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姐弟”型從此以後,這對兒“姐弟”型男女就白天到鋼材市場、建材市場、家俱城、汽車城胡亂遊走,四處交朋結友,打聽物資行情,晚上則去“帝王宮”、”金城”、“小天鵝”等商人雲集的娛樂場所,唱歌跳舞,咖啡洋酒的應酬八方。遮陽的日子過的倒也是愜意。隨著彼此間接觸的增多,小杏兒覺得那賈勿虧總是若有若無的往她身邊靠,弄的她春心發了芽,渾身上下裏裏外外都是癢酥酥的哩。唉,怎麽說呢,這個年紀上,女人沒有了男人在身邊日伴夜伺是不行,就像再嬌豔的花兒也需要露水的澆灌是一樣。

一連十幾天,人認識了不少,走到哪裏都有人招呼,吃喝點唱跳舞飲酒可以一分錢不花,然而生意卻一事無成,連個意向性合同都沒撈著。當然,能夠吃喝點唱跳舞飲酒一分錢不花,憑賈勿虧一個大男人的衰相也是妄想做的到的。這隻能歸功於吳杏兒嬌豔的麵龐,魔鬼般的身材以及標準勻稱的三圍對色眼看世界的男人的吸引力。如見這社會就是這個樣子,男人有錢就有吸引力,女人有色就有誘惑勁兒。那些男人,給吳杏兒白吃白喝白跳白唱,還覺得他們自己賺了,為什麽?因為吳杏兒是大美女,有這樣的美女相陪,難道不是人生一大幸事,一大快事?話說,掏錢請還不一定能請到這樣漂亮標致的大美女哩,更何況,吳杏兒的身上還更有一種少婦成熟後的味道。

雖說如此,吳杏兒在這個圈子行走,感受了社會,積累了經驗,卻也有了與在銀行工作全然不同的感受。在銀行搞行政,環繞周圍的,是濃厚的機關作風,上下尊卑,等級森嚴,同誌之間,似乎都有不同的壁壘,所不同的,隻是厚薄的差別罷了。這是什麽造成的?當然是為了提拔、為了有限的職稱評定,為了工資獎金的差別。說到底,就是為了金錢和地位名譽的拚搏。

人人見麵,隻是點頭之交,對你笑得最熱烈的,反而要防著在背後使壞。說不定在對你笑的同時,心裏在想著怎麽能咬上你兩口。為了領導的一個笑臉,會高興得三晚上睡不著覺,興奮的可以連和自己的伴侶做上三晚上床上事;同樣因為領導一個反感的表情,便日夜憂忡,無端驚詫,恨不得對自己的伴侶半個月沒有心情做一次。

要說累,機關的人最累,高興時不能真正開懷大笑,怕人說你輕浮。委屈時不可真正放聲大哭,來勸你的人說不定正在心中品嚐著你的痛苦,暗自看你的好看。你做人得有兩張皮,對待什麽人給人看你的什麽皮;要隨時像防鬼一樣防著什麽,具體防的是什麽,可能又說不清,但你就是不能活一個真實的自我。

但經商的圈子裏似乎全然不是這麽回事。

首先,你高興了可以無所顧忌地大笑,你痛苦了可以放開嗓音嚎啕大哭,誰也不來幹涉你什麽。你可以喝酒,喝得醉與不醉都可以隨便罵人,你的行為隻對你自己負責。你每天都能接觸新朋友,你們之間人與人一般高,權與權一樣大,除了生意上的機密,你們可以無話不談。你不必擔心說了某人的壞話,就會失去一次提工資的機會,也無需刻意去巴結一個你不喜歡的人,就為了爭取他在你評職稱時,投給你關鍵性的一票。你可以半夜不睡,也可以日上三竿起床。你沒錢時如果不想掙錢,也不必在每個人麵前裝孫子。當然了,為了掙大錢,對能帶給你機會的對象,你也得敢於出血,小心維護。有朝一日翻了身,他求到你的名下,你可以桀傲不馴,以牙還牙。人活的如此自由,如此痛快,如此自我如此個性,那事何等愜意的生活。

總之,在這個圈子裏,不管錢多錢少,那事物質的事情,你精神的天地,要比在機關裏寬廣,你仿佛真的是你的個性的主人,想要釋放什麽寶貝,就拿出什麽寶貝。

嗬,漂亮的小吳杏兒有時靜下來會想,人原來還會有這麽個活法,原先為什麽就把下海經商看得那麽可怕呢?以此類推,肯定還會有別的更多的活法,隻是自己無緣投身其中,暫時不知道罷了。

這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為了擴大接觸麵,盡快的提高業績水平,賈勿虧這個精明的小子忍痛割愛,無奈與美人分手,他提議兩人以後分頭行動,吳杏兒進的“小天鵝夜總會”,賈勿虧則鑽進“新大陸”。

在小天鵝,吳杏兒陪一位什麽董事長剛剛跳罷入座,屁股還未沾上座椅,一位五十開外的男士便走了過來。說實話,在這個夜總會,像吳杏兒這樣漂亮風情又氣質高雅的女人,簡直就是鶴立雞群獨此一隻。很能吸引全場所有男人的眼球,以及雄性荷爾蒙的釋放。

“吳小姐,可以嗎?”男士很有禮貌的指指吳杏兒身旁空著的沙發。

“請便。”吳杏兒也禮貌地頷首。

“謝謝。”

男士坐下後,像急於把自己出賣給吳杏兒一樣,迫不及待地從口袋裏摸出名片,雙手捧上。

“我姓羊,”男士已低低的男中音自我介紹,“羊鳴哞,是廣東朝陽日用化工廠的廠長。”

“原來是羊廠長,幸會幸會。”吳杏兒此時已是經久沙場,對這一套已經爛熟,也摸出一張帶著暗香的女式名片回贈。

“吳小姐,喝點什麽,我請客。”

“別客氣羊廠長,”吳杏兒指著桌上那瓶“純正水”,“除了這東西,我一般不喝其他飲料。”

就像現在有錢的人不喜歡大魚大肉,自覺有身份的人士也惺惺作態,不喝這樣汁那樣露,他們都喝純淨水,講究的是個品位。

久混這種場合的人都知道,純淨水與礦泉水不同,是一種通過嚴格蒸餾消毒的水,純潔得隻有氫二氧一,不含任何物質,當然也就沒有任何營養,但也絕對不含任何有害病菌。水是維持生命的第一要素,人對水的要求應該僅僅限於水,至於營養,其他食物完全可以補充,企圖通過飲料來攝取營養,那是營養不良的表現。因此在這夜總會裏,陌生人的品位高低和雅俗程度,通過你喝的什麽東西,就可以體現出來。

吳杏兒喝不起“人頭馬”,隻能喝純淨水,但在品位上,絕不低於人頭馬。吳杏兒和賈勿虧都不是庸俗之輩,知道如何花最少的錢著最好的包裝。

“吳小姐,”姓羊的開口了,“有件事想找吳小姐幫幫忙,不知吳小姐願不願意?”

“什麽事?”吳杏兒暗暗盼望,別是有什麽生意來了吧。等待多日的機會難道會在今晚出現?佛呀,您老人家顯靈了哩。

“吳小姐與天源公司的苟老板一定挺熟?”

“一般,”吳杏兒一時想不起苟老板何方人氏,這段時間接觸的人太多,個個都是老板經理的頭銜,任吳杏兒記憶力再好,也難一一記住這些知識泛泛之交的人。但麵子上還得敷衍,“隻是生意上的交往。”

“我看見這兩天晚上,苟老板都在邀請你跳舞,剛才還請你過去坐了一會兒呢。”

吳杏兒恍然,原來,先前一位三十多歲油頭粉麵的家夥,他姓苟。他早就給過她名片的,她卻把人家的姓名搞忘了。那是因為,他好像在和吳杏兒跳舞的時候,抱著她的手總是有意無意的不老實,在她後背上捏來摸去,有幾次還故意隔著薄薄的夏衣,**她的胸罩帶子,大膽的對她意yin。吳杏兒本來就對油頭粉麵的男人沒什麽好感,那圖大逑就是這個型號的。再加上這姓苟的又對她有些色,所以她在下意識你就沒想過記住他。

“羊廠長別客氣,有什麽事盡管吩咐。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互相關照原本應該。”吳杏兒的客套話現在也學的很到位了。

羊廠長於是就開始說。

吳杏兒逐漸弄清,原來,羊廠長曾賣給苟老板一批洗衣粉和肥皂,一年多了,苟老板一直沒有支付貨款,理由是帳上沒錢,可後來聽說那批洗衣粉和肥皂都賣出去了,他同樣沒收到錢。廠方多次派人催款,毫無結果,不說那些科長們副廠長們,隻是羊廠長本人就親自跑了兩趟海南。

“吳小姐,”羊廠長很瀟灑的勾著手指要女侍給吳杏兒再拿一瓶純淨水,“你與苟老板這麽熟,希望你能從中幫忙,說服苟老板把貨款付給我們。吳小姐,托你的福了,我們廠因資金周轉不靈,已麵臨停產危險,兩百多名職工和家屬,幾百張嘴,正嗷嗷待哺,掙紮在饑餓寒冷之中,單等這筆錢回去救命哇……”

煙某第四部都市情愛小說,煙某出品必是精品!傾情打造,精彩無限,看的爽了,嗬嗬,給點兒票票!煙某每本書都必定完本,請大大們監督。支持煙某第一部《狼跡》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第三部《生存之都市孽海》的讀者大大,請繼續為本部書搖旗擂鼓!煙某怎麽看著別人的鮮花就眼紅呢,看著別人的貴賓票就嫉妒呢。嗬嗬嗬。大大們,給煙某一點支持吧!迅速的將煙某本部書點擊到新書榜上去,是您對我辛勤碼字的最好回報!請記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煙某都銘記在心,將化作無窮的碼字動力來加倍的回報您!您輕輕的一次點擊,也許會無限溫暖煙某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