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然是紅日當天的時候了,島嶼上的動物們也越發的活躍了起來,許多上午都在睡覺的掠食者也在日光的催促下開始謀劃這兩天的口糧了(老虎獅子之類的,往往兩三天狩獵一次也可以,畢竟一次吃得多……)。

一隻頭生獨角,背有雙翼的老虎正收斂了翅膀,潛伏在叢林之間。朝它的視角看去,一群生有螺旋狀雙角的、全身布滿奇特紋路的鈴鹿們正在那安靜地吃著草。

然而,就在那頭奇形猛虎正欲展翅強襲的時候,一隻嬌小的手掌輕輕地拍在了他的屁股上……

“小黃~給你帶吃的來了哦~”

少女輕快地聲音從那老虎背後想起

有句俗語說的好“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如今這少女不但摸了,還跟老虎說起了話來。

而那老虎卻並沒有因為被別人從背後“偷襲”而受驚,也沒有因為被別人打攪狩獵而生氣發狂,乃是因為他知道,這座島上能在自己毫無感覺下接近自己的,也隻有兩個人,一個便是身後的少女,一個便是……

隻見那老虎也不再隱藏自身,隻是緩緩地抬起了身子,並轉過身來,頗有些無奈地看著那個少女,眼中滿是“你怎麽又來了的意味”…………

而那群被老虎給覬覦了半天的鈴鹿們也被驚動了,一個個抬起了脖子看向這邊,但他們看到了那老虎之後卻也沒有慌忙逃跑,隻是略略警戒了一些,乃是因為它們看到了老虎身旁的那個身影,卻是知道今天的安全係數已經達到九成了。

“吼吼吼~”

一陣陣頗有無奈意味的低吼聲從那老虎口中傳了出來。

“我說,白澤小妹,我都3天沒吃東西了,待會你要怎麽玩都可以,你讓我先捉頭鹿填下肚子行不。”

“咦咦?小黃先生你不是說你已經到了食氣而生的境界了嗎?說是不用吃東西就可以過活來著,記得當初你是很自豪地說的來著。”

“把那告訴你是我這輩子犯得第二大錯誤!”

“誒~是這樣嗎,那第一大呢?”

“出現在你麵前就是最大的錯誤!!”

……………………

一個撲滿絨草的半球狀房間中,一人一馬,不,應該說是一人一麒麟正相對而坐,場景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滑稽。

那老麒麟也不變作人身,仍是以那獸身做出那人類一般的姿態,盤坐在地上,頗是引得亞連一陣無語。

“你且也別急著去到大陸那邊,這事我自有安排,會在三日之後送你過去,這三天我會盡量尋些法門來提升你的實力,也好應付這無常的世道。”

“便按老先生說的來就是了。”亞連點了點頭道。

“嗯,也別老叫我老先生,聽著怪別扭,叫我麒先生吧。”那老麒麟卻是皺了皺眉頭說道。

“麒先生……那以後碰到其他麒麟豈不是容易混淆?”亞連先是無語了一陣,又說道。

“你懂什麽,你以為是因為我是麒麟才讓你叫我麒先生的嗎,麒麟麒麟,雄者為麒,雌者為麟,麒這一字本來指的就是我這一脈,乃

是麒麟中的王者,這世上也隻有我和另外一個婆娘才能用這麒麟二字為名,其他的麒麟便是讓他用也諒他不敢用。若非我族乃是分散開來的獨居習性,我等便是我族之王者,這麒字卻是我等本名。”

“這,原來是這般緣故,卻是晚輩無禮了。”聽得那麒麟以不屑神情道來後,亞連不禁咋舌說道。

“好了,小事便也不廢話了,今日便先治好你身上的傷口,也好為明日的修煉做好準備。”

那老麒麟又是擺了擺蹄子,便有一道金燦光芒從其蹄中飛出,飛向了亞連,待得落定於其麵前,才顯出其真形。

卻是一顆圓坨坨,金燦燦的丹丸,其上陣陣祥瑞之氣蒸騰,顯然不是凡品丹藥。

“這粒龍血金丹由三百六十五種珍奇藥草為方,諸多龍族中高手的精血為引所練成,乃是修煉身體,鍛造血脈的無上妙藥。當初我費了莫大力氣也才向轅門氏那家夥討要來了十粒,我修煉這具身體時也不過用掉了5粒便將其修煉到了血之原界的境界,雖然以我元神境界反修那肉身卻是容易了許多,但這丹藥之可貴卻是顯而易見,如今卻是要拿來為你修補傷勢,實在是你天大的機緣啊。”

“多謝麒先生成全。”聽得那老麒麟將這眼前的那粒金燦丹藥一陣吹捧,亞連便頓時精神一震,連聲謝道。

“嗯……”

那老麒麟也不再多言,又是一揮蹄子,那粒金丹便頓時爆了開來,化作一股金燦燦的丹氣撲向了亞連的身上。

“靜氣凝神,放鬆身體穴竅,好讓丹氣進入,修補強化你的身體。”

亞連立刻便按那老麒麟的指點放鬆了身體,讓那一股金燦丹氣侵入了體內,頓時便感覺四肢百骸發出一陣陣的清涼感覺,身體中血氣頓時感覺充盈凝實了許多,精神也清爽了起來。

“果然是無上妙藥,竟是如此立竿見影。”

感受著身體中的變化,亞連不禁在心中大加感歎道。

看著亞連申請的變化,那老麒麟卻是微微一笑,便說道

“如何,藥效可是立竿見影?嘿嘿,如今你體內內傷已經悉數痊愈,但五髒六腑中仍有暗傷潛伏,但這藥力卻也隻不過發揮了千分之一罷了,待我摘以元神運使藥力攻入你的肺腑之中,並連帶你的筋肉骨骼一並強化一番,你且忍著吧。”

聽得那老麒麟說這藥效才不過千分之一,亞連便是心中震驚,待得他聽到那“忍著”二字,卻是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其心中升起。

驟然間,隻感覺體內丹氣化作狂風暴雨在五髒六腑和筋肉骨骼中不斷衝撞了起來,原本那舒服無比的清涼感也化作無數細針,狠狠地紮在了髒腑和肌肉骨髓裏,這種發於內部、攻於骨髓髒腑的疼痛卻是難以通過言語而道出其百分之一,直視痛得亞連身上冒出了一陣陣渾濁的冷汗,身體中許多的雜質廢物和一些不起眼的毒素也都在那丹氣的刺激下被身體給擠了出來。

而那老麒麟卻是看著亞連的痛苦模樣嘿嘿一笑,在心中想到

“不錯,這身體竟然能夠直接承受300分之一的藥力,卻是比

普通人類強上了許多,不愧是有海龍的血脈,且讓我再逼上一逼,刺激一下他的海龍血脈,若是能夠將這藥力吸收個百分之一,想來也可以將他的身體強化到五星的強度,這兩天再傳他一些修煉元氣的東西,加起來總也可以抵上六星的實力,卻是可以在那大陸勉強自保了。”

這般想著,那老麒麟卻是動了動眼神,便催動了亞連體內的丹氣化作滾滾神雷一般,在其體內不斷爆震波蕩,直侵入了亞連身體血肉的更深層次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遭此一變,亞連終於是忍不住了痛苦,發出了一陣陣底層的痛鳴聲。

在那丹氣的震蕩下,亞連身體上的肌肉以極高的速度不斷地顫動了起來,大量的雜質被飛快地擠了出來,其骨骼筋腱處也是連連震動,竟是發出一陣陣炒豆一般的劈啪聲,甚是駭人。

驟然間,隻聽得亞連一聲悶哼,一片片藍紫色的鱗甲和棘刺在其體表躍然而出,直接撐破了上半身本已殘破的衣服,露出了那龍人體格。所幸下半身衣服本也寬鬆,在加上那個位置卻是沒有什麽很長的棘刺,便也使得褲子免去了那無妄之災。

雖然由於海龍血脈的緣故,亞連龍化之後便和龍族一般,乃是縮陰入襠的狀態,但在一個老前輩的麵前一絲不掛的話卻還是十分考驗臉皮的。(關於縮陰入襠,如老虎啊,豹子啊,狼啊,這些肉食動物都是如此,也不一定是肉食動物,隻要是生活中奔走頗多且所處環境較為複雜的物種多半具備這種技能,而且,據說人類若是練武練到一定境界,便可對這項技能控製自如,隨意收放,嘛。)

“噗!!”

隻聽得亞連的悶哼聲驟然終止,便有一道黑色血箭從其口中直噴而出,卻是五髒六腑中的蘊含的雜質和廢物被排了出來,並沒有對亞連造成什麽傷害,反而是使得亞連的諸多髒腑越發地強健、活絡了起來。

“呼呼呼……”

噴出那一口黑血後,亞連便也不再哼叫,隻是大口地呼吸了起來,顯然是十分疲憊的樣子。

雖然其筋肉仍是在微微地顫動著,但那不過是身體受了那丹氣先前幾番刺激所照成的後遺罷了,那餘下的丹氣已然是潛伏在了亞連身體的諸多穴竅經脈,和肌肉骨骼的縫隙之間,隨著亞連沒呼吸一次便被其肉體吸收一點,逐漸地強化和充盈亞連的肉體。

“嗯,卻是達到了我的預期。”

看著喘息著的亞連,那老麒麟便是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這時,亞連身上的皮膚和鱗甲卻是變得十分灰暗,完全沒有了原來的光澤,在那鱗甲的縫隙之間一道道,細微的裂紋縱橫交錯開來,竟是皮膚裂開了的樣子。

然而,隨著亞連微微地動了動身子之後,其身上那一塊塊灰暗的鱗甲和皮膚便大塊大塊地脫落了下來,顯出了其中的內在。

那是比寶石還要耀眼的光澤感,是比海洋還要深邃的色調,是比藝術家的畫還要美的慎密結構,是比龍族還要強大有力的肌肉和骨骼。

此時的亞連,已然是五星的實力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