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節 261小別勝新婚

當天下午五點多到達省城國際機場,區長孫先群特意派了輛豐田麵包車到機場迎接張裏一行。一下飛機,眾人皆感到寒流撲麵而來,此時的江河省已是隆冬時分,天氣幹冷冷的,小寒風吹在臉上像刀子似的,把一眾人剛從南國帶回的春意盎然吹得是蕩然無存。

氣候雖是如此寒冷,但仍擋不住城關招商團一眾人心內歸家的熱情,想想家中的妻兒老小,想想單位上的同事和好友,眾人心內都是暖暖的,一行人說說笑笑上了車,張裏的座車由老錢駕駛,秘書周一鳴也跟著過來,老板一去這麽些天,讓他心內也很是想念。

看到張裏出現在出口處,周一鳴和老錢熱情的揮著手,跑上來幫著老板拿著大包小包,往車後備箱裏塞得滿滿的。闊少的奔馳車也由兩位女人開過來了,倩倩依舊是漂亮,但是與周一鳴間明顯的有了此曖昧的感覺。闊少和眾人打了招呼,也上座駕,他要在省城呆兩天,回家孝敬下省長老子和母親。

程向東坐在張裏的車上,其他人都上了豐田車,兩輛車急速成地駛離了機場,在茫茫的夜色中在高速路上急馳,直奔項州而來。

“小周呀,我走的這幾點家裏有什麽事沒有?”張裏愜意地後仰在後座上,還是自己的車坐得舒服,在深市見慣了高官權貴,富甲闊佬,讓他心內直接有種落差,還是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好,他有種掌控一切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權力的魅力。

“好,老板,一切都好!”周一鳴在前座上向後側轉著身連道,分別幾天,讓他有一肚子話想說,但又不知如何開口,心情有結激動。

“嗬嗬”,理解手下的心情,張裏一笑,道:“怎麽樣,和倩倩進展如何了?”

“嗯,謝謝老板關心!”小周有些靦腆道:“還好!”,最近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是飛速發展,兩個人的老板都不在,最近他們可是自由了,小周沒事就跑到闊少的公司粘乎,搞得裏麵的人看到他都是暗笑。剛才就是一個車來的。

“好啊,看來快能喝你的喜酒了!”程向東在旁也打趣道,

“還,還沒那麽早呢!程區長。”周一鳴連忙道,

“哈哈”一笑,張裏道:“嗯,從你的表情上看就知道進展不錯!我可提醒你,打鐵要趁熱!”

隨後程向東也拋開身份,和周一鳴閑聊起來,打聽二人之間的細節趣事,一一點評,偏偏小周這小子也正被愛情衝昏了頭,有時被倩倩這個美女搞得有些魂不守舍,還真的請教起來了!聽得老錢和張裏二人是哈哈大笑!

直到晚上七點半左右,張裏才到家,小車緩緩駛入自家熟悉的小區,張裏心中生出一股暖意,家裏有老人、有孩子、還有美麗的驕妻,無一不讓他牽掛在心。

周一鳴和程向東幫著他把東西拎上樓,一家人都在丁老的房間裏等候他回來共進晚餐,聽到樓梯響,肖姨和張母都推門站了出來,張裏連忙笑著問候“媽、肖姨,”後麵的兩人跟著打招呼,二個女人高興著連聲應著,邊接過東西,二人也沒進去,就告辭了。

進屋後,黃詩韻也抱著遠遠上來,張裏問候了端坐在沙發上的丁老和張父,李浩和妹妹張霞也在,打完招呼後,才高興的抱著兒子,舉得高高的,小家夥幾天不見,好像又長大了許多,看著滿麵歡喜的父親,竟然小嘴裏咿呀咿呀起來,惹得屋裏眾人都哈哈大笑!

隨後一家人這才高高興興地吃了個團圓飯,乍離幾天,張裏情緒也有點興奮,陪著兩個老人和李浩頻頻喝著酒,講著些趣聞,聽得桌上人高高興興的。女人吃飯吃得快,張裏又跑過去把帶來的禮物一一分配,人人有份,女人們在看著禮物,比劃著帶來的東西,邊看邊七嘴八舌地問,男人們喝酒拉閑話,一家人其樂融融的。

一家人聊了很晚才散場,張裏洗瀨完畢進到臥室,看看小家夥睡在小□□呼呼大睡。老婆穿著貼身的睡衣正在給小家夥塞著被子,一轉身,看到男人眼裏熱辣辣的目光,臉蹭下就紅了起來!

有道是久別勝新婚,夫妻二人端的是一番好生恩愛,羨煞旁人!

第二天一早,張裏起床後,吃過早飯,神清氣爽的下樓上車,往辦公室上班而來。

坐到久違的辦公桌前,看看周一鳴給準備好的一疊文件,張裏精神抖擻地翻閱起來,沒多久,區長孫先群就一腳跨進了門,

“嗬嗬”一笑,道:“張書記,辛苦辛苦!昨天幾點到家的呀?”

“坐,坐,老孫,七點多到的。”張裏也笑著起身和對方親熱的握了握手,二人走到沙發前坐下,周一鳴也笑著進來倒茶。

然後,孫先群簡要匯報了最近的工作情況,從深市回來後,針對招商引資上遇到的一些新情況,按照張裏的指示,他召集了相關部門連續開了多個協調會,現在總算大體拿出了大概的細則,

“張書記,您審閱下!看看還有什麽需要完備的!”孫先群邊說邊遞過一份書麵文字,

“好,先放在這邊,我仔細看看,!”張裏邊說邊接過笑道:“前期浙申兩地的商家招商進展怎麽樣?”

“嗯,正要和您匯報這事,”孫先群身形一正道,“目前申地有一家紡織企業已經過來考察過了,浙地有一家油脂廠也來過了,目前效果還不錯,對方也很滿意,可以說成功率應該有八成以上把握了!”

“好,老孫,咱們這就開了個好頭!”張裏也高興地道,“我看這樣,此次招商活動,你和向東盡快拿出一分綜合性的報告來,我們要在常委會向大家公布下這次成果!”

“情況綜合後,把相關的工作直接寫到明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裏,我們要把招商引資列為明年的重點工作之一!”

“好,張書記,您就放心吧!”孫先群也是滿懷高興道,跟著年輕的書記幹事業,就是讓人心裏舒坦,永遠都是激情滿懷的有奔頭!

兩人這邊正說著,政府辦主任鄭先光神色匆匆地敲門而來,臉上一臉的焦急狀,道:“張書記,孫區長,出事了!”

孫先群臉色不悅,他最不喜歡在高興時被人澆冷水,冷冷道:“老鄭,什麽事?”

張裏倒沒說什麽,隻是看向鄭先光,示意他接著說。

“剛才市政府辦來電話,說市政府門口又有人□□了!”情急之下,鄭先光也顧不得領導的感受了,直接道,“出租車司機把車停在市政府門前,把路全部堵死了!”

“聽說是為了強行換車提高起步價的事,市政府那邊要求我們這邊去人協助處理!”

張裏一聽,不由得皺了下眉頭,他心下想起了上次自己打車時,那位樸實憨厚的司機對自己說過的一番話,沒想到還真是釀出事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