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又受騙“吳杏兒嗎?”電話裏那個人問。

吳杏兒心裏咕咚一聲,又是圖大逑這個衰仔。

“喂喂,杏兒,我要給你談一件事。”

“談什麽?”

“見麵才說得清楚。我現在在樓下的公用電話前。是你下來還是我上來?”吳杏兒一手捂住送話口,向眾人求助般地輕語:“是圖大逑打來的,他說有事要和我談談。”

“狗日的壞種他來幹什麽……別忙!”劉力霸剛一出口又若有所悟,這回倒是粗中見細了。“見見也好,想法打聽一下這事究竟與那香港婊那個子有多深的牽連。”

劉力霸的話得到一致同意,連尚子真這次也沒反對。吳杏兒移開捂話筒的手,對著話筒說要圖大逑上來,“我在家裏等你。”

劉力霸把大家趕進臥室,隻留小馬陪同吳杏兒接見。

五分鍾後,有人在外麵輕輕敲門,小馬一拉開,果然是圖大逑,他進了屋,兩眼不停地四麵掃視。這終究曾是他的家,他似乎此時對此頗有感觸。

“請坐,”吳杏兒對他的到來毫無所動,“小馬,給客人倒茶。”在稱呼上,吳杏兒有意把他說成是“客人”。

“家裏的保姆?”圖大逑倒是不客氣的自己坐進沙發,問道:“以前再忙你也不肯請人。現在……”

“你要給我說什麽事?”吳杏兒也不客氣地岔開他。

圖大逑有模有樣的坐正身子:“今天我是代表遠方公司,來找你談一筆生意的。”話畢,他的嘴角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好像他就是遠方的老板正宗一樣。

“哦?和我談生意?哪筆生意?”吳杏兒已久不冷不熱,“我記得我們兩家公司之間素無來往。”

“商場上嘛,”圖大逑一點兒也不惱,“沒生意自然形同路人,有了生意呢,就是親密朋友。所謂熙熙攘攘皆為利。你們不是要做一筆手套生意嗎?”

“你怎麽知道?”吳杏兒一臉驚奇。

但圖大逑不解釋:“這你先不忙管。我們張總要我來,是想請你把這批手套轉讓給我們遠方公司。”

“我問你們怎麽知道我們有手套?”吳杏兒緊追不舍。

圖大逑覺得不解:“這有什麽,生意場上,誰不打聽誰呀,商業情報滿天飛,現如今,連街上的叫化都知道鋼材的市價多少錢一噸。”

吳杏兒腦子裏亂七八糟,但她現在無暇旁顧,如果能把這批死貨打出去,她的五十萬元損失就可以避免。

“我們的質量、數量、價格,你們也知道?”她還是驚奇的問。

“一清二楚。也知道你們公司現在的困境,所以我們現在是來幫助南方公司的。”

“好,那就長話短說,你們準備出多少?”

圖大逑伸出右手,指頭稍稍一比。

“二十五萬?”吳杏兒大驚失色。也就是說,在吳杏兒以實際價格的百分之五十買來的基礎上,遠方公司還要殺價百分之五十。這哪裏是什麽來救南方公司,哪裏是什麽來買手套,幹脆說搶算了。

圖大逑卻笑了:“如果你覺得吃虧大了,我們也可以不要。但這就成了一堆貨真價實的廢品,你吃的虧就更大了。”

“你們……”吳杏兒隻感到心髒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擠壓著,呼吸有點困難,“這哪是在殺價,這明明是在殺人!”她欲喊無聲,心裏突生一股悲壯的情懷,“算了,這批貨,我就是燒掉爛掉,也不賣給你們!”

“這又何必呢?”圖大逑勸她的樣子倒很誠懇,似乎還惦記這有那麽一點熱曾經的夫妻情分。“商場如戰場,憑實力、憑機會、憑聰明,但就是不能憑感情用事。商場又如官場,沒有永恒的敵友,隻有永恒的利益。生意是生意,個人恩怨是個人恩怨。兩者切不可攪在一起。我勸你還是三思呀!”

“既然如此,”吳杏兒冷靜了一些,但還是要把一腔怨氣發泄一下,“你們為什麽要耍陰謀放暗箭加害於我?我問你,那天晚上,你怎麽知道我會出事,兩次打電話讓我離開?全部過程,是不是藍姬一手策劃,是她慫恿人來向我找麻煩?”

圖大逑沉吟半晌,神情古怪的說:“我給你打傳呼的事以後別再提,我不會承認的。你也沒有任何證據。”

吳杏兒感到不解,圖大逑這是什麽意思,這說明他是瞞著他的上司,確實是想為她解圍?

沒容她想明白,圖大逑又說話了:

“你們公司有一個叫賈勿虧的副總經理嗎?”

“是的。你問他幹什麽?”

“大概就在上次我們公園內邂逅後的一兩天吧,他便上遠方公司來求職,藍姬把他收留了。原因很簡單,他對你們公司的經營之道了如指掌,並且聰明能幹,所以他可以成為我們手裏的有力武器。”

吳杏兒如遭五雷轟頂,一陣天旋地轉。

我怎麽如此蠢笨,我居然可以連續兩次上同一個騙子的當!可我是在按照做人的基本道德準則行事呀,我不願看著任何一個人潦倒在我的麵前,我向落水狗伸出援手,我不隻是為了救狗,我也是希望在汙穢的現世中,保有我一份高尚的心境。

可是好人做成了蠢人,好人的回報就是一遍遍地吃虧上當。救狗的回報就是再次讓狗咬一口!

與王海龍幽會的建議是他提出來的,隻有兩個人知道。而一與王海龍進包廂,我就遭人暗算。那麽,誰是告密者,不是一清二楚了嗎!這一切都是哪個該死的賈勿虧小人的圈套!

不,不是該不該做好人的問題,是我從來糊塗,從來分不清誰是真正的好人,誰是真正的壞人。賈勿虧本就是一個卑鄙無恥之徒,是我認不清他的本來麵目,一次次地用心血去喂養毒蛇一樣的惡人。我聽不得別人的軟話,他一口一個“姐”,對我百依百順,叭兒狗一樣逗我高興,我的虛榮心於是得到極大滿足,最後,變作他的墊腳石,成就了他的陰謀,而自己被他踩成一堆下賤的碎片。

我不配得到人們的寬諒,我生就是一個該受苦的人!

心的絞痛使吳杏兒用拳頭抵著胸部,難受得彎下了腰。

見吳杏兒淒涼欲絕的模樣,圖大逑起了惻隱之心,他勸說道:

“賈勿虧的作法其實也無可厚非,他既然改換門庭投靠新主人,當然要為她作表現,就是俗話所說的,獻上一份見麵禮。要說手段,光明正大、卑鄙無恥、陰謀詭計,哪個經商的人不使用一下?不正當的競爭也是叫競爭。商場如官場,本來就是步步陰謀、尺尺陷阱,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不然為何有‘無奸不成商’的說法?當時你買手套時,還不是狠狠殺了廠方一刀;為什麽別人宰你時你就叫痛了?你上當受騙,不也是為了貪圖豐厚利潤嗎?既然上了當,就老老實實認輸,接受教訓,不要徒勞無功地與誰較量賭氣了。聽我的,杏兒,一大堆手套與其讓它爛掉,不如換幾個錢算幾個錢……”

“砰!”吳杏兒一拍桌子猛地站起來,倒把圖大逑嚇了一大跳。她活的世界十分荒唐,它們對不起她,她也不想對得起它們。她瞪著充血的眼睛尖叫:

“回去告訴你那臭婊哪個子,這批貨我要丟到海裏去!我絕對不賣給她!賠幹賠進我南方所有的錢財,包括把我自己陪進去我也心甘情願,但你告訴她,別想在我這占這個便宜!”

“杏兒……”

“住嘴!你馬上給我出去!”

“你別發火,你冷靜點……”

吳杏兒無法控製:“出去,快走!”

臥室裏,劉力霸湊在鍾潔耳邊急速說了幾句話,鍾潔眼裏猛地溢出笑意。她一拉門,灑脫地走進客廳。

“請慢。”隨著話音,她的亭亭身影佇立在圖大逑麵前。“吳總,你冷靜點,圖先生說得對,與其爛掉,不如換幾個錢,把損失降到最低點。”

鍾潔一邊說,一邊說用手捏吳杏兒的肩胛骨,吳杏兒雖一時不解其意,但還是知道鍾潔這時故意的,一定有什麽門道隱含在裏麵,她強忍怒火,半推半就地坐下來。

“這位小姐是……”圖大逑手指不速之客,眼望吳杏兒。

“鄙姓鍾,”鍾潔白報家門,“吳總的助手。”

“哦,”圖大逑釋然,“幸會幸會。”

煙某第四部都市情愛小說,煙某出品必是精品!煙某每本書都必定完本,請大大們監督。本書本月上架衝名次其間,每日保證上傳最少三章萬字,不斷更一天!傾情打造,vip章節更加精彩無限,看的爽了,別忘訂閱!訂閱煙某第一部《狼跡》【已以六十一萬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已以七十三萬字完本】第三部《生存之都市孽海》的讀者大大,請繼續訂閱本書!當然能給些貴賓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嗬嗬嗬。大大們,給煙某一點支持吧!請記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煙某都銘記在心,將化作無窮的碼字動力來加倍的回報您!您輕輕的一次點擊,也許會無限溫暖煙某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