沉悶的震動,水獸王那肥大的脖子和腦袋,被重重的壓在了地上。

一道藍紫色的身影正以半蹲的姿勢,倒握著太刀的刀柄,站在其覆蓋著海綿質的脖子上。

而那柄太刀的刀刃,已經完全沒入了水獸王的脖子中。

水獸王脖子上的海綿質的厚度最少也有1米,所以,隻有一米多長的“百煉”還不足以在這一下子中殺掉水獸王。

從衝擊的感覺中逐漸清醒過來的水獸王開始不斷扭動著自己肥大的身體。雖然並不致命,但後頸上畢竟是被插了一把刀,痛覺刺激著它的神經,使它發出了一陣陣斷續的悲鳴。

然而,還未等它成功地發

出一聲像樣的龍吟,一道悠遠而又蒼茫的龍吟之聲便從他的脖子上向四周傳遞了開來。

這是亞連的龍吟。

並不隻是增強氣勢,隨著那聲龍吟的響起,一道道白色的電流以水獸王的脖子為起點,在其周身到處亂竄了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暴躥的電流中,一陣陣嗚咽聲從**的水獸王口中傳出,這倒不是因為疼痛才發出這樣的聲音,隻是因為電流刺激的緣故,導致水獸王無法自由地控製自身的肌肉了,胸肺部的肌肉在電流的刺激下自動震動,才產生了這樣的聲音。

“嗬啊!”

隨著亞連再次發出一聲龍吼,原本在水獸王身上到處亂躥的電流則似乎是聽到了指令似的,不再胡亂躥動,而是以亞連插*進水獸王的脖子的“百煉”為中心,不斷地匯聚而去,再籍由沒入水獸王脖子裏的刀刃,匯聚成一道粗大的白紫色電流,朝水獸王的體內湧去。

“砰!砰!砰!”隨著電流的湧進,水獸王那被海綿質包裹著的肥大脖子中忽然發出三聲悶響,隨之,便有一陣焦糊的氣味在空氣中傳遞開來。

“呃嗚~~”隨著那陣焦糊的氣味擴散開來,水獸王那原本**的身軀猛地一震,在一陣不清不楚的嗚咽之後,它碩大的身軀便徹底失去了支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一擊致命

確實是一擊致命

畢竟,從始至終,亞連都隻做了一個動作

將刀插入水獸王的脖子裏

而且,雖然說起來繁瑣,但整個過程其實也就是喝一杯茶的功夫,非常的快。

這一點,從剛剛才反應過來的水生獸們便可以看的出來。

當然,即便反應過來了,周圍的水生獸們也沒有圍攻亞連的打算。

要知道,與粉迅龍一樣,雖然水獸王有著準三星的實力,但普通的水生獸卻隻是連一星實力都沒有的小嘍嘍而已。

連王都被人家殺了,這群水生獸縱然是智慧低下,但也沒有傻到自家去找死的地步,相反,敬畏強大的心態,早已被刻印在了它們的本能裏。

亞連在水獸王的脖子上站了起來,並將“百煉”的刀刃從水獸王的脖子裏拔了出來,然後便是一個縱身,就雙腳著地落在了地麵上。

他朝周圍看了看,發現水生獸們都隻是在遠處遠遠地望著這邊,並沒有要找他麻煩的意思,但是,亞連卻並不打算放過這一群水生獸。

畢竟,這也是一筆財富啊。

嘛,人總是貪心的嘛。

不過,就算不考慮價值問題,待會亞連可是要動用空間戒指來收取水獸王的屍體的。

對於沒有元力的亞連來說,使用空間戒指可是一個非常麻煩的精細活。

要是不先把這些水生獸給幹掉,萬一它們趁著亞連集中精力控製空間戒指時發動偷襲的話,亞連可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然而,就在亞連準備再次舉刀,來大肆屠殺水生獸時。

一陣陣危險的氣息,從不遠處的河流中傳了過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