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劍歸一劍”

“一劍求未來”

隨著那玄袍道人的一聲長喝,那原本圍繞著太虛神境所演化出的泡影世界不斷飛旋著的九道磅礴黃金劍氣卻是驟然停止了下來,其飛旋間所拉出的九道長虹也逐漸收斂回那九道劍氣的本體之中,使得那九道劍氣頓時凝實了許多,顯現出了九柄樣式相同的黃金劍虛影,各自懸浮在了那玄袍道人一側,將其圍繞在了中央。

那九柄黃金劍虛影雖然樣式相同,但其劍身上的紋理卻是各有不同,其周圍所勃發出的劍氣中也是各自映射著無數不同的場景意象,似乎是對應了它們各自所蘊含著的“理”。

其中有的劍氣組成了綿延起伏的雄壯山河,隻消看上一眼便會讓人沉醉在那山河的雄壯之美中,隻怕是那街上叫賣的雜貨販子看了都可以應那景寫出個傳世絕句出來。

有的劍氣則是在那無邊山河大地上構築起了無數社稷城池,亦是雄壯無比。其中無數人民勞作建設,你來我往,與那單純的山河相比,卻是多了一份人文的廣博和韻味,顯現出了那人道發展改造山河的無上偉力。

還有的則是化作了一對日月和無數星辰,浩瀚無垠地鋪展了開來,其中天機運轉,演化出了無數符文數術,落於人道之中,指引著那億萬人靈的發展。

甚至連蒼茫天地,外道鬼神,生死陰陽,世間萬物種種都在那劍氣中各有顯示,而人道便是那劍氣中萬物的核心,不斷地汲取著天地萬物的精華而進步,最終甚至反過來駕馭在了那天地萬物之上。

這便是人道!

此時那九柄黃金劍的虛影周遭的劍氣已然是連成了一片,反應著人道變化,並以那九道虛影為中心,將那無窮人道劍氣凝練成了九道燦爛長河朝那玄袍道人頂上的那道軒轅之門直灌而去,不斷地湧入那軒轅門戶中心的玄黃氣旋之中,使得那玄黃氣旋頓時飛速旋轉吞吐了起來,似乎是有什麽東西將要從其中孕育而出一般。

“軒轅劍真形!”

隻見那玄袍道人插入了那玄黃氣旋中的右手猛地往外一拉,便有一柄包裹著層層玄黃之氣的黃金劍虛影從那軒轅門戶中驟然脫出,並放出無限金黃威光,照耀在那圍繞著玄袍道人的九柄黃金劍虛影和那軒轅門戶之上。

在那威光的牽引之下,那九柄圍繞著玄袍道人的金劍虛影便是各自一轉方向,化作九道快不可見的劍光投入了在那玄袍道人手中的第十柄金劍虛影之中,使得那原本淡弱空虛的虛影瞬間凝實了起來,更是大發光芒,引得其頂上那扇軒轅門戶瞬間崩解了開來,化作條條玄黃蒼龍,纏繞在那劍身之上,最終沒入其中。

終於,在吸收了那軒轅門戶之後,那柄黃金之劍便完全凝成了實質,剛剛其降臨過程中所應發的種種劍氣威光也全部消失,隻餘下那玄袍道人和其手中的那一柄黃金之劍,在那混沌天劫的黑暗籠罩之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那柄劍正是之前那九道劍氣凝練成的金劍虛影的樣式,但卻有一點不同,之前那九柄金劍虛影的劍身上各自有著不同的繁複紋理,並且周圍劍氣勃發顯得威力非凡。而現在這柄完全凝練成了實質的黃金劍的劍身上卻是一片空白,而且劍身上的光華十分微弱,更是沒有絲毫劍氣在其周圍遊走,眼見的威勢卻是還不如之前。

“哈哈哈,受死吧!!”

隻聽一道狂笑聲從那已然是近在咫尺的巨大血色月牙中傳出,顯然便是那赤煉和摩耶兩個家夥,打算就此和那末道鍾的末法雷音炮夾擊那老麒麟將其鎮壓,此刻卻是感覺勝券在握便得意地叫囂了起來。

也難怪他們會感覺勝券在握。此刻他們兩人合力將合道本源灌入了一柄由合道巔峰的高人所煉製的道器中催發其威力,雖然他們倆都隻是剛剛合道本源尚顯淺薄而且那道器也是受損了的不全之物,但合道畢竟是合道、道器終究是道器,2個合道加上一個道器,催發出的那道血色月牙上的刀芒甚至都能夠切割時間了,已然是足夠滅殺任何和赤煉摩耶他們同級數的高手了,何況他們的對手身負重傷了在應對他們的同時還得麵對那傳說中的混沌大劫並且還是加強版。

而且剛剛老麒麟的表現,著實是像極了那已經爆發過度而後繼無力的樣子,其所化的玄袍道人手中僅餘的一柄黃金劍光芒微弱氣勢平和,完全不像有啥巨大殺傷力的樣子,會讓剛剛突進其身旁的那二人放鬆警惕也是正常的。

但下一刻他們便會明白他們錯的有多麽厲害……

……………………………………

頂上是那末道鍾的雷音

攻擊,側麵則有那猩紅血月直奔而來,眼看兩大殺招就要打在自己身上了,那老麒麟所化得玄袍道人卻仍舊是氣定神閑,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樣子。

“唉,過去的因果,便由這一劍先斬斷一些吧。”

“這開辟未來的一劍……”

甚至他還微微感歎了一小會,便是放寬了神情,也不去在意頂上和側麵襲來的那兩大殺招,隻是朝著麵前那空無一物的虛空緩緩地揮下了右手中的那柄黃金之劍,也不知是在斬擊什麽東西。

他的動作十分輕緩,完全不像是在攻擊的樣子,甚至給人他已經放棄戰鬥了的感覺,動作之中絲毫感覺不到威勢銳氣和敵意。

“這家夥麵對我們的天劫的合擊絕望了嗎?!”

看著那老麒麟的動作,那血月中的赤煉卻是不禁有些愣住了。

雖然他考慮過了很多可能,但此時的狀況卻是讓他一時間有些無法理解了。

那個縱橫了無數歲月屢次將自己逼入絕境的老麒麟居然會麵對攻擊放棄抵抗?這著實讓他覺得有些不對頭,一股危險感在他心頭驟然爆發開來。

然而他已經不需要去思考了,危險感什麽的也沒必要去管了,因為,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

他的身子,已經碎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霎時間,那老麒麟頂上的末法雷音炮,其身旁襲來的那輪血月和那血月中的摩耶和赤煉二人,還有在那末法雷音下所泯滅成的無邊混沌。

一切的一切,在瞬間,全都

碎了

雖然你可能會問,無相無形的雷音和已經是通過泯滅才形成的混沌也能夠破碎嗎?確實這種說法有些古怪,但那種狀況任誰看到都一定會覺得是碎了。

被“力量”碾壓“碎了”。

而在一切都破碎殆盡並暴散開來的時候,玄袍道人手中的那柄黃金劍才剛剛揮下。

也就是說,在那柄劍揮下之前,雖然沒有人察覺到,但一切都早就已經結束了。

而那劍尖落下之後,也僅僅隻是沉默,沒有絲毫的變化,仿佛剛才的一切與它沒有絲毫關係一般。

但那顯然是錯的

在沉默了片刻之後,驟然間,一股絕大的“力量”,從那黃金之劍猛地爆發了開來,幾乎是要炸裂這片世界一般地,凶猛地狂暴地不受任何控製地爆發在了這片已經支離破碎了的混沌之中。

沒有光華也沒有爆炸,既不是劍氣也不是神光,那僅僅是一種感覺,一種概念。

隻要它降臨在那裏,即便看不到,即便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你也能夠感覺得到,草木也能夠感覺得到,空氣也能夠感覺得到,天空大地空間物質乃至所有的一切都能感覺得到。

那,便是“力量”。

“唯一”且“絕對”的“力量”

那力量無視了空間,劃開了時間,斬斷了因果,破碎了本源。

所以那一劍不需要著急斬下也不需要特意去瞄準某個目標。

所有的敵人,都會在那劍斬下之前,便被跨越時間而來的力量給碾個粉碎,那是逆反因果的攻擊,攻擊的目標是敵人的本源所在,是沒有人能躲得過去的。

“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

破碎的混沌中,一紅一白兩個滿布裂痕的小光團依附在一柄斷裂了的赤色長刀之上,不斷地發出悲鳴,並延伸出許多紅白光絲線,牽動著周圍的各色碎片或者,拚命地想要修複自身。

除了那玄袍道人和他身下護著的那座島嶼之外,這一方空間,應該說是這一方破碎的混沌之中,便也隻有那兩個小光團和那柄斷刃還有玄袍道人頂上的那口漆黑大鍾沒有完全破裂了,畢竟那也是合道級別的東西。

而正當那玄袍道人準備再次舉劍滅敵的時候

“你們二人不要修補身體了,速速將道文和我相合,讓我施展遁法,否則必死無疑!”

一道微弱聲音從那斷刃中傳入了那兩個光團裏,那兩個光團便在微微閃爍之後,沒入了那柄斷刃的刀身中。

瞬間,那原本已經沒了光華的斷刃驟然爆發出無邊血芒,揮灑之間仿佛是降臨下了一片滔滔血海,朝四周滾滾爆發開來。

“血河遁法……最終還是讓他們逃了嗎……”

看著眼前那爆發開的血芒,那玄袍道人隻得微微一歎,便是一劍落下。

無邊血芒碎了,那口漆黑的大鍾也終於碎裂成了好幾塊,並逐漸消散了開來。

但就在

那鍾的碎片將要消散的時候,隻聽那玄袍道人一聲悶哼,他那太虛法驅之中卻是不受控製地展開了一幅巨大的星圖,正是老麒麟在之前星辰劫和日月劫時聚集諸天星力和那五方天主分神所練成的一幅諸天星辰陣圖,此刻卻是突然不受控製地展開了,讓那原本已經安定了心神的老麒麟頓時大驚了起來,手中黃金劍高舉,生怕再有什麽可怕變故。

“後輩莫驚。”

隻聽一道恢弘聲音從那星辰圖中央的5個圖騰中傳出,同時那五個圖騰便以核心的那黃色麒麟圖騰為主,相互交纏化作了一隻五色大手,一閃間便從那玄袍道人體中飛出,來到了那破碎了的末道鍾前。

“末道,果真是末道,哈哈,這方世界的末道先機我便收下了,也算是我剛才幫你的報酬了。”

那大手隻是一抓,便將那碎裂了的末道碎片全部聚集到了手中,竟是在擠壓之間再次將其還原成了一個較小的末道鍾,雖然任然微有裂紋,但卻也不會再變成碎片了。

看到那無色大手的行動和那大手中的聲音後,老麒麟便也對這事猜到了個八九分,眼前的那大手顯然便是那中央戊黃麒麟聖帝的分神了,也正是他麒的老祖宗了。

然而尚未等他放下手中金劍對自家老祖宗打個招呼,那大手便又是一轉,化作一道無色光幕裹了那末道鍾便沒入了破碎的混沌虛空之中了。

“少年好好努力,我看好你。”

這是那五色大手消失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因為自己年長就叫別人少年,這……”

“算了,如今諸般劫數皆度盡,卻是黑夜破曉迎天明的時候了。”

在逐漸恢複的虛空中,那玄袍道人卻是鬆了一口氣,望著遠方正緩緩升起的太陽微笑著自言自語道。

“現在諸事皆盡,便繼續下一步吧,想來那小子也已經等不及了吧。”

說罷,那玄袍道人便斂了身形,化作一道玄色細光,落向了身下的那個島嶼。

…………………………………………

“終於結束了嗎……”

島嶼上,亞連看著九天上那逐漸恢複正常的虛空,還有那遠方緩緩升起的紅日,心中的那根弦總算是放鬆了下來,整個人隻感覺一下子虛脫了一般,一股久已未見得無力感在身體裏蔓延了開來。

“能去大陸了嗎……?”

一個微弱的聲音忽然從亞連懷裏傳出,把原本放鬆下了的亞連給微微嚇了一跳。

“原來你醒了啊,感覺還好嗎,有什麽不舒服的沒有?”

看到懷中微微睜開雙眼望向自己的少女,亞連不禁露出了些喜色,並立刻詢問起了那少女的狀況。

然而那少女卻是對亞連的關懷問候毫不在意,隻是再次微動著嘴唇,用虛弱的聲音問道

“爺爺沒事吧,我們能去大陸了對嗎……”

“…………”

對於少女的再次提問,亞連隻得放下口中那些問候病人的話語,拾起了一個他對伊莉斯很常用的溫柔微笑,回答道。

“嗯,是啊,你爺爺大獲全勝了呢,現在應該就快來送我們去大陸了吧,怎麽樣,高興嗎?”

麵對那原本是隻有伊莉斯才能看到的亞連特產微笑,那少女也是露出了一個虛弱的微笑,表示著她此刻的心情。

“太陽先生要下山了嗎………紅紅的……好美啊………也………好困啊……”

“……是呢,要下山了呢,既然困的話就繼續睡吧,誰都不會打擾你的。”

“你隻需要安心地睡著就行了,醒來的時候就會有驚喜給你哦。”

“到時候你將會在一個你沒見過的新的世界,有許多你沒見過的人和東西,東西有好看的、好吃的也有好玩的,各式各樣,保證你眼珠子都看不過來哦。”

“而且我會陪在你身旁的,會帶你去見我的妹妹,然後我們一起去看、去吃、去玩,絕對會很快樂的,所以你就安心地睡吧。”

“放鬆地,在夢裏麵等待下一次的天明到來吧……”

懷中的少女已然陷入了熟睡之中,看著那天真的睡臉,亞連再次微微一笑,便抬起頭來,朝那緩緩升起的紅日的方向望去。

而擋在那紅日前的,卻是一隻毛發晶瑩的白色獨角馬。

“新的一天開始了呢”

那獨角馬說道。

“是啊,終於開始了呢。”

亞連輕鬆地笑了笑,回答道。

(本書完……好吧,或者說第一部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