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

“第一,讓我施展煉血重生大法為你重鑄肉身,抽取血脈,將你體內海龍的血脈抽取出來,這樣你就可以豪無阻礙地修煉你們人族的各種法門了。”

“但這煉血重生大法危險無比,縱然我已經領悟了生死轉化之道,也隻有5成把握。”

“若是把你的身體比喻成房子的話,血脈中的各種信息片段便是磚頭,若是要在屋頂再加上個煙囪的話,雖然麻煩,總也是可為。但若是把牆角的磚塊都拆掉的話,則就很容易導致房子倒塌。所以將其他的血脈煉入體內容易,但將已經融合極深的血脈抽取出來就十分危險了,更何況這海龍血脈在你體內的比例將近有一半,就等於是暫時地把房子給拆掉了一半,危險性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我並不建議你這麽選這條路,當然,你若是選了的話,我自然會多耗費些心思,總也要將把握提升到8成,畢竟要是你死了的話,我的計劃也就要受不少影響。”

“這第二條路則是要平坦許多,便是修煉你現在能夠修煉的功法,當然,這裏說的能修煉的法門是指那種可以靠著外物速成一下來提升實力的法門,不要用那種‘怎麽不早說有合適法門’的眼神看著我,既合適你現在身體修煉,又能夠速成的法門雖然是有,但卻有幾個弊端,你切聽好。”

“若是你走這第二條路的話,我便推薦你修煉兩門法門。”

“這第一門,便是海龍族鍛煉血脈的法門,卻是有兩部,分別是《紫電煌龍訣》和《壬葵真行法》。”

“這兩門法門,修煉到最後,便是將海龍血脈中蘊含的兩種血之原界補全,練成不死之身。”

“這裏便要提提你昨日問的那個問題,也就是那血之原界的意義。”

“我剛才說過,假設把身體比作房子,血脈中蘊含的各種信息片段便是磚頭。沒錯,支持著身體運行的,便是那血脈中隱藏的信息,我記得在某一個世界時將這些信息叫做基因來著,為了方便稱呼,我們現在就稱它為基因好了。”

“再打個比方,假設房間內有10塊石頭,若是給你一個命令,讓你先搬一個石頭進去,再搬兩個石頭出來,並如此循環,會如何?對,循環十次之後,這個指令便無法執行,也就崩壞了。”

“我們血脈中的基因便如那指令,我們的生命活動或者說存在便如那搬石頭的行為,若是指令中有不周全的地方,便會使自身一步步走向末路,最終自我崩壞,這也就是凡俗所說的老死。”

“然而,若是指令不是搬一個進來再搬兩個出去,而是搬一個進來又搬一個出去的話,那麽這個指令便可以無限循環下去。”

“相同的,隻要血脈中的信息對頭的話,生命活動便可以無限循環,對於這種可以永生不死的血脈,我們稱之為血之原界。”

“而那《紫電煌龍訣》和《壬葵真形法》便是用來補全體內血脈信息,將自身化為血之原界的法門。”

“其實,現在

的海龍一族,說是純血龍族,其實卻隻是相對那些血脈純度更低的種族而已,並非真正的純血。”

“隻有修煉到血之原界的海龍才是真正的純血龍族,也是真正的海龍,這還是隻有修煉的《紫電煌龍訣》才是這般,若是修煉那《壬葵真行法》的話,到最後雖然是化為了純血,但卻不是海龍了,而是那上古水龍,亦是一種血之原界,不死的存在。”

“你體內有如今海龍的血脈,便是含有那真正海龍的血脈與上古水龍的血脈,這兩種法門都可以習練,這便是其一了。”

“其二的話,倒是應該是你最為熟悉的法門了,便是你人族的《萬元訣》。”

“不要驚訝,這《萬元訣》乃是上古元皇所創,那上古元皇原本便是打算創出一們世間萬物都可以修煉的法門,才創的這萬元訣的。”

“其實你人族現在人人都在修煉者萬元訣,便是這一點的體現了,雖然最終也沒有達到萬般生物皆可習練的程度,但隻要和人族身體構造有個6成像,就可以修煉了。”

“那元皇也是天縱之資,這《萬元訣》乃是一門修煉元氣的法門,然而無論是太古還是中古,修煉元氣的法門雖是多不勝數,或者元氣靈魂合煉的法門更是普遍可見,但一旦涉及到元氣修煉,便會對身體中諸般穴竅經絡有所要求,故而不同種族之間的煉氣法門是往往不可以通用的,而這些涉及了煉氣的法門更是會因為人體中許多的細微差異而限製其修煉的成就,甚至有些法門除了那些創出這些法門的人自己以外,根本就沒有人可以修煉,這都是因為每個人都是有著許多細微的不同的,這一點從很少有人長一樣的臉就可以看出。”

“而這《萬元訣》則是不同,便如其名,其修煉出來的,乃是‘元力’。元者,初始也,這最初修煉出的元力,會隨著你修為的加深,逐漸適應你身體中的各種細微之處,並自動做出修改,也就是說,不同的人修煉到最後,已經是變成了兩種不同的功法了,其元力的性質也會有諸多不同,可謂是因人而異。”

“你的身體無論是變身前後都與人族有七成以上的相似,卻是沒有修煉這萬元訣的障礙。”

說到這,那老麒麟終於是頓了頓,也總算是讓亞連可以稍微整理一下剛才所得到的信息了。

略加思索了一會之後,亞連便開口問道。

“那前輩剛剛所說的弊端又是什麽呢?”

聽了亞連的疑問後,那老麒麟也不急著回答,隻是蹄子在虛空中一攝,便有兩道細小水流從遠方飛來,其中夾帶有許多的不知名的嫩綠樹葉,而那老麒麟和亞連麵前的土石更是一陣翻滾,便有兩個光滑石杯冒了出來,那兩道水流便是落在其中,發出陣陣熱氣,居然是煮開了的樣子。

“喝口茶吧。”

說著,那老麒麟又是一揮蹄子,那石杯便仿佛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拿捏住了一般,很自然地配合著老麒麟的動作,將其中茶水灌入了他的口中。

而亞連自然便是老老實實地用右手拿起了

水杯來,稍微抿了一口,便感覺唇齒生香,顯然是上等的好茶。

“弊端的話,雖然也是厲害但卻也比第一條路的風險要少上許多,而且若是能夠突破這些弊端的話,反而是好處多多,你且聽好了。”

那老麒麟放下了手中茶杯,從容說道。

“如今海龍族的血脈來自於最初被龍神創造出的第一條海龍,也就是初代的海龍皇,如今卻是早已經消失到不知哪個什麽地方去了,或者已經隕落了也說不定,還有便是那在天地誕生之初大海中的壬葵精華所凝聚成的太古水龍皇了,如今的海龍族便是他們兩個血脈交融所形成的。”

“然而,這些太古的血之原界的起點,他們的血脈中都是蘊含有其自身的精神意誌的,是有可能反噬修煉者體內其他血脈的。像如今那些海龍族,他們雖也不是純血,但也是九成九的海龍血脈,剩下的那些許水龍血脈則是分散成無數更加細微的片段,分布在其海龍血脈之中,使得九成九的海龍血脈變得極不連貫,自然就沒有多大的戰鬥力,但至少也是可以安心修煉這們法訣的,因為就算真正海龍的血脈反噬了那上古水龍的血脈,也不過是改變毫厘而已,甚至可以幫助他們精進修為,畢竟一個房子隻要不是弄到了關鍵的地方就算拆掉一兩塊磚也沒什麽,更何況這反噬也不是把其單純的毀滅掉,而是用自身去代替別人的,等於是拆了之後又換成別的磚。”

“然而你就不同了,你體內足足有一半的血脈是人族的,一旦血脈反噬,很有可能導致基因崩潰,最後全身化為一灘膿血而死。這也不光是你,從古至今有許多修煉血脈的人或獸都為此而煩惱,乃是修煉界的一大問題。”

聽了老麒麟說的這第一個弊端之後,亞連立刻皺起了眉頭,疑惑不解地說道。

“這麽危險,那和第一條路又有何區別?不是都會血脈崩潰而死嗎?”

“是都會因為血脈崩潰而死,但區別就在於對於發生可能的掌握了,第一條路,抽取血脈的話,除非我的修為再進一大步,否則便是非要靠一些運氣的。而這第二條路的第一套法門,隻要你的靈魂擁有一定程度的力量,便可以百分百地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所以太古時也有很多人先去修煉靈魂,然後再反過來修煉血脈,無論是否有危險,也都會容易上許多。”

那老麒麟仍舊慢條斯理說道。

“可麒先生你不是說靈魂之道修煉起來很麻煩嗎?靈魂出竅都要修煉10年,等我把靈魂修煉到足夠掌控血脈的時候,隻怕已經是不知道多久之後了吧。”

而亞連卻是越發地疑惑了,他可是記得老麒麟前麵關於靈魂修煉說說的畫的,便也無法理解老麒麟的意思,隻得再次問道。

然而,這回那老麒麟卻是嘿嘿一笑,頗有些神秘地說道。

“靈魂出竅那看的是境界,而境界便是和人格或者說是意識有關了,縱然你自身是沒有達到出竅的境界,也沒修煉過神魂力量,但若是有人把修煉好的神魂力量給你遺留下來了呢?嘿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