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古墓中,張偉在老者三人的折磨下,最後實在撐不住了,將劉勝宇殺死張一刀的事說了出來。

“師叔,我們現在要不要去找那個劉勝宇?”聽完張偉的話,他看向臉色陰沉的老者問道。

他們三人之所以來到西江市,就是為了找到殺死張一刀的凶手,此時來到這個古墓,也隻是一個巧合而已。

“我去找那個劉勝宇,你們兩個留在這裏等我回來。”老者沉思一下,最後還是對這些寶藏放不下,生怕自己幾人離開後會有別人來這裏,將這裏的東西全帶走了。

如果將這裏的寶藏全部帶回龍虎山,那對他們張家的發展可是有著莫大的好處,但他又怕劉勝宇會得到消息提前跑了,到時候在我西南找到對方,會變得更加麻煩,他隻好想出了這個辦法。

“師叔,我一人去就能取了那小子的狗命,還是讓我去吧。”聽到老者的話,趙素主動請纓,他知道這次是自己表現的機會,如果留在這裏看守寶藏,回去後的功勞和自己一點關係就沒有了。

張一刀是張家的嫡係子孫,他的死是對龍虎山張家的羞辱,如果他能殺掉劉勝宇,那就相當於替龍虎山張家抹掉了這個羞辱,對他以後在龍虎山的地位有莫大的好處。

“師叔,我陪趙師兄一起去吧,你留在這裏能穩當一些。”趙素的話音剛落,月兒急忙對老者說道。

她考慮的要比老者和趙素更多,此時已經有這麽多人找到這裏,肯定還會有得到消息的更多人剛來,到時候真要是來了強大的對手,以她和趙素的實力,根本就沒把握守住。

老者沉吟一下,覺得月兒和趙素說的挺有道理,對著兩人點點頭,“你們帶著他一起去,找到那小子先不要殺了他,把他帶到這裏來。”

趙素和月兒對老者點點頭,提著張偉向外走去,至於黃天和孔猛,此時兩人早就失去了行動能力,像個死人一樣躺在那裏,看著被帶走的張偉,兩人眼中都閃過一抹後悔,似乎在後悔自己沒早一步將這個消息告訴張家人。

“拉斐爾馬上就要出來了。”石台上,陸一鳴看著手中的平板,對一旁的劉勝宇說道。

聽到陸一鳴的話,劉勝宇嘿嘿一笑,一閃身躲在了通道出口的一側,血紅被他握在手中。陸一鳴這是躲在劉勝宇的對麵,不停的對他打著手勢。

從石洞內跑出的拉斐爾快要走出通道的時候,腳步突然停了下來,這讓緊盯著屏幕的陸一鳴眉頭一挑:“難道這小子發現自己和劉勝宇了?”

正在他心中疑惑的時候,他看到拉斐爾舉起手中的沙漠之鷹,對著通道外打了幾槍,看到拉斐爾臉上的表情,陸一鳴一下子就明白了拉斐爾的用意。

他對著劉勝宇打出一個手勢,讓他不要亂動,繼續盯著屏幕,他看到拉斐爾在原地楞了幾十秒,腳下意動,快速的想著通道外衝出來。

“即使你再狡猾,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看到拉斐爾的而動作,陸一鳴冷笑一聲,對著劉勝宇做出攻擊的手勢,蓄勢待發的劉勝宇身子在地上一彈而起,揮動著血紅向通道口猛撲而去。

刺啦……

匕首切入肉體的摩擦聲突然響起,權衡戒備的拉斐爾還沒拉得極做出任何反抗,一團血霧從他胸口飆射而出,噴了劉勝宇一臉。

一擊得手,劉勝宇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手掌一顫,血紅劃過一道紅芒,向著拉斐爾的脖子抹去,這一下要是被抹中,拉斐爾必死無疑。

“別殺我,我願意讓你當我的主人,永遠效忠於你。”生死時刻,拉斐爾急忙大喊一聲,他知道這是自己保住小命的最後機會。

劉勝宇這一擊的速度太快了此時就算他想停下來也做不到,但對於拉斐爾的話,卻讓她很心動,看著匕首馬上就要割破拉斐爾的脖子,握住血紅的手突然一鬆。

似乎感應到了劉勝宇內心的額想法,血紅在脫離劉勝宇那隻手的時候,猛然向下一沉,貼著拉斐爾的胸口劃了過去,這才保住了拉斐爾的惡意調小命。

“死神也有怕死的時候?”劉勝宇一把將拉斐爾手中的兩把沙漠之鷹搶過來,蔣前口對著拉斐爾的腦袋,冷笑著說道。

“主人,感謝你的不殺之恩。”拉斐爾向劉勝宇求饒ode時候,就已經泛起了抵抗,此時聽到劉勝宇嘲諷的聲音,他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單膝跪在了劉勝宇身前,一臉恭敬的說道。

“快躲起來,又有人出來了。”一旁陸一鳴對於劉勝宇放過拉斐爾,並沒有表現出反感,看著屏幕上不停閃動的幾個身影,他急忙對劉勝宇說道。

聽到陸一鳴的話,劉勝宇身子一側,重新奪回,之前產生的位置,拉斐爾也很識趣的躲了起來,不過他的雙眼一陣轉動,似乎在打著什麽主意。

急促的腳步聲在通道內響起,劉勝宇看到陸一鳴對他豎起三根手指,他知道這次出來的是三個人,眉頭一挑。

在想用剛剛對付拉斐爾的辦法對付此時出來的三人,顯然不現實,正當他猶豫要不要動用乾坤盤的時候,他看到陸一鳴又對他打了一個手勢。

大神司三人在快要走出通道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她對著兩個手下輕聲說道:“你們又沒偶遇問道特殊的味道?”

大神司說話的時候,用力的吸了幾口氣,她的兩個手下也學著她的樣子,不停的在周圍嗅來嗅去。

“大神司,有血的味道。”站在大神司左側的女孩臉色一變,急忙對大神是說道。

“我也聞到了,好像是從通道外傳來的。”另一個男子在這時也開口對大神司說道,他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凝重。

“拉斐爾那個蠢貨應該是遇到危險了,我們先退回去。”大神司沉思片刻,對著兩人一揮手,向著來路退了回去。

“是苗疆的大神司,好像發現我們了,現在退回去了。”陸一鳴看著屏幕上閃動的身影,對劉勝宇輕聲說道。