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4 章 410百態

項州市委書記海源坐在沙發上,麵色嚴肅地聽著郭啟明和錢道明二人的相互補充似的匯報,一個從公安部門辦案角度,述案情總體情況,另一個從紀委工作特殊性角度出發,對其中涉及的一些所謂的違法亂紀現象和人物進行敘述。

但最終他們都無一例外地共同說到了具體的人和事上,至此可以說,徐朔是當事人毫無疑問,隻是還有些不確定的事情需要市委一把手定盤子。

紀委書記卓文鬆和政法委書記劉燕趙在旁一邊聽副手述說,一邊仔細注意著一把手的表情,但令他們失望的是,海源一直是嚴肅著臉在仔細聽,待二人斟酌用句說完後,海源還伸手拿過部份的日記複印內容看了下,臉上依舊是沒有什麽傾向。

屋裏四個人都在無聲地等待,半響,海源才放下剛才一直對著眼上看的材料,依舊嚴肅地開口道:“既然事實清楚,你們就依法辦理吧!”

郭、錢二人點著頭應了聲,但是應完之後,又都齊齊抬頭向旁邊的卓、劉二人看去,後者們自然清楚,因為剛才一把手輕飄飄的幾個字組成的一句話,貌似作了重要指示,其實沒有任何實際內容,要是事事都能依法辦理,也許向領導請示匯報完全就是多餘了的!

領導是上級,一把手是中心,也就是說一個班子裏,他才是中心,所有的班子成員都要圍繞他為中心開展工作,這叫齊心協力,也是黨的紀律!為什麽有的事要向領導匯報,因為領導有著絕對的權威,領導的眼光高瞻遠矚,他是代表一級黨委而對上級負責的,工作如何開展,向什麽方向,開展到什麽程度,等等方麵的問題均要一把手掌握!

同樣,眼前這個案子,到底要辦到什麽程度,當然也是由市委書記海源說了算了!這是官場秩序和組織紀律性所決定的!

政法委書記劉燕趙輕“咳”了下,先開口道:“張書記,我看這個事啊,案情很簡單,沒有什麽複雜疑難之處,一目了然!事實很清楚,我看我們政法部門再摻合進去就不合適了,我建議讓老錢他們撤出來!”

他一說完,旁邊的紀委書記卓文鬆就立即有反應起來,但是看到劉燕趙直朝他使眼色,於是隻好嘴巴張了張,又閉了起來。

他明白,劉燕趙身為政法口的主管領導,這麽說一方麵要讓自己的手下人少點吃力不討好事,盡早省點心,自己也趁機離一這個是非漩渦以求自身平安,

另一方麵也想試探一下,看看是不是把徐朔這個人的問題定在作風問題上,這樣打擊麵就不會很大,當然觸及利益的人也就不多,省得鬧得雞飛狗跳的,因為現在的官場很明顯,哪個官員的屁股底下沒有屎?要是對著徐朔這個人進行徹查的話,恐怕到時遭到打擊的大小幹部會不少!色與錢從來都是密切相關的,更何況徐朔這個小白臉呢!

“嗯——”,海源聽後,輕點了下頭,沒有說什麽,貌似同意了劉燕趙的建議。

這下卓文鬆心下有些不忿,這個老劉也太滑頭了,把得罪人的事現在全丟到我們紀委來了,好哇,成立調查組是一起幹,這會臨陣縮起了頭,這叫什麽?

不過忿然歸忿然,誰叫他是紀委書記呢?查官員違法亂紀,這本身就是他的本職工作,想推也推不掉啊!

算了,看眼前的樣子,這個徐朔這回真是罪責難逃了!為今之計,隻能爭取隻追究這個小子一人之責,以生活作風為由進行盡快辦理,盡量把影響範圍降到最低,當然相應的他本人的得罪人風險也就相應降到最低!

轉念間,卓文鬆就拿定了主意,張口道:“我看這樣,現在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直接找徐朔來談話吧!爭取讓他自己主動交代!海書記,你看呢?”

“嗯——”,海源又是一聲輕哼,還是沒有什麽具體指示。

這下卓文鬆心下長籲一口氣,不由自主地和劉燕趙對望了一眼,兩人均從對方眼中讀出了輕鬆!

其實他們二人心下最怕的是,海源以徐朔這個倒黴蛋為突破口,以作風不檢點為由進行調查,查處這個家夥的種種劣績,諸如收受賄賂、送出賄賂等等,而徐朔與市長薑的關係過從甚密,很難說在這麽大的打擊麵下,不會出現一些蛛絲螞跡,要是海源以此緊追不放,說不定,真的要鬧翻了項州的天!

真到那時,項州市委一把手在暗中搜集市長的罪證,傳出去那可就影響大了去了!到時,無論哪一方得利,他們這兩人也會被遷怒的!

眼見海源一一同意他們的提議,二人心下有些輕鬆,帶著兩個副手,這才起身告辭出門,繼續布置後續開展工作了。

也許海書記並不想對市長薑進行打擊,

也許他隻是想處理好城關區機關大院門前的惡劣□□事件,

也許,海書記隻想小小警告下市長薑,

也許海書記本身就不想把事情搞大,看來海書記還是顧大局、圖穩定的!

卓、劉二人回去後,都各自揣著心思,但同樣心下有些輕鬆。相應的工作指示當然也以一把手的指示精神為最高指導了!

其實這兩人均想岔了!

市委書記海源在聽完兩個人的匯報後,拿起桌上的材料仔細地看了看,僅就最後一則的記錄而言,所謂的他,那個人,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那一刻,證實了心中的猜測,海源也是心裏茅盾至極,他不是不明白,如果借徐朔為契機,要想搞臭搞倒市長薑肯定是毫無疑問的!而且他完全想信,從徐朔的身上絕對能找到薑的劣績!因為事實很簡單,隻要堅持一查到底,絕對是穩操勝券!

但是,在麵對現實時,他不得不猶豫了,他想到了省長要上一步,眼前主動權握在自己手中,可是以後呢?領導的前秘書在項州,在自己的手上身敗名裂,其實就已經夠讓領導顏麵無光了,要是再把薑順勢搞倒,那意味著什麽?傻子都能想明白!

所以海源猶豫了,兩個副手的話,他自然聽得明白,他們的畏縮不前,他一點不感到反感,在官場,在名利場上,人不為己,真的是要天誅地滅的!這是人之常情,誰不想著留條後路呢?

二人走後,海源獨自躊躇了半響,才長歎一聲!

吃透了領導的指示精神,紀委副書記郭啟明自然是心裏有數,第二天,他就派了兩個手下前往旅遊總公司。

心如死灰的徐朔,在各方希望均告破滅後,在最終結果來臨時,相反的,他反而變得異常平靜,既然麻煩已然上身,看來隻有去勇敢麵對了!事到如今,他反而心思穩了下來,靜等著懲罰早日降臨!

早上一上班,他已然是麵色平靜如常地坐在辦公室裏了,沒多久,朱德華訕著笑臉就進門了,最近幾天,他總是有事沒事就溜到這位貴人的麵前,七繞八拐地想探聽點情況。

“徐總!早上好!”朱德華獻諂笑著,遞上軟中華煙,殷勤地順手點上火,然後自己又在屋裏四處打量著,伸手抹抹窗台桌麵什麽的,像是在檢查衛生工作。

徐朔眯著眼深深地吸著煙,一邊看著朱德華稱職地在四處走動,

走到今天這一步,他誰也不怪,原先他還怪青青這個女人為什麽會留下日記什麽的,後怪市長薑和老板對自己這次見死不救,又怪張裏這個混蛋總是和自己處處撞車,但是希望破滅的那一刻,經曆了心如死灰的過程,他突然想通了,

所有的一切均不能怪別人,對手沒有送錢送物送女人讓他違法亂紀,老板和薑也沒有讓他自毀前程,青青,更不可能了,這個漂亮嬌柔的女人至今依然讓他念念不忘,對於她的死,他也是心裏內疚得很!

現在後想起來,自己當時怎麽會突然利欲熏心要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去做那樣的事!他不是沒有人性的,相反,每一個與他有過枕席之歡的女人,他都沒有忘卻過。

對於女人,他這輩子都不悔!哪怕是丟官罷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