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其實…………公主殿下的婚約者不是我等海龍一族!!”

似乎是豁出去了的樣子,一開始支吾著的艾多說到最後的時候卻是大聲了起來,神情也是變得十分堅定,儼然是一副毅然赴死的樣子。

“……………………”

“……………………”

“……………………”

“……………………”

靜默了,整個大廳中都靜默了,那一直壞笑著的摩根也僵住了笑容,其他的龍王則是紛紛皺了皺眉頭,想著是不是要哪天好好維護一下耳朵,免得又聽到一些無稽的東西。

“你……說什麽?說大聲點!我沒聽清楚!”

而加基亞這位龍皇則是先皺了皺眉頭,然後又低下了頭思索了一會,覺得自己一定是聽錯了之後,便十分不耐煩地再次開口問道。

看著在座諸位龍王和龍皇的表現,艾多在心中大呼完蛋了,但總也不能對龍皇的提問視而不見,隻得戰戰業業地說道。

“殿下她……與異族結下了婚約…………”

“叫你說清楚點你沒聽見嗎!!”

“殿下她與異族結下了婚約!!”

在龍皇地憤怒嗬斥之中,那小人的虛影發出一陣陣的晃蕩,幾乎是要被震散了的樣子。

“……………………”

“……………………”

“……………………”

“……………………”

又是一陣沉默。

在場的除了那奈特雷之外,所有龍王全都愣住了,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跟不上思路了,隻是嘴巴微微地一張一合,顯然是震驚到不行了。

而那加基亞聽到自己的女兒竟然是與異族私自結下婚約,眼中的紫電幾乎是要奪眶而出了,其眉心更是有一道赤紅的符文隱約而現,顯然是已經將怒氣積蓄到極點了。

這時,那之前一直僵硬著麵孔的摩根卻是忽然開口喝問道

“等等,你小子說話有古怪,若是那人非我族之人,剛才那幾個關於他外貌的問題難道都是在說亡靈嗎?嗯?!”

說道最後,那摩根也一改其以往的猥瑣形象,卻是威嚴地嗬斥了起來。

畢竟那艾多剛才說的話已經不是笑一笑就可以了的了,若是不能把情況徹底弄個清楚,搞不好會把事情弄得十分嚴重。

而那加基亞也回味了過來,卻是立刻大聲喝問道。

“你可知欺君罔上是何等罪過?!”

其言下之意,便是說艾多犯了那欺君之罪,卻是一下把好不容易堅持下來了的艾多給嚇趴下了。

這也不怪那艾多膽小,實在是那龍族的欺君之罪太過嚴重,所施刑罰太過恐怖,別說是艾多這個公主近侍,就算是準龍王,隻怕也要被這個罪名給嚇趴下。

削去龍骨,斬去四肢,沉入萬穢黒淵,遭毒水蝕骨,邪靈纏身,就算身體死亡,靈魂也依舊不得解脫,將被永遠困於那萬穢黒淵之中,變作邪靈,永世不得超生。

可這艾多倒也不是無故被安上這個罪名的,畢竟他前麵對那公主的婚約者的一番描述,雖然沒有說是海龍,但其中意思大家都是明白的,現在又說那人不是海龍一族,看起來確實是撒了個前後矛盾的謊言一般。

驚嚇之中,艾多急忙叫道。

“陛下、陛下明鑒啊,卑職絕對沒有說半句謊話,要不然,要不然卑職願意自刎以表忠心!”

“哼!自刎?死了當然比去那萬穢黒淵要舒服些,來人啊,把他押下去,以欺君之罪處置!”

加基亞卻是一聲冷哼,十分不耐煩地說道。

“陛下、陛下

!那人是我等海龍一族與人族的混血!可以變化做半龍的模樣,剛才卑職所言便是按其變化後的外貌描述,絕對無半分虛假啊!!”

那投影之中,兩個身著藍紫色鎧甲的士兵走上了前來,便拽起那艾多的雙臂,準備把他拖走。

然而那艾多終究是九階的高手,比那兩個兵衛都要強上一些,便是強自壓住了身形,急忙說道。

“等等,放他下來,看來事情還是沒有說清楚。”

這回卻是那坐在摩根右側的雍容老頭下的命令,也是十分威嚴的口吻,便驚得那兩位士兵立刻停止了行動,艾多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龍皇大人,我們還是讓他慢慢把事情說個清楚吧,若是真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等他說完再處置也不遲啊,如何?”

那老頭又是對加基亞略顯恭敬地說道,但言語中卻是並不那麽講究,顯然也是和那摩根一般的老資曆,不過卻也比起那摩根要講禮數的多了。

“就依利爾幫多叔叔所言了。”

看到那雍容老頭開口對自己建議,加基亞也放緩了神情,亦是帶著些敬意地回道,說完又是一轉頭,便對那艾多怒喝道。

“你,還不快快說清!”

“是是,那人是卑職尋找公主時無意碰到,發現他體內有我族血脈,然後他又說知道公主下落,我便隨他去了,就找到了公主。”

“可誰想到,公主在臨行前卻是與他交換了逆鱗,結下了婚約。”

“哦,這麽說,他們是在你眼前交換的逆鱗?”

“這……是的……”

“那你為什麽不阻止!難道你的腦袋秀逗了!竟然眼看著我族公主與一個半龍定下婚約!”

說到這,那加基亞眼中的紫電卻是真個碰了出來許多,在其眼角出攢動了起來,神情真個是可畏。

“這………………當時是公主也隻是給予那小子逆鱗以結締友誼,誰想到那逆鱗自動反應,便落在了那小子身上。後來公主又說這是血之原界中意誌的選擇,是不容否定的,卑職也不敢冒犯血的權威,便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交換逆鱗了。”

“什麽?!自動反應?!你確定你沒看錯?!”

“這…………卑職縱然當時離得極近,應該是沒有看錯的……”

得了那艾多的肯定之後,暴怒的加基亞卻是沉默了下來,在眼角躥動的紫電也收回了眼眶之中,隻是做出一副沉思的樣子來。

“淼淼那丫頭這回卻是說的沒錯,逆鱗自動反應確實是血脈的選擇沒錯,但那是血脈的契合度到了一定程度才會出現的。淼淼是皇族,而那小子不過是個半龍,這可有點匪夷所思了……”

“有什麽好奇怪的,血脈之奧妙無窮無盡,別說是我們,就算是我族的起始,紫電與渦流之原界,也沒有說過他老人家已然能夠完全掌控血脈之奧妙。別說是那小子還有一半的我族血脈,就算他完全是個人族,也不是沒有可能。”

“摩根你這話既在理又不在理,任何個體之間,就算是不同的種族,其血脈中的‘原印’也是有可能匹配的,但若那小子完全就是個人族,又如何和淼淼交換逆鱗?總不能割一塊皮下來算數吧。”

“嘿,利爾幫多你倒是越來越會挑毛病了…………”

“除了逆鱗自動反應外,還有其他現象沒有。”

就在那摩根和利爾幫多開始爭辯的時候,加基亞卻是忽然抬起了頭來,神情凝重地對那艾多問道。

“這……有有有,原界圖騰出現了,對,原界圖騰出現了,是紫電與渦流之圖騰沒錯!”

“什麽!”

“此言當真!”

這回卻是那正準備辯論

的摩根和利爾幫多一同驚呼道。

而那加基亞一聽到‘原界圖騰’幾個字卻是終於舒展開了眉頭,雖然神情中還有些不解的樣子,但也是去了那會場中的凝重氣氛,使得艾多也終於放下了心來。

“為什麽剛才不早說?”

加基亞淡淡地朝艾多問道。

“額……卑職一時緊張……忘了說…………”

聽到這般解釋,那加基亞也隻是皺了皺眉頭,沒有再說什麽,倒是那一旁的奈特雷卻是肆無忌憚地大笑了起來,完全是不在意會場禮節的樣子,弄得另外幾個與他相同階層的龍王都皺起了眉頭,似乎是對他沒什麽好感的樣子。

“好了,奈特雷你倒是講究點禮儀,縱然我不追究你的過錯,但這會場也不是我一個人,各位前輩都在這看著,你也不要太過放肆了。”

加基亞皺著眉頭對奈特雷低聲嗬斥道。

“哈~哈~抱歉~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

受了加基亞嗬斥後,奈特雷也漸漸緩下了笑聲,又沒誠意地說了兩句抱歉的話,便依舊是恢複了先前那副輕浮的樣子。

“既然原界圖騰都出現了,那這事也就沒什麽問題了,那可是非要血脈契合度高到一定地步才會有的,在場的也隻有龍皇大人出生時才引出過原界圖騰吧。”

那奈特雷含著笑意說道。

“嗯,奈特雷說的沒錯,若是這個近侍說的不假,這事也就沒差了,對了,雖然可能性不大,姑且還是問一下好了,那原界圖騰可有發出呼告過?”

利爾幫多點了點頭,又想起了什麽似的,便轉頭朝艾多問道。

“呼告?哦,有的有的!我記得當時那原界圖騰是發出了聲音來著。”

艾多卻是略微一想,便立刻答道。

“什麽?!有?!你確定沒有聽錯?!”

幾乎是同時的,在場的3位大龍王和龍皇大人同時震驚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問道。

而在場的其他幾位龍王則是多半露出不解神色,小半才是與加基亞他們一樣,麵露震驚之色。

“絕對沒有聽錯!卑職敢以腦袋擔保!”

看得龍皇和龍王的反應,艾多心中一喜,立刻說道。

“這…………”

聽到艾多的保證之後,原本還有些許疑惑神情的加基亞卻是微微有了些眉開眼笑的樣子,眼中紫電也是徹底消失不見了,竟是一副坦然接受了的樣子。

“是幾言?!一言還是兩言?!”

而那摩根則是在反應過來後立刻興奮地朝那艾多追問道,哪裏還有半分大龍王的威嚴(嘛,雖然一開始就沒有…………)。

“幾、幾言?”

“就是問了幾個問題?怎麽這都理解不了。虧你還有這九階的修為,快說,一言還是兩言?!”

摩根不耐煩地解釋完之後,便用幾乎是要把艾多吃下去的眼神望著他,剩下的兩位大龍王雖然沒他那麽誇張,但也是眼神熾熱,加基亞也不例外,顯然是十分期待的樣子。

“這…………如果卑職沒有記錯,是問了三個問題!”

已然是安下了心來的艾多略略思索了一會後便說道。

“哈哈,三個問題啊,那就是三言了,三言啊,哈哈,三言,三言…………等等,三言?!”

然而,原本立刻狂喜了起來的摩根卻是念叨著念叨著就變了神色,漸漸由狂喜轉為了一副“不對勁”的表情。

那加基亞卻是比摩根反應地更快,先前那眉開眼笑的神情也都沒有了,眉目間自由無盡惱怒之意,便是一聲厲喝,下令道

“來人啊,把這家貨押下去,按欺君之罪處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